誰說酒店妹只會喝酒、陪客?考過日檢N2、32歲就創業成功,揭林森北路媽媽桑最強人生經營學

2020-09-09 16:00

? 人氣

酒店小姐除了陪酒還會做什麼?席耶娜用自己的人生哲學,活出了一個新人生(示意圖/pixabay)

酒店小姐除了陪酒還會做什麼?席耶娜用自己的人生哲學,活出了一個新人生(示意圖/pixabay)

在拚手腕與顏值的台北市條通街區,入夜後華燈初上、計程車載客來去,一間又一間的酒吧俱樂部閃爍著霓虹,不需要加蓋愛情摩天輪,戀愛遊戲的七彩泡泡便滿溢而出。
在林森北路六條通設立Bar NINE日式酒吧的媽媽桑Siena席耶娜,分享她剛進入這一行時,資深媽媽桑教她的培養戀愛客敲門磚,「當你的人生故事不足以分享時,傾聽就對了!」

卡奴小姐在條通找到自己的天職

向客人哭窮說,我家很拮据、我手頭很緊、請可憐可憐我,期待對方同情你而掏錢,那是不對的--世界上有太多更可憐的小姐,為什麼人家要唯獨對你做慈善?by 席耶娜

要一開口就跟陌生人破冰不簡單,自言「不管聊什麼我都能一直講」的席耶娜,有高潮起伏絕無冷場的人生閱歷,台中高農餐飲科畢業後初出社會,她在百貨公司擔任櫃姐,每天衣著光鮮地在專櫃點燃別人內心的購物慾,也變相往自己的物慾油庫投番仔火,加上身畔是無數精品和花錢不眨眼的豪客,虛榮的野火一發不可收拾。

雖然賺進口袋的薪水遠遠跟不上追逐生活品味的開銷,但沒現金還有信用卡,櫃姐申請自家百貨公司的聯名卡享有超高信用額度,如此更是消費無罪享受有理,這麼買買買直到收入連帳單最低應繳金額都付不起,彼時二十出頭的席耶娜才回過神來,循著報紙分類廣告來到條通求翻身。

在條通的日式酒店,入行三個月是分水嶺,小姐的日文能力必須達到日文檢定(JLPT)N2的程度,席耶娜說,在這裡不能「當觀音」,也就是單純外貌賞心悅目,卻不和客人互動的冰山美人類型,「客人問你台灣有哪些地方好吃好玩,你是不是起碼能說出鼎泰豐小籠包?和客人介紹台北一〇一九份金瓜石?如果真的不會講話,總要會唱幾支日文歌吧?」當年她在日式酒店兼差了一個月,就辭去做了三年的櫃姐工作,全職投入這份「自己的天職」。

席耶娜笑著自我調侃,說小時候身材肉肉的、欠缺異性緣,心裡一直渴望成為男人的目光焦點,「可能我是花癡吧?我最喜歡男生了,上班時可以和一堆男生喝酒聊天,他們都看著你、對你笑,哇,有什麼比這個更棒的工作?」

想讓金主恩客追捧自己,就要把說話這門藝術練得恰到好處,席耶娜受過各大媒體採訪,她個人的歷程與撩心秘技也屢次被報導,儼然是台灣媽媽桑界的代表人物。許多同行文章跑在我前面,席耶娜還是有從未對外公開的壓箱故事可以聊:「向客人哭窮說,我家很拮据、我手頭很緊、請可憐可憐我,期待對方同情你而掏錢,那是不對的--世界上有太多更可憐的小姐,為什麼人家要唯獨對你做慈善?」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