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從「援助國」淪為「被援助國」!醫療體系瀕臨崩潰 國際救援組織馳援

2020-04-11 17:00

? 人氣

美國慈善機「善普施國際救援組織」在紐約中央公園搭建野戰醫院(美聯社)

美國慈善機「善普施國際救援組織」在紐約中央公園搭建野戰醫院(美聯社)

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疫情肆虐美國,美國成為重災區,截至11日1時,美國已有逾50萬個確診病例,1萬8777人死亡。美國醫療體系壓力沈重,瀕臨崩潰,各國際救援組織紛紛馳援,包括國際醫療人道救援組織「無國界醫生」,《美聯社》指出,這也顯示美國有迫切的需求及聯邦政府的因應相當不足。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中國製造的醫療用品也投入救援美國

國際慈善組織「直接救助」(Direct Relief)總部位於美國加州聖塔芭芭拉(Santa Barbara),通常為那些深陷戰亂或遭受天災的國家提供援助。不過,這次美國的武漢肺炎疫情嚴重,「直接救助」投入救援美國的行列,將醫療用品送至各地醫院,包括加州的史丹佛醫院(Stanford Hospital)與紐澤西州的羅伯特.伍德.強森醫院(Robert Wood Johnson Hospitals)。

「直接救助」執行長提格(Thomas Tighe)在世界各國提供救援20年了,他說該組織目前努力滿足美國的需求。「直接救助」有專門配合的中國廠商協助生產醫療產品,提格正規畫班機,將中國製造的醫療用品送到聖塔芭芭拉的倉庫,同時協調來自其他國家製造商運輸的醫療用品。

美國慈善機「善普施國際救援組織」在紐約聖約翰大教堂搭建野戰醫院(美聯社)
美國慈善機「善普施國際救援組織」在紐約聖約翰大教堂搭建野戰醫院(美聯社)

美國救援組織「MedShare」通常將醫療用品送往全球各地的醫療院所,在這波疫情中,該組織送了防護裝備給美國各醫院,包括加州的錫安山醫學中心(Cedars-Sinai Medical Center)與喬治亞州(Georgia)首府亞特蘭大(Atlanta)格雷迪紀念醫院(Grady Memorial Hospital),這也是「MedShare」首次為美國醫院提供防護裝備。「MedShare」發言人杭特(Nancy Hunter)表示:「這非常少見,但顯然(美國)有需求,我們想提供協助。」

「從未在美國送過救濟包」的國際救援組織

美國醫療用品嚴重短缺,非政府組織「國際關懷協會」(Care International)正為美國醫護提供救濟包,國際關懷協會執行長努恩(Michelle Nunn)說:「國際關懷協會先前從未在美國送過救濟包,但這種全球大流行意味著我們在國際與美國的因應都增加了。」

2020年,新冠肺炎(武漢肺炎)疫情重創美國,紐約州是重災區(AP)
2020年,新冠肺炎(武漢肺炎)疫情重創美國,紐約州是重災區(AP)

美國紐約的武漢肺炎疫情慘重,無國界醫生(MSF)也馳援紐約,協助挽救性命,包括成立慈善廚房(soup kitchen),架設洗手台,訓練紐約官員如何避免疫情蔓延。此外,美國基督教慈善機構「善普施國際救援組織」(Samaritan's Purse International Relief)在紐約中央公園(Central Park)搭建了設有加護病房的野戰醫院。

美國慈善機「善普施國際救援組織」在紐約中央公園搭建野戰醫院(美聯社)
美國慈善機「善普施國際救援組織」在紐約中央公園搭建野戰醫院(美聯社)

然而,美國各地醫院的醫療用品不足,不得不採用配給方式分發口罩與防護服。

庫里(Rasha Khoury)醫師先前在無國界醫生組織服務,曾在伊拉克、黎巴嫩、獅子山共和國(Sierra Leone)、象牙海岸(Côte d'Ivoire)、阿富汗救助病患,現在回到紐約工作。她說自己在國外時,每2週會拿到一個N95口罩,所以她已習慣這種配給方式。

庫里醫師

她說,在醫療人道救援方面,她迅速訓練專家投入他們不習慣的醫學領域,而大量患者、血液庫存短缺、處於危機中的團隊都是類似的挑戰。

庫里醫師說,如今她每天都在運用她在海外經驗學到的事,她也表示:「這是我第一次覺得先前在危險環境的工作與目前在美國的工作類似。」

美國芝加哥大學(University of Chicago)榮譽退休教授布羅德金(Evelyn Brodkin)說:「現在,我們看到那些通常幫助弱國的非營利組織代替我們的政府。他們在這裡,我們很幸運,但這也讓你知道,聯邦政府在這場危機失職了。」

喜歡這篇文章嗎?

廖綉玉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