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再浪費時間開會啦!日本知名企業家一個大膽決策,真的很值得主管們深思

2016-09-21 17:24

? 人氣

在慣性舉行的會議之中不會產生創新。分別和每個人激烈討論,才能打破膠著、老套與平均。

一九九九年,為了宣傳幻冬舍推出的文庫本,我祭出令人跌破眼鏡的報紙廣告,請來名攝影師篠山紀信,為女演員井上晴美拍攝全裸寫真。而且不只全裸,就連頭髮也全部剃光。

以豐滿上圍走紅一時的井上晴美在廣告中一絲不掛,只用雙手拿著文庫本遮住胸部。圍繞著她的是「文庫本還可以這樣用喔」的文字,再用我經常掛在嘴邊的那句「就是要招人反感」做為主標語。這張極具衝擊力的全版廣告引起極大的話題,也成了不少電視節目的題材,廣告效果難以估計。

從創業到現在,我從未想過要將公司的廣告戰略交給別人思考。不只不將廣告戰略交給廣告公司決定,從文案到活動都是由我親自思考提案。報紙上刊登的廣告,都是幻冬舍的設計部按照我的指示製作完成。「見城徹」即是製作人,沒有和大型廣告製作公司合作的必要。

拍一張文庫宣傳廣告,不但要全裸上鏡,還要剃成光頭,這對女明星來說是很大的風險。我親自說服了井上晴美,還請來一流的攝影師篠山紀信掌鏡。

「就是要招人反感」來自我心中「惡名總比無名好」的吶喊。新加入戰局的人招人反感也只是剛好而已。

文庫本用來遮胸部又有什麼不可以?就是因為滿口文化、藝術,一副高高在上、道貌岸然的樣子,文學藝術才會衰退。我有自信,這會是一幅充滿挑釁的全版廣告。

要買下全國版報紙的整面廣告,一檔起碼需要三千萬日圓。如果是一般公司,在正式刊登廣告之前,恐怕會經過無數次的會議討論吧。不過,幻冬舍完全不開多餘的會議。

組織愈大,就會有愈多人齊聚一堂,一下這樣不行,一下那樣不行地議論個沒完沒了。為了得出一項決議,簽呈得先在幹部與董事之間繞一大圈,等他們一一蓋章同意後,才能執行。這種制度在日本至今依然沒有消失,實在是無聊至極。

我來計算一下開會所需的時間吧。假設一小時的會議有十個人出席,總計耗費十小時,這種會只要重複開三次,耗費掉的時間就是三十小時。要是能把這些時間全部用來專注工作,不知道能做出多少成果。

為了決定書籍定價與出版數量,幻冬舍也會舉行由編輯、業務和製作小組一起參加的印量會議。不過,我和許多人一起開的會也只有這麼一個。除此之外,只要我和每一個書籍負責人針對企劃案用心激辯過就行了。

我經常夜裡獨自躺在床上思考書腰上的文案。一想到什麼好點子便立刻寫下來,隔天到公司再謄寫一次,拿給負責那本書的人看,告訴他:「你覺得這句文案怎麼樣?如果要想換成你想的文案也不用客氣,把你的意見告訴我。」激發對方不斷想出各種新點子,彼此腦力激盪。

有時,我也會說:「你的點子可能比較好喔,OK,這裡就這麼修正。」像這樣加入我的想法,激盪出令人拍案的創意。今天想到的事明天立刻具體實現,已經完成的事就更進一步著手改善。如果不能用很快的速度反覆如此努力,工作就會鬆懈。

有時,在走廊上遇到負責同業,就站在那裡直接討論起來。「不如這麼做吧」、「不如那麼進行吧」,像這樣交換意見。有時,會將好一陣子沒說過話的員工叫到社長室,一對一談話。「現在手頭上有什麼工作?」「其實我很想進行某某企劃。」「喔,聽起來頗有意思,不如那樣進行吧。」不需要一一召集眾人開會,每個企劃案都在我和員工們的單挑中決定。

一起去喝兩杯時,搭車移動時,搭電梯時……不管在哪裡都能當場討論案子,讓案子進行下去。只在制式會議中誕生的企劃,內容也容易流於平均。得讓腦漿像放進洗衣機一樣團團轉,將腦中的思緒想法徹底洗牌才行。豎起耳朵傾聽自己的直覺與靈感,創新只有在遠離會議室,奔向荒野的瞬間才會誕生。

作者介紹│見城徹

1950年生,現任幻冬舍社長,有「日本暢銷書之神」的稱號。曾經是大學剛畢業,投遍履歷也進不了大出版社的熱血青年,在好不容易進入「廣濟堂」後的第一年,即以24歲的新人之姿,企劃出暢銷三十萬本的《公文式數學的祕密》,並讓原本會員只有五萬人的「公文數學研究會」一舉躍升為年營收超過六百億的大企業。

在角川書店任職時,曾將《角川月刊》的發行量,從數千本擴大到15萬本的規模,也出版了狂銷四百萬冊由森村誠一所執筆的《人類的證明》、五本直木賞作品以及無數膾炙人口的暢銷書,41歲就爬上董事編輯部長的位置。

但在被認為一生無虞時,毅然離開角川,創立幻冬舍,屢次打破出版常規,甚至不惜賭上公司的存廢發行新書,在21年內創造出21本銷量破百萬本的暢銷書,寫下日本出版界無人能破的黃金傳奇。著有《編輯這種病》《不憂鬱哪算是工作》等書。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時報出版《人生是一個人的狂熱:日本暢銷書之神見城徹化憂鬱為驚人能量、解工作與生活之苦的生存之道》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