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不是支配:《夫妻這種病》選摘(4)

2016-07-26 07:00

? 人氣

萬智是在某業界的超級女業務員。她從年輕時就以爬上高點為目標,努力登上成功的階梯,她了解超越自我限界的樂趣,不斷刷新自己的紀錄。這絕對不是幸運或偶然,而是萬智明確的目標,她很清楚自己想要成為什麼樣的人,比別人更加努力好幾倍,因而可以得到她要的成果。萬智選擇的工作是以數字表現成就的世界,只要做出成績,就能得到主管的肯定,地位和報酬都會上升。數字論斷的成就,無法騙人,而對達成的人而言,更是無法動搖的結果。萬智成為超級業務員接受了無數次表揚,沉浸在掌聲與讚美中。

然而,萬智沒想到她也有無法心想事成的時候,那就是她的婚姻生活。讓萬智感到沉重壓力的,第一個就是她與丈夫的性生活。她自認很愛丈夫,卻無法喜歡丈夫愛撫她的身體時,希望她能產生強烈感覺。丈夫只要到了快達到高潮時,就會忘我地激烈擺動、聲音跟著上揚。但萬智卻怎樣都沒法達到這個境界。她對於無法控制自我,就如同浮在半空中感到不安,不由得產生抗拒。

但是她知道丈夫希望自己也能達到欲仙欲死的境界,所以更使她覺得困擾。每當丈夫問她:「爽嗎?」萬智不得不撒謊。萬智在床上假裝達到高潮,因為這麼做丈夫就會快點結束,要是萬智沒有假裝的話,大概會不斷地撫弄自己的身體吧?要是這樣就慘了,所以萬智學會運用演技來控制丈夫。

然而,不想和丈夫上床才是她的真心話,這個傾向隨著她生下孩子,在工作上的地位及責任加重後而愈加強烈。除了工作上的疲憊感,她經常找理由來減少和丈夫上床的次數。不過,肉食系的丈夫,只要一星期沒和他做愛就會不高興,開始變得煩躁,不幫忙家事或照顧孩子,關門時故意發出極大聲響,早上連一句「我出門了」都沒說就逕自出門了。

說單純確實是很單純,就像女性生理期時變得煩躁一樣,只不過丈夫的周期比較短一些,雖然她會在丈夫爆發前妥協,和他上床,但對她而言,就像處理客訴一樣煩人。喝了酒以後,心理抗拒會稍微緩和些,所以做愛前先喝兩三杯紅酒成了必需品。她的丈夫也了解這一點,所以和妻子雲雨前,總是力勸萬智喝兩杯。萬智若是拒絕,丈夫就會不悅地悶不作聲獨自飲酒。

丈夫原本也是她的客戶,他還介紹了好幾個客戶給他,當時他位居大企業的管理職,對於萬智來說占有很重要的分量。但是婚後不過五年時間,萬智不論在收入或地位上,都超越了丈夫。在家庭方面,一開始她雖然尊重丈夫的意見,盡可能地配合,但曾幾何時,一切都由萬智管理、決定,丈夫對她言聽計從。因為他知道只要違背萬智,妻子就會報復,令他滿足的三餐和性生活都會因此停擺。

萬智君臨天下般不假辭色地對待丈夫。丈夫就像遠距操作的機器人般受控制。但萬智卻又對叫丈夫往東,他就不敢往西的行徑火冒三丈,她常因此大動肝火。最後和丈夫的關係破裂,是因為丈夫借款的問題。她的丈夫在金錢方面有些散漫。而萬智認為丈夫把妻子的收入當作自己的,花費超過自己的收入就是浪費。

雖然丈夫煞有介事地辯解,但什麼理由並不重要,當萬智發現丈夫擅自動用她的錢時,她便認為兩個人無法在一起生活了。失控對萬智來說是不可能忍受的。萬智表示要分居,帶了孩子離家出走。丈夫雖然表示抗拒,但結果還是無法違反萬智的想法。

和丈夫分居後,萬智才發現原來過去的生活中竟然忍耐了那麼多的不自由與痛苦,令她難以置信。現在她可以把工作處理得盡善盡美,也能充分盡到身為母親該有的責任,一切都如同萬智的想法妥善管理,只要努力就能得到相對的成果。不,該說她以為應該是這樣的。

沒想到竟然發生出乎她意料的狀況。在和丈夫分居後的隔年暑假,就讀國中的女兒晚上開始在外游蕩,有時甚至玩到早上才回家。萬智嚴厲斥責女兒時,女兒對她說:「媽媽還不是什麼事都要照自己的想法去做?既然這樣,妳一個人住不就好了?」然後奪門而出。打了女兒手機她也不接,萬智幾乎快抓狂。她以為一切都在掌控下,在知道原來那只是自己的一廂情願時,彷彿一切都崩壞了。

為了找出問題進行諮商

雖然心情沉重,她還是聯絡了丈夫說明事情原委,流著淚說自己沒有能力再照顧這個孩子。萬智也無法控制女兒了。丈夫出面聯絡女兒後,女兒回電話了,她說要待在父親那裡一個晚上。隔天女兒雖然回家了,但萬智連生氣都沒辦法,她不得不重新自省,究竟是在什麼地方出了差錯?因為想探究其中原因而接受諮商。

諮商師告訴她,萬智凡事都想按照自己的意思做,對於無法順從她的對象,就會憤怒地採取攻擊或排斥的方式,這就和女兒告訴她的一模一樣。

諮商師告訴她,愛不是控制,而是接受原本的模樣。最初她完全不懂。萬智的溝通,就像她的事業一樣,幾乎任何事都要巨細靡遺地指示。諮商師要她聆聽對方說什麼,和對方產生共鳴,同時,不要給予任何命令或指示。但這一點萬智怎麼都做不到,長年累月養成的習慣,讓她忍不住想打斷對方,做出結論,向來只能以自我中心運轉一事被攤開來,讓她很掙扎。

為了處理女兒的問題,丈夫也加入諮商,所以他們經常有見面的機會,雖然不是萬智的本意,不過,經過幾次會面諮商後,她發現了自己一意孤行的想法。她之所以不想和丈夫一起接受諮商,是因為想依自己的想法進行。她認為要是丈夫在場,就會妨礙她。然而,真正需要的,並不是誰取得主導權,誰來掌控,而是心意相通、協力合作。

她和丈夫比過去更能坦白溝通,也發現過去自己所做的溝通,只是想要對方認同自己的主張。其實這是錯的,只要全盤接納對方心裡想什麼就好。萬智也發現了這麼做後,內心非常輕鬆愉快。女兒似乎很高興他們夫妻在一起,一開始萬智雖然很生氣,但現在也能坦率地接納這件事。

有一天,她問丈夫:「我可以搬回去嗎?」丈夫笑瞇瞇地說:「當然好啊!」

之後他們恢復了三人的生活,彷彿再次結婚的心情一般,而為他們牽起紅線的媒人,或許便是他們的女兒。課程 不要試圖支配一切愈是能幹、領導型的人,愈是有任何事都一把抓,試圖控制一切的傾向。案例中的萬智也相同,如果事情沒有按照自己的想法走就覺得不放心。不僅是對丈夫,即使對孩子也無法停止這樣的行為,一覺得無法控制,就掉頭而去,把對方排除在自己的生活圈外。

即使不至於像萬智這麼嚴重,但有這樣傾向的人確實逐漸增加。愈是努力不懈、課程幹練負責任的人,愈是會朝著目標全力以赴,希望做到完美的狀態。試圖管理一切,控制在最理想的狀態。

在工作上以這樣的態度發揮能力,或許可以成功,但是夫妻或親子之間的親密關係,若是以同樣的態度去要求,對方無法完全做自己,就會喘不過氣來而痛苦不已。也有很多人會要求家人扮演「乖孩子」、「好丈夫」,但是超過界限時,反而會違反控制,成為「惡夫逆子」。這種情況也經常會導致孩子走偏而變成不良少年,有時也會迫使丈夫走向「歪路」。這是因為強迫對方無法自由自在做自己的結果,才導致孩子或丈夫只能以扭曲的方式來消除壓力。

愛並不是控制對方、要對方完全照自己的意思行動,而是接受原原本本的對方,重視他們本身。支配或控制對方時,支配的人是主體;而真心愛對方,被愛的對象才是主體。愛並不是為自己而產生的行為,而是為對方設想。單是這一點就造成決定性的差異。然而,只為了自己而愛對方的人,不會明白其中的差異,對這個類型的人而言,愛只是為了自己的方便控制對方而已。

「非...才行」的思考和完美主義性格強烈的人,總是不自覺地把自己的標準套在他人身上。使得對方感到侷促,覺得心靈的自由被剝奪。這並不是愛,而是不成熟的自戀。對方能夠敏感地察覺這一點,當試圖綑綁對方時,愛就已經溜走了。

想要控制一切的人,自己也無法輕鬆地解脫,而是重重地自我束縛。喜悅或快樂,都在不知不覺中被自己囚禁到深處,這是很可悲的生活方式。停止控制對方,接納原原本本的對方,也是接納真實的自己。這也是解放自己,讓原本的自己自由綻放的方式。

案例中的萬智,在工作上雖然很能幹,在愛情生活上卻始終封閉無法放開自己。由於孩子的問題,才重新去面對自己與他人之間的關係。隨著學會如何接納自己也接納他人,才真正地感受到愛情生活的快樂,領會生活中的歡愉。萬智在工作領域上,不是從情感上的交流,而是從表面成績得到肯定讓她感到快樂,這也是逃避型依附的人身上常可見到的特質。

這樣的特質雖然能在工作上獲得成功,但是在需要親密關係的婚姻生活中,卻經常因此陷入絕境。逃避型女性在性生活中感覺不順利、放不開,通常都是因為自己踩了剎車而無法有高潮。停止想要控制一切,接納真實的自我,能夠放心地把自己交給對方時,就能消除抗拒感,感受到自然的歡愉。

Point:接納對方原本的模樣,也是接納真實的自己。這是解放自己,讓原本的自己自由的方式。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三采出版《夫妻這種病》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