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炯朗專文:理想國的四種德性、三個階層

2016-03-10 06:40

? 人氣

柏拉圖認為在理想的社會裡,每個人的基本需求都能夠得到滿足,也就是「免於匱乏的自由」的意思。在理想的社會中,諸如資源和機會、工作和責任也都是共享的,這就是「無私和平等」。(圖/PROBertrand DOMAS@Flickr)

柏拉圖認為在理想的社會裡,每個人的基本需求都能夠得到滿足,也就是「免於匱乏的自由」的意思。在理想的社會中,諸如資源和機會、工作和責任也都是共享的,這就是「無私和平等」。(圖/PROBertrand DOMAS@Flickr)

柏拉圖認為在理想的社會裡,每個人的基本需求都能夠得到滿足,也就是「免於匱乏的自由」的意思,管仲說過:「倉廩實而知禮節,衣食足而知榮辱。」就是說糧食充實的時候,老百姓才會明白禮節,當衣服和食物豐足的時候,老百姓才會知道榮耀和恥辱的分別。

此外,在理想的社會中,諸如資源和機會、工作和責任也都是共享的,這就是「無私和平等」。因為國家、社會的品質是由每一分子的品質來決定,所以會有嚴謹的制度來教育社會的每一分子,並且由優秀的菁英分子來領導,這就是《禮記.禮運大同》篇裡「選賢與能」的意思。

他還認為理想的國家、社會必須具有四個基本的德性,就是「智慧、勇敢、節制和正義」,蘇格拉底認為國家、社會和個人的德性有許多共同之處,因此智慧、勇敢、節制和正義也是擁有完美人格的人必須具有的德性。讓我們同時從這兩個角度來看這四個基本的德性,我也要指出孔子在《禮記.中庸》認為智、仁、勇是天下的「三達德」,《論語.子罕第九》裡說:「智者不惑,仁者不憂,勇者不懼。」這和柏拉圖的四個基本德性有非常相似的地方,至於史密斯在兩千年後提出的「審慎、公平、仁慈的德性」,明顯是受到蘇格拉底的影響。

從這四個基本德性來看國家、社會和個人,會有這些特點:

第一、智慧:國家、社會必須靠智慧的指引來統治管理,分辨正確和錯誤,判別是與非,來看到大局全貌,不被枝節和雜音迷惑和困擾,才能夠用正確的方法和手段達到目的。

第二、勇敢:國家、社會和個人必須有道德勇氣和決心,捍衛正確的理念和原則,敢於去做應該做的事、敢於抗拒不應該做的事,不怕困難和痛苦,能夠抗拒威權和誘惑。

第三、節制:國家、社會和個人必須能夠謙沖自牧,謙沖就是謙虛,自牧就是自己管制自己,避免傲慢、放縱、極端和偏見,保持和諧與平衡。尤其在龐大多元的環境裡,尤其是處在有權力的高位,唯有節制才能獲得整體的團結,因而帶來整體的快樂和幸福,和諧與平衡也就是仁慈和博愛。

第四、正義:國家、社會和個人必須堅持正義和公平的原則,各人盡各人的本分,尊重別人,不干涉別人的行為,不侵損別人的利益。

孔老夫子不迂腐,他的「傳統道德」也會與時俱進。
孔老夫子不迂腐,他的「傳統道德」也會與時俱進。

除了四種德性,柏拉圖認為在理想的國家、社會裡會有三個階層:

第一個階層:統治階層,這是最有智慧和能力的統治者、領導者,他們必須經過嚴謹的訓練。最理想的領導者,被他稱為「哲學家—皇帝」(Philosopher-king),「哲學家—皇帝」必須有充分的哲學和數學的訓練,愛好真理和知識,他們的責任不但要追求真理和知識,更要把真理和知識灌輸給被他統治、照顧的人。

第二個階層是軍隊、警察和其他參與政府工作的人,他們協助統治者共同作為國家、社會的守衛者。

第三個階層是大多數的人,他們是農夫、工人、商人,負責生產和製造,提供生活資源。

柏拉圖的理想政府很接近暴君政治?

柏拉圖在《理想國》裡說過一個涵意深遠、被大家反覆討論的寓言,叫做「山洞的寓言」。就是在一個山洞裡,有一群囚犯被鐵鏈鎖住,他們面對山洞的牆壁,手腳都不能動,頭也不能轉。

在他們的背後有一個火堆,只能看到在背後出現或移動的東西被火投影在牆壁上的影子;對他們來說,只知道影子的存在,並不知道形成影子的實物,當他們交談的時候,談的是影子,而不是形成影子的實物。舉例來說,在他們的語言裡,書是在牆壁上一本書的影子,而不是形成這個影子的這本書。這個寓言提醒我們的重要觀念就是:「語言表達的是我們眼睛的影子呢?還是我們腦袋裡的形象呢?還是在我們背後形成的這個影子?」在寓言中,後來有一個囚犯被釋放,他看到實物,看到火,甚至看到太陽,但他能夠瞭解這一切現象嗎?他能夠把他的瞭解解釋給其他的囚犯聽嗎?他們會嘲笑他,還是相信他呢?這個被釋放的囚犯就代表了柏拉圖的「哲學家—皇帝」,他的責任就是有勇氣為他人帶來真理。

最後,在討論理想國家、社會的架構和德性之後,柏拉圖也指出另外四種不同的政府形式,但是這些都是不可能永續存在的政府形式。

第一種形式是「軍人政治」(Timocracy),這是源自古希臘時代斯巴達政府的模式。國家、社會由有榮譽的軍人來統治,但是榮譽往往和財富連在一起,結果政府變成由追求重視物質財富的人來領導。

第二種形式是「寡頭政治」(Oligarchy),是由少數擁有權力和財富的人來領導。

第三種形式是「民主政體」(Democracy),在寡頭政治的統治之下,階級之間的關係變得緊張,衝突帶來革命,推翻了寡頭政治而帶來民主政治,但是正如大家所知,民主帶來了自由,也帶來了動亂。

第四種形式是「暴君政治」(Tyranny),民主政治帶來的動亂形成了極權強暴的統治制度。其實,柏拉圖的理想政府和暴君政治最接近,不同之處在於柏拉圖的理想政府裡,領導者是智慧、勇敢、仁慈、節制、公正和獨裁的哲學家皇帝,在暴君政治裡,領導者則是一個不仁的暴君。

*作者為中央研究院院士、香港城市大學訪問學者、國立成功大學電機工程學系李國鼎科技講座教授與國立清華大學蒙民偉榮譽講座教授。本文選自作者新書《公民課該學的事:從自己出發,和社會好好相處》(時報出版)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