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憤青的務實主義:《鴉片戰爭》選摘(4)

2016-03-10 05:30

? 人氣

京奧期間中國憤青眾生相。(新浪網)

京奧期間中國憤青眾生相。(新浪網)

二○○八年四月,奧運火炬傳遞時,爆發西藏獨立示威,也引發了類似的中國民族主義。反中示威於西藏蔓延之際,政府英文喉舌的《中國日報》把整起騷動歸咎給鴉片戰爭後,英國入侵西藏。四月七日,支持西藏的抗議者在巴黎試圖從坐輪椅的中國殘奧運動員手中奪走奧運火炬,所謂聖火傳遞的法國行程,自艾菲爾鐵塔動身僅半個鐘頭,便告中斷。大約十天後,民族主義人士就動員到北京的法國大使館抗議,另外,在至少中國五個不同城市的法商超市外頭抗議。東北沿海的示威舉出布旗,上頭寫道:「保衛我國西藏!天佑我國奧運!抵制家樂福!」「對法國帝國主義說不!強烈抗議英法一八六○年侵略中國!」西方報導西藏暴動時有反中偏見,此事惹怒中國大眾,十多名在華「外國記者俱樂部」成員收到死亡威脅。《中國日報》甚受歡迎的新聞網站上,有則貼文回應說:「口出大便的人,我就用糞塗滿他們的臉!外國記者滾出中國!」另一條寫道:「這些王八蛋叫我想吐,把他們丟進台灣海峽填海。他們就像蒼蠅──噁心。」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1950年中國軍隊進入西藏。(新華網)
1950年中國軍隊進入西藏。(新華網)

本來對中國沒第一手經驗或者興趣的人,此時碰到(或親身,或者在黃金時段新聞報導)許多搖著紅旗的人,在澳洲、美國及歐洲城市都有,他們偶爾還準備踢踹支持西藏獨立的人士。美國杜克大學發生親中國與親西藏示威者衝突,有位中國學生提議兩造對話,卻收到愛國者的死亡威脅,事態看來格外糟糕。在四川大地震獲得全球同情之前,有好一陣子,消化不良的沙文主義快成為這個潛在超級強國在國際上的特徵。

整個過程中,中國大眾生活裡浮現一種新而橫慢的人:憤青──憤怒、極端民族主義、絕大多數為男性的青年。雖然他們過一段時間就湧上街頭,但憤青最愛的棲息地是互聯網。一九八九年後,中國共產黨愛國教育運動最令人矚目的面向之一,在於它有能力採新科技為己用,以遂其目的。當然,不少中國年輕民族主義的心靈,被老式、傳統媒體餵飽了;他們飲的是「狼奶」,二○○六年有位中國學者對中國有選擇性歷史教科書的稱呼。我遇過最年輕、自稱憤青的人,是個北京十六歲男生,他跟我說,自己首次學到憤怒是在十三歲,在初中的中國現代史課堂上。二○○六年,有位二十三歲的青年說:「學校教育我們說,中國的苦難是西方國家套在我們頭上的。我們都是強烈民族主義分子……注定要變成憤青。」 中國互聯網也成為新極端愛國人士的重要虛擬會場;一九九○年代末期以來,每次民族主義爆發點都是在互聯網上摩擦起或組織的。

中國互聯網控制的對象從用戶轉到網站。(BBC中文網)
中國互聯網控制的對象從用戶轉到網站。(BBC中文網)

整整十幾年,中國政府是世上最勤於檢查互聯網者之一,透過其「防火長城」,控制大眾取得資訊的管道。防火長城是幾個伺服器,屏衛中國互聯網與外界相連的閘道,以便封鎖敏感的外國網站。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