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沙龍》台灣民主化是集體學習歷程 錢永祥:若不能容忍拿五星旗遊行,30年來的民主化就是假的

2020-04-11 23:24

? 人氣

台灣民主化的歷程一向是令人津津樂道的珍貴歷史,而隨著近年國際局勢變化,台灣的民主歷程也將邁入新階段。中研院人社中心兼任研究員錢永祥便認為,1985到2010年是台灣激烈衝突的時候,此時的矛盾是在內部,但2010年之後加上中國因素的介入,台灣社會的矛盾變成兩岸矛盾,今天可能不同意見的人,會被打成跟中國大陸呼應的人,接下來這個階段,就是台灣社會集體學習,能不能應付被中國介入的狀況。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龍應台基金會今日舉辦思沙龍講座,由端傳媒台灣組主編何欣潔擔任主持人,並邀請中研院人社中心兼任研究員錢永祥,思索自由主義在世界右翼、民粹浪潮下,是否能找到出路。

錢永祥表示,台灣民主化成就有目共睹,民主體制建立經過10、20年的運作,大家都很熟悉,但大家還沒好好了解的是,民主化歷程是社會集體的學習歷程。

20200411-中研院人文社會科學研究中心兼任研究員錢永祥11日出席思沙龍「艱困時刻思考自由主義:我的悲觀與樂觀」座談。(顏麟宇攝)
中研院人文社會科學研究中心兼任研究員錢永祥指出,台灣民主化成就有目共睹,民主體制建立經過10、20年的運作,大家都很熟悉,但大家還沒好好了解的是,民主化歷程是社會集體的學習歷程。(顏麟宇攝)

台灣民主歷程如何轉變?

錢永祥說明,從1950年代的自由中國開始,到80年代的黨外時期,是台灣民主的童貞時期,當時對民主有天真的嚮往,到了80年代開始正式走上街頭、跟執政黨衝突,進一步出現統獨、族群衝突時,台灣才真正面對民主的關鍵與困難,就是怎麼面對意見不同的人?

錢永祥表示,台灣社會在這時開始有省籍矛盾、意識形態衝突,好像要爭得你死我活,但經過20、30年的競爭、吵鬧,甚至表現出強烈敵意,今天的台灣已經有新的認識,就是社會內部的人,即便在國家、族群、基本想法上不同,都要承認對方有合法、合理存在空間,不能消滅他。

對此他也指出,近年如死刑存廢、同性婚姻等公共政策的爭議吵得很厲害,但社會仍舊在學習,這些爭吵都是必要、無法避免的,也要繼續進行下去的,台灣社會之所以有優點,就是在於此,這是過去30年積累的成果,民主化的意義,就是整個社會集體學習得到的經驗。

錢永祥也進一步解釋,1985到2010年後,是台灣內部激烈衝突的時候,1985年是黨外已經發展出足夠力量,可以挑戰執政黨的時候,此時也提出了台灣獨立的主張,社會內部衝突開始表面化,這個衝突是必要的,它並沒有造成台灣社會毀滅,而是讓台灣學習怎麼相處。

(延伸閱讀:思沙龍》國際秩序因疫情變「空白」 錢永祥:中國若想建立新秩序,關鍵在普世價值)

20200411-中研院人文社會科學研究中心兼任研究員錢永祥11日出席思沙龍「艱困時刻思考自由主義:我的悲觀與樂觀」座談。(顏麟宇攝)
中研院人文社會科學研究中心兼任研究員錢永祥認為,1985到2010年後,是台灣內部激烈衝突的時候,此時也提出了台灣獨立的主張,社會內部衝突開始表面化,這個衝突是必要的。(顏麟宇攝)

從台灣內部衝突到兩岸矛盾

錢永祥說明,過往的族群衝突、統獨矛盾是在台灣內部,但2010年之後中國崛起,加上中國因素的介入,台灣社會的矛盾變成兩岸矛盾,以前島內衝突只是內部的,但今天可能是不同意見的人,會被打成跟中國大陸呼應的人,接下來這階段,就是台灣社會集體學習,能不能應付被中國介入的狀況。

近來國際上,也出現防衛性民主的討論,對此則有觀眾提問,防衛性民主是否會傷害民主?錢永祥則回答,如果出現主張並實際破壞言論自由的行動,以合法手段來抵抗、壓制是很自然的道理,但這是最極端狀況,在此之前,即便有宣傳跟自由主義抵觸的學說、主張,仍舊應該容忍。

錢永祥指出,今天大家常認為台灣面對強大敵人,所以一開始就會想到極端手段,但1950、60年代的動員戡亂時期,主張共產主義的人會遭到槍斃,現在這稱做白色恐怖、需要轉型正義,但當時是真正的戰爭,1958年還有八二三砲戰,若我們不願意面對當時的戒嚴,那今天面對的威脅沒這麼強烈時,需要強力鎮壓主張共產主義、跟中共統一的人嗎?他認為,路上有人拿五星旗遊行,認不認同是一回事,但要容忍這種聲音出現,不然30、40年來的民主化就是假的。

喜歡這篇文章嗎?

吳尚軒喝杯咖啡,

告訴我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