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一天專欄:投機、避險與民主防笨機制

2016-01-14 06:30

? 人氣

金融科技或許可以利用投機與避險活動建立民主防笨機制。

金融科技或許可以利用投機與避險活動建立民主防笨機制。

因為在Black-Scholes選擇權定價模型的學術貢獻而與Myron Scholes共同獲頒1997年諾貝爾經濟學獎的Robert Merton,是全球金融工程界宗師級的人物。我十年前在紐約哥大求學時,曾經在一場演講上聽他提過一個「經濟政策避險合約」的概念。Merton的想法是,所有國家在決定經濟發展方向時,因為個別稟賦不同,必須在產業發展與資源投放上權衡取捨。對發展中國家而言,一旦選擇了某種發展路徑,往往就難以再轉型選擇其他路徑。如果策略正確、執行到位又加上老天保佑,發展中國家經濟可以迅速騰飛。倘使策略錯誤,或是執行失當,經濟就可能陷入泥淖。政策錯誤的風險,肯定不是零。政客、學者與技術官僚主導的政策,一開始被認為高瞻遠矚,二十年後卻被證明是禍留子孫的例子,處處可見。Merton認為,這是風險管理的問題。將本求利、願賭服輸的資本市場,或許能給主權國家提供一個管理宏觀經濟發展策略風險的渠道。

Merton以台灣為例,指出台灣GDP成長非常仰賴半導體電子業的發展,這固然可以說是當年制定半導體業發展政策與投資策略的台灣先鋒們有遠見,也可以說是他們眼光好、手氣佳,賭對又押大。用華爾街術語,台灣選擇集中資源發展半導體電子業,其實等同於做多(long)一個產業同時放空(short)其他產業。如果台灣想要買入一份長期避險合約,來對沖經濟過度倚賴半導體業的風險,這樣一份「保單」的「保費」該如何計算?這等於是在問,如果把台灣的GDP成長率當成股價,能否買進一份「賣權」(put option),讓台灣的GDP 因為半導體業不景氣而持續低於某個「履約價」水平時(例如1%)可以獲得「理賠」?可以想像,這種保單的理賠金額肯定是全球級,恐怕只有各國央行、主權投資基金或是超主權金融機構才有財力進場承作。但如果有一個這類賣權的集中市場,讓承銷這種新金融商品的承銷商撮合全球投資人,透過買賣形成的市價來表達對台灣半導體業的看法,這份賣權的市價起伏,就隱含了投資人對台灣半導體業發展政策成敗機率的判斷。如果十年前這樣的金融商品存在,而且有夠精明的投資人懂得在綜合研究分析後大舉買進這份賣權賭台灣偏重半導體的產業政策會產生嚴重後果,這些投資人現在帳面盈利應該十分豐碩。從另一個角度看,這份賣權的市價波動也可以提供預警機制,告訴政客與業界大佬不要忘記分散風險、未雨綢繆。

很可惜,這樣的金融衍生品似乎尚未問世。但如果我們想要設計這樣的金融商品,基於區塊鏈技術的智能合約,或許能派上巨大的用場。想像有一份放在區塊鏈上的智能合約,參與簽約的投資人預先在銀行的信託帳戶中存入一塊錢與台灣政府對賭,賭局是「十年後台灣GDP增幅將低於Y%。」十年後如果投資人正確,信託帳戶中的一塊錢全數還給投資人,不然就全部交給台灣。假設這份合約的市價是六毛錢,這意味著市場判斷台灣經濟成長率十年後低於Y%的機率是60%。再假設除非台灣某一種經濟發展政策X有改變,這個賭局才可以取消。也就是說,這份合約的市價隱含了「若X政策不變則GDP增幅低於Y%」的條件機率。如果有這樣的智能合約交易市場,有做功課的投資人以二毛五分錢買進十億份合約,等到市場終於認識到台灣GDP的結構性問題時,這份合約單價漲到七毛五分錢,投資人就有機會獲利了結。這個市場固然有其投機性,但是許多實際案例證明,在投機性市場中拿真錢下注的投資人,不會只是想散戶一樣看技術圖線殺進殺出。因此這份智能合約市價波動中隱含的資訊價值與預測未來事件發展方向的準確度可以很高。因為這是放在區塊鏈上的智能合約,由於區塊鏈演算法的特性,除非程式中預設的條件成就,不然一定會依約執行。也就是說,合約的效力是由已被驗證的數理邏輯所擔保,而非仰賴某些仲裁機構或承審法官的審美觀。

本篇文章共 2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400

喜歡這篇文章嗎?

胡一天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