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剛遇到鄰居並親他的臉!」義大利人不怕武漢肺炎高呼:我就是要過「正常」生活

2020-03-14 07:20

? 人氣

自2月底起,義大利北部爆發武漢肺炎,但不少米蘭人無懼疫情擴散,未減少外出或作社交活動。(圖/*CUP)

自2月底起,義大利北部爆發武漢肺炎,但不少米蘭人無懼疫情擴散,未減少外出或作社交活動。(圖/*CUP)

作為率先爆發武漢肺炎的歐洲國家,義大利政府宣佈大規模停課、暫停大型活動、下令球賽閉門進行,並建議人與人至少相隔 1 米,夜生活也被禁。週日總理更簽署法令,封閉北部 14 個省分。但在「封城」前幾天,很多米蘭人仍在喊「還我美好生活(dolce vita)」,甚至如常外出吃喝玩樂。

對當地人而言,一天的開始本是站在咖啡店檯頭,喝杯 espresso 跟人閒聊。但日前在米蘭市中心, 出現兩個「平行時空」:Iginio Massari 這間名店內,顧客只能坐等咖啡送來,並要跟職員和其他客人保持距離;同一條街的其他同業,則有大批人士如常靠著吧檯邊吃邊喝風花雪月。

一名不願透露姓名的咖啡師表示:「我知道是有法令,他們可判我罰款 1,500 歐元(約 13,200 港元),但我仍然在檯頭提供咖啡。反正客人那麼少,他們就照老樣子。」他還說:「通常一個早上我們消耗 7 至 8 公斤咖啡,現在能花掉 3 公斤就很高興。假如繼續如此,我們就得倒閉。

疫情在義大利從北向南擴散,流行病學家皆指降低感染率的唯一方法,就是盡可能限制社交互動。不過,一般民眾對武肺的警戒卻開始平息。22 歲的 Lucia Centofanti 和男友在帕維亞(Pavia)讀大學,近日到米蘭作一天遊,期間多次乘坐地鐵,並到一間酒吧消遣。她在店內滿不在乎地說:「全世界都以為義大利這裡有瘟疫,製造不必要的恐慌。他們試圖遏制這種病毒當然是對的,但都已經太遲。可能坐那張檯的兩人已受感染,但我們又能做甚麼?」

在疫情最為嚴重的北部地區,人們甚至施壓要求政府放寬部分限制。地方政府本對咖啡店和酒吧實施宵禁,傍晚 6 點後得關門,但沒過幾天米蘭市長就宣佈「撤回」。酒吧在周末重新營業,惟規定只准提供店內服務,防止人們聚集。然而,無論在酒吧用膳區抑或戶外漁市場,依然可見人潮。

3 月 4 日,當意大利已有逾 2,000 宗確診感染個案,在米蘭戴口罩者仍屬少數,市面也有不少人活動。圖/*CUP
3 月 4 日,當義大利已有逾 2,000 宗確診感染個案,在米蘭戴口罩者仍屬少數,市面也有不少人活動。(圖/*CUP)

對於防疫措施,很多米蘭人不以為然甚至嗤之以鼻。有女性不滿:「我剛遇到鄰居並親他的臉,但昨天我這樣跟朋友問好,她卻阻止我並說『你是否瘋了?』」在週日的街頭,沒多少人戴口罩。半工讀學生 Luca Russo 更說:「這星期我每晚都出來玩。我不知他們有否誇大風險,但我不怕。」

「華爾街日報」分析,這種態度某程度是政府「轉口風」之下的產物。最初當局推行進取的防疫措施,廣泛檢測及定時更新確診感染人數,其後卻試圖強調疫情已受控制,官員們對病毒引起的危險輕描淡寫,並指到目前為止僅得長者死於此症。但如今執政聯盟民主黨領袖 Nicola Zingaretti 也自曝「中招」,北部地區全面封閉,米蘭甚至義大利全國人民又會否再次提高警覺?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CUP(原標題:【武肺?唔怕!】米蘭人:我就是要過「正常」生活)

責任編輯/林安儒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