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一封城,他們就沒命!衛報揭極權者如何藉著防疫剷除異己

2020-04-12 07:00

? 人氣

有哥倫比亞的葬儀公司職員,駕著寫上「人終有一死,但我們要試著別殺死對方」標語的車,在安蒂奧基亞省內宣傳抗疫。(圖片來源:JOAQUIN SARMIENTO/AFP|cup提供)

有哥倫比亞的葬儀公司職員,駕著寫上「人終有一死,但我們要試著別殺死對方」標語的車,在安蒂奧基亞省內宣傳抗疫。(圖片來源:JOAQUIN SARMIENTO/AFP|cup提供)

各地政府都大幅加強抗疫措施,包括限制出入和集會自由,引起不少人討論,到底人權和防疫之間的界線,該如何拿捏?誠然,人命關天,短暫犧牲個人自由無可厚非,但有立心不良者,卻以抗疫之名打壓異己,當中,哥倫比亞的故事最為淒慘。

截至 4 月 2 日,哥倫比亞有 1,065 宗確診個案,17 人死亡。哥倫比亞政府自 3 月 25 日起實行全國封城,為期至少 19 日。部分地區政府甚至更早封城,有地方軍閥乘機暗殺住在偏遠地區的抗爭者。截至 3 月 23 日已有 3 名社運領袖被殺。

第一位遇害者是普圖馬約省(Putumayo)的農民領袖 Marco Rivadeneira,他是人民議會運動(People’s Congress)的重要成員,也是多個農民組織的主席,據指在 3 月 19 日農民開會期間,3 名武裝分子突然闖入會議室把他帶走,不久後傳出死訊。同一天在安蒂奧基亞省(Antioquia),當地礦工領袖兼地區議會主席 Ángel Ovidio Quintero 也突然遇襲,他身中多槍後雖然逃脫,但人們最後在河邊發現其屍首。同期,桑坦德港(Puerto Santander)地方議員兼網媒主席 Ivo Humberto Bracamonte,也在出門做運動時遇害。

哥倫比亞曾陷入過長達 52 年的內戰,逾 26 萬人喪生。2016 年 11 月,哥倫比亞政府與左翼武裝組織「革命武裝力量」(FARC)終於簽訂和平協議,而「革命武裝力量」也改名為「共同替代革命力量」,改組成政黨,英文簡稱同為 FARC。可是,和平協議並沒有帶來和平,政府軍隊和警察依舊濫權,而且很多地方軍閥仍然在各地殘存,他們有些是 FARC 的舊部,有些是一些小派系和右翼軍閥。無論從屬甚麼組織、有何政治主張,他們大多都有不法勾當,例如販毒、非法採礦和強徵保護費,各地的社會工作者和抗爭者就是他們的眼中釘。

依照「衛報」數字,2017 年到今年 3 月 23 日,至少 271 名抗爭者遇害。根據美洲人權委員會(Inter-American Commission on Human Rights)的數字,自本年初至到 4 月 1 日,至少已有 24 名哥倫比亞社運人士被殺,其中至少 8 位是在被封城隔離期間遇害,這些數字還未把平民計算在內。

國際特赦組織警告,政府的封城令或會帶來一片腥風血雨。在往日,抗爭者會定期更換藏身地點,以避開暗殺;新的防疫措施令他們避無可避,而當地警察也要分身處理抗疫工作,無暇保護抗爭者。一名關心土地權益的抗爭者 Carlos Paez,就向「衛報」表示已收到死亡恐嚇,而他知道在疫情之下,警察和司法制度再無法提供協助。

考卡省(Cauca)的人權工作者 Héctor Marino Carabali 本來會由警方護送到各地的安全屋,但疫情爆發後,再也收不到任何指示。各界炮轟哥倫比亞總統杜克(Ivan Duque)未有盡力制止悲劇發生,哥倫比亞人權學家 Gimena Sánchez 指,這次疫情令杜克有更多藉口卸責,而每日的疫情資訊,也把這些新聞蓋了過去。

文/BILLY TONG
本圖/文經授權轉載自*CUP(原標題:極權在笑:藉疫症獵殺抗爭者)
責任編輯/林安儒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