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的一生,甚至被翻拍成日劇:以堅定的立場,和充分智慧知名的「篤姬」

2017-07-02 07:00

? 人氣

篤姬是大時代風雲當中被命運擺布的女性之一,為了薩摩藩主島津齊彬介入第十四代將軍繼承的大志,她先成為齊彬的養女,又被過繼到公卿近衛家,取得公家女兒身分,再想辦法嫁入大奧,成為第十三代將軍家定的正室夫人。

但薩摩所支持的一橋家,卻在繼位之爭中敗了下來。隨著時勢移轉,薩摩最後也成為幕府的敵人。夾在幕府和薩摩當中的篤姬,最終以堅定的立場,和充分的智慧,促成了「江戶無血開城」,保守了幕府最後的尊嚴,也讓江戶居民避開了一場戰火。

十七歲那年離開薩摩之後,篤姬就再也沒有回到過鹿兒島了。

1
篤姬(圖/維基百科

被迫為政治婚姻做準備

她的一生並不由自己的意志而行,十七歲時,她被迫離開原生家庭,由藩主島津齊彬收為養女,然後送到江戶。三年後,她又再次離開島津家,成為朝臣近衛忠熙的養女。在大時代中,她的人生被迫要為日本、為幕府、為薩摩而付出,偏偏日本、幕府和薩摩三者,隨著時間流轉,被迫成為兩兩對立的概念。

她伶俐聰明,得到父兄的喜愛,但是從津和野的島津家,被收養為當主的島津家養女,只有一個原因,當時薩摩當主島津齊彬,希望這位女孩有朝一日成為將軍夫人。為了成為將軍夫人,她被迫收斂個性,習琴書畫,讓自己符合大奧之所期待。一八五六年,她在各種政治力量交互運作下,終於成為十三代將軍德川家定的正室夫人。

但這並不是一個公主和白馬王子的故事,家定將軍在歷史上的地位很受爭議,很多人說他是白癡。美國公使哈里斯在日記當中曾經記載家定接見他時口齒不清、動來動去,被認為可能是腦性麻痺的典型症狀。他的祖父家齊疑似有癲癇,也有一說家定也患有癲癇。

以當時政治不透明的程度來講,將軍到底是不是白癡,恐怕連不是很親近的幕臣都搞不清楚。家定將軍的諸種問題,也成為歷史謎題。不過不管是白癡、癲癇、腦麻,無論哪一種情況,總之他並不適合繼承將軍職務,但是將軍就因為各種原因,而必須是他。

嫁入大奧背後的將軍繼承之爭

家定將軍執政期間正逢培里叩關,幕府的統治權力遭到列強挑戰。這樣的時刻,幕臣阿部正弘、崛田正睦等人推動「開國」,將軍想必也無法表達什麼想法。這恐怕也是當初家定被推上火線繼承將軍職務的原因。那是一個將軍權威削弱、幕臣、諸侯、列強爭相挑戰的時代,每個人都覺得自己的策略才是為國家好,而篤姬就在這樣的背景下進入大奧,登上歷史舞臺。

群雄相爭的時代,島津齊彬安排篤姬嫁給將軍,是為了要以現在「廚房政治」的角度,爭取薩摩藩在幕府的發言權。在幕府眼中,薩摩一向是外藩,也是四百年前在關原的戰敗方。在幕府體制裡,薩摩、長州這些「西軍餘孽」,一向是被尊重,但不在權力圈內的諸侯。薩摩到江戶一千七百公里,路途遙遠,來往一趟路途要將近兩個月,所費不貲。幕府強烈要求履行「參勤交代」體制,某種程度來說,也是為了消耗資源,讓薩摩人不要起亂心。

不過到了幕府晚期,權威大為削弱,只要有人支持就得攬牢牢。彼時的雄藩薩摩,已經可以算是幕府的重要支柱。幕府主張開國,其實島津家早就偷偷在跟琉球進行貿易,幕府權威衰退,島津家也沒有跟著「尊王攘夷」。薩摩支持「公武合體」,和會津藩合作一起打擊過長州。此番將篤姬嫁給將軍,正是為了著眼於將軍家定身體不佳,過世之後繼承人之爭當中,若以大奧之力,看看能不能如薩摩人所願,由一橋家的慶喜接任。

不過天不從人願,一橋家在將軍繼承權的鬥爭上打了敗仗,由紀州方面支持的慶福被宣布優先繼承權,未來將出任十四代將軍。支持一橋派的諸侯全部留校察看,被要求關禁閉。幕府的權力,確定由保守的井伊直弼來主掌。篤姬在這場鬥爭當中,並沒如薩摩人所期待,發揮任何效果,不久之後,家定將軍就過世了。

發揮力量的天璋院

慶福出任十四代將軍後,二十九歲的篤姬莫名其妙變成了新將軍的母親,被授與天璋院的名號。而她的新媳婦,則是因為當時「公武合體」的主張聲浪甚高,而被迫下嫁將軍家的孝明天皇胞妹和宮。天璋院篤姬的力量,卻在此時於大奧之中真正發揮了出來。

此時的篤姬,已經以身為德川家的大家長自詡。她管理大奧,輔佐改名家茂的新將軍,家茂死後,原先島津家支持的慶喜終於成功執政。但因為政治局勢的變化太快,當時的薩摩,已經不再是「公武合體」的支持者,而轉為「開國攘夷」的倒幕一方。由於浪士坂本龍馬奔走牽線,此時的薩摩,已經與尊王攘夷最力的長州簽訂密約,兩個西南雄藩開啟了倒幕風雲。

做為德川家的大家長,篤姬面對天下欲滅德川家的困境,也使出全身力量來捍衛將軍一門。慶喜在伏見鳥羽戰爭之中挫敗,逃回江戶的第一時間,找了一直被要求謫居,和薩長雄藩關係良好的幕臣勝海舟相見,除了討論倒幕的後續處理之外,最重要的,也是請勝海舟帶話給天璋院,希望天璋院能夠在薩摩人面前多講慶喜一些好話,讓慶喜可以安全下莊。

促成江戶無血開城,守護德川家尊嚴

慶喜找天璋院之前,已經先找過王室出身的和宮,但是和宮淡淡的說,慶喜已經是「朝敵」,她愛莫能助。天璋院此時有了用處,她成功說服和宮,讓她相信慶喜有心歸還政權,也找了薩長聯軍的首領西鄉隆盛,用同鄉的交情,成功說服官軍莫對慶喜窮追猛打。「江戶無血開城」看似勝海舟跟西鄉的功勞,但背後也有跟兩個人都很熟的天璋院努力的痕跡。

江戶開城後,慶喜不再抵抗,戊辰戰爭的戰火雖然往東北延燒,但幕軍已經沒有聲望人物領導,光靠勇武並無法持續作戰,最後終於在北海道的箱館戰爭中被殲滅。而慶喜也因為天璋院跟和宮說盡好話,留下了一條小命,在維新之後仍擁有華族身分,過著愜意而無權力的生活。

維新後,天璋院篤姬並沒有離開德川家,做為德川家的大家長,她一手拉拔慶喜的兒子慶達長大,不僅讓他接受好的教育,也培養他世界觀。慶達十多歲就有機會到海外留學,天璋院的強力支持功不可沒。只是算一算,從十七歲離開薩摩一直到過世,天璋院篤姬其實再也沒有回到過薩摩。

她年輕時所記得頂端被雲霧遮蔽的櫻島火山、波平浪靜的錦江灣,都已經成為往事。她是島津家在大時代下的一著棋,但這一著棋並沒有發生預期的效果,不僅如此,天璋院最後還成為德川家的保護者。

大時代當中的女人,有時要被迫面臨被人擺布的處境,但女人的意志,有時比自以為是的下棋男人想像的更強上百倍,而讓歷史往不同的方向前進。

作者|李拓梓

臺灣大學國家發展研究所碩士,是一位全職的政治工作者、業餘的專欄作家。工作之外的時間,幾乎都用在旅行與讀書。相信旅行的時候做一點淺薄的歷史功課,可以增添路程當中的趣味。因此希望能透過寫作,將所見所聞分享給也同樣這麼相信的人。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平安文化《改變時代的日本人:夾處在大國權力遊戲的中心,小國該如何才能創造屬於自己的命運?

責任編輯/謝孟穎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