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沙龍》國際秩序因疫情變「空白」 錢永祥:中國若想建立新秩序,關鍵在普世價值

2020-04-11 22:58

? 人氣

右派勢力近年在各國逐漸抬頭,而隨著新冠肺炎(武漢肺炎)疫情蔓延,許多國家紛紛祭出國境管制措施,國族間的壁壘似乎越見分明,自由主義受到挑戰。中研院人社中心兼任研究員錢永祥便對此指出,疫情遏止了全球化的趨勢,而在其中聯合國、歐盟、WHO都沒發揮功能,國際領域是空白的,有人擔心中國會在疫情之後,趁機扮演建立新國際秩序的角色,但他認為,關鍵在中國能否提出世界能信服、認可的普世價值。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龍應台基金會今日舉辦思沙龍講座,由端傳媒台灣組主編何欣潔擔任主持人,並邀請中研院人社中心兼任研究員錢永祥,思索自由主義在此艱困時局下的出路。

20200411-端傳媒台灣組主編何欣潔11日主持思沙龍「艱困時刻思考自由主義:我的悲觀與樂觀」座談。(顏麟宇攝)
端傳媒台灣組主編何欣潔11日主持思沙龍「艱困時刻思考自由主義:我的悲觀與樂觀」座談。(顏麟宇攝)

錢永祥表示,這幾年不管西方或華語社會裡,自由主義的聲勢都在衰退,西方最明顯分水嶺是川普當選美國總統,而其實不只美國,匈牙利總理奧班、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菲律賓總統杜特蒂、緬甸翁山蘇姬等人的當選,都令人對自由民主體制的信心受到挑戰,而在台灣、華人社會,因為中國大陸崛起,對於西方價值或西方價值傳入以後的啟蒙理想也構成挑戰,而疫情的影響與自由主義也有關連性。

什麼是自由主義?

但究竟何為自由主義?錢永祥說明,自由主義信奉個人的自由,在容許個人自由的社會裡,自由主義價值的展現是平等多元,要承認人們的信仰、價值不可能統一、都應給予平等地位,就是平等主義,自由主義就是如此。

錢永祥並反問,自由民主受到挑戰,但是是被誰挑戰?人們常認為是民粹主義,台灣這幾年對民粹主義也常賦予負面意義,但他認為其中有負面、也有正面意義。

「民粹主義有負面、也有正面意義」

錢永祥指出,民粹主義正面來說,就是民主體制更上一層樓、想進入2.0的階段,民粹原始的意義是對菁英的挑戰,覺得政治權力被菁英掌握、希望擴展到人民手上,所有民主運動最初都是爭取擴大民主參與,面對間接的代議體制,民粹主義追求更直接的參與,因此民粹跟民主並不衝突,是希望把範圍更擴大、層級更直接。

但對於負面影響,錢永祥表示,民粹的思考方式是高度敵我意識,設想人民是一元、同質、有集體意志,這部分跟自由主義信奉的平等多元有所衝突,民粹推行的是敵我鬥爭的政治,自由主義的競爭則是尊重、合作。

(延伸閱讀:思沙龍》台灣民主化是集體學習歷程 錢永祥:若不能容忍拿五星旗遊行,30年來的民主化就是假的)

20200411-中研院人文社會科學研究中心兼任研究員錢永祥11日出席思沙龍「艱困時刻思考自由主義:我的悲觀與樂觀」座談。(顏麟宇攝)
中研院人文社會科學研究中心兼任研究員錢永祥認為,台灣這幾年對民粹主義常賦予負面意義,但他認為其中有負面、也有正面意義。(顏麟宇攝)

於此來說,錢永祥對自由主義的發展有悲觀,但也有樂觀。悲觀在於台灣或西方社會,面對興起的中國挑戰都會採取守勢,自由主義的價值在此之下被慢慢淹沒,變成強調內部團結、統一對外的敵意,但樂觀部分,則是台灣幾十年來的民主化經驗,讓大家學習面對不同的價值觀時如何溝通、合作,西方很多國家也都有這種經驗,問題是在這個經驗裡,大家對政治的理解太過於強調敵我、疏忽合作,所以自由主義面臨困境。

本篇文章共 1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250

喜歡這篇文章嗎?

吳尚軒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