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歷代表一切嗎?他被台大退貨,卻成《富比世》認證最有潛力改變世界的男人!

2016-04-20 17:50

? 人氣

「我曾經喜歡過的職業選擇,早就在我面前一個個消失了。」(圖/謝孟穎攝影)

「我曾經喜歡過的職業選擇,早就在我面前一個個消失了。」(圖/謝孟穎攝影)

「他被台大圖資退學,我不意外!」為何一個先後遭政大與台大退學的「壞學生」,能一手締造太陽花學運在3小時內募到633萬元、買下紐約時報頭版廣告的奇蹟,還被《富比世》評選為台灣青年創業家代表?年紀輕輕的他,卻在數度走投無路的死境裡,看透人生本質……

隨著成長,你是否會發現人生就是不斷「失去」的過程?失去朋友、戀人或曾有的熱血,有些人耗盡心力想挽回,但被知名雜誌《富比世》評選為台灣群眾募資界第一把交椅、最有潛力改變世界金流的年輕創業家,林大涵,是這樣想的:失去了,前進就好了!

(圖/貝殼放大@facebook)
「失去了,前進就好了。」憑著這信念,林大涵才能走到今天(圖/貝殼放大@facebook)

被台大驅逐的男人!曾以為公司是他的全部,最終慘被資遣

「我曾經喜歡過的職業選擇,早就在我面前一個個消失了。」林大涵曾夢想成為運動員、歌星、醫生,長大後才知道追夢好難,於是他從高中開始放浪形骸,沉溺於漫畫與電玩,一路玩到大學,就是想逃避書本。

被政大退學後,林大涵轉學考上台大圖資系,卻依然不知道這個系在學什麼,因此他瘋狂投入台大藝術季,沉浸於辦活動的熱血來麻痺自己,卻也意外引起無名小站創辦人注意。對方看見林大涵的潛質,邀請他以實習生身份參與群眾募資平台flyingV的創辦階段。憶起這段,他還是覺得無比幸運:

「當然就是去啊,有什麼好不去的?一個沒有什麼經驗、經歷的人就這樣被邀請了,做什麼都去!」

「flyingV的話,其實也可以看成一種『逃避』喔,只是這種逃避對我來說,比較像是一種解藥。」創業當然比上課好玩多了,林大涵就此離教室越來越遠。即便台大圖資的課程已經號稱「很好過」、「老師人超好」了,愛面子的林大涵不接受低空飛過,連期末考都不願去,下場就是再次被退學。

同時,也因為把flyingV當成人生的全部,林大涵一心為了公司著想,甚至不惜和老闆槓上,一次次越權觸怒管理階層,最終被flyingV資遣。就這樣,他被大學與公司驅逐,三度被「退學」,看似什麼都沒了……

(圖/貝殼放大@facebook)
若沒有離開flyingV,林大涵也不會成立貝殼放大(圖/貝殼放大@facebook)

再怎麼無聊的課都一定能學到東西,人生也是

兩次讀大學都沒畢業,林大涵後悔嗎?他似乎看得很開:「如果能拿到學歷當然是很好,但如果當時沒被退學,我就不會在這裡了……其實沒什麼好後悔的,成長的每一次逃避,都是一次成功的機率。失去了,前進就好了。

即使沒拿到台大畢業證書,圖資系對林大涵來說也並非全無意義,他認為收獲最多的一門課就是林奇秀老師的「參考資訊服務」。雖然課程主要談圖書館員如何為讀者找到所需資訊,但就理解手上資源、理解讀者需求這些點來說,都是林大涵與客戶溝通的核心技能,應用範圍絕不只圖書館。

大學生難免覺得什麼課都是廢課,但林大涵也說,一堂課只要有一句讓你一輩子都不會忘記的話,就值得。再怎麼無聊的課都有其意義,例如讓你思考「它為什麼會這麼無聊」,那也是很寶貴的知識,只可惜他當時並沒有意識到這點。

同樣地,即便林大涵沒和flyingV走到最後,他也非常感謝這段經歷。如果沒有待過flyingV,他不會有機會創造太陽花學運在3小時內募款633萬元、買下《紐約時報》頭版廣告的奇蹟,之後也不會成立群眾募資顧問公司「貝殼放大」,不會有機會為小農鮮奶品牌「鮮乳坊」、金馬獎得獎電影《灣生回家》、《太陽的孩子》、動畫《台灣吧》、台灣第一支火箭研發計畫「ARRC」盡一份力,不會走到今天這一步。

(圖/貝殼放大@facebook)
林大涵協助ARRC進行募資,2015年3月至今已募得近900萬元(圖/貝殼放大@facebook)

看《富比世》評價:就只是個漂亮的外殼,剛好而已

對於被《富比世》評選為亞洲前30 位「改變世界資金流動」的青年,林大涵怎麼看?他並未沾沾自喜,反而很冷靜地分析:「他們在各國都會選出做群眾募資的,條件是30歲以下,而在台灣群眾募資做到一點成績又30歲以下的就只有我,剛好符合而已。

「被選上以後就像多了個漂亮的外殼,但裡面能填得多快多滿?你真的撐得起這外殼嗎?這家公司撐得起這外殼嗎?我覺得這是每個名跟實之間交戰的人都要面對的。」

群眾募資活動也是,想說服眾人把錢掏出來支持你,必然要承受諸多檢視,例如太陽花學運集資買下頭版廣告一事,其實就有一些網友批評「設計好爛」、「633萬元居然做成這樣」。

林大涵笑說,他到現在面對批評還是很玻璃心,但錯誤不等於失敗,最重要的是思考募資案有沒有達成目標,而以該廣告的曝光效果與社會關注來說,他自認有達成募資案最初的承諾,也讓當時待的公司flyingV知名度大增。或許就是這樣的冷靜沉著,才讓他走向今日的高度。

(圖/貝殼放大@facebook)
貝殼放大團隊成員(圖/貝殼放大@facebook)

從退學到從事最夢幻的工作,人生就像一場冒險

在太陽花學運一戰成名,隨後又有了自己的公司「貝殼放大」,林大涵儼然已是台灣群眾募資界的第一把交椅。問起做群眾募資最快樂的是什麼,他的眼神頓時亮了:

「你能想像有一份工作是這樣的嗎?每天都有很多人把他很酷的點子、好幾年的夢想帶過來找你,而你真的能為他的計畫派上點用場,人家還會付你錢!」

林大涵說,假設他今天真的不能做群眾募資了,最讓他興奮的就是,這份工作讓他多了好多夢想備案!若離開貝殼放大,第一件事就是去ARRC火箭團隊當公關,若對方不要他,他還可以去「鮮乳坊」或《台灣吧》,好多好多的新夢想都是群眾募資這份工作帶給他的禮物:「這一切,都是22歲(剛被退學時)的我無法想像的……」

林大涵的人生就像一場冒險,而你我的人生,不也應是如此嗎?即使一次次偏離常軌,看似走上絕路,前進了,你會發現自己還能抓住很多機會,很多很多!

編輯後記

「如果要寫圖資系的部份,請特別幫我跟奇秀老師還有剛哥說聲謝謝。」結束訪談、離開「貝殼放大」前,林大涵又提起了台大圖資的兩位恩師,兩人幽默風趣又關心學生,是他大學最快樂的回憶,其中一位跟林大涵感情好到可以在facebook調侃他「他被退學,我不意外」,那文章讓當事人看了都忍不住一陣笑。

人生難免迷路,但若在迷航的過程遇見幾個能給你方向的人,那是何其幸運。

喜歡這篇文章嗎?

謝孟穎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