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珍專欄:民主不是車票,沒有「永保安康」這一站

2016-01-13 07:00

? 人氣

不要唱衰即將勝選的一方,不論支持與否,她的考驗得全台灣人一起承擔。(圖為民進黨總統候選人蔡英文在台中的造勢晚會。丁志寬攝)

不要唱衰即將勝選的一方,不論支持與否,她的考驗得全台灣人一起承擔。(圖為民進黨總統候選人蔡英文在台中的造勢晚會。丁志寬攝)

大選在即,台灣第三次政黨輪替在七十二小時後即將成真,每一次政黨輪替都有新的意義,這一次毫無疑問所有的關切重點都在:國民黨會不會實質在野?民進黨能不能完全執政?眾多搶進國會的小黨們,則在跨過政黨補助款與不分區席次的門檻邊緣擺盪爭票。面對全新的國會,既期待還不能怕傷害,這場政治重頭戲,要在選舉落幕的那一刻才開始,就在七十二小時後,台灣要展現真正的「民主品質」。

或謂台灣民主豈有品質可言,「民粹」成了台灣民主的代名詞,「民粹」是有嚴格定義的語詞,台灣諸多公民行動到底能不能謂之「民粹」是大有疑問的,即使佔領立法院一個月的太陽花運動,都有其前因後果,不全然只是反服貿的卅秒鐘,否則不至於這麼快的將反大埔、洪仲丘案的民意匯聚於青年問政的旗幟下,而執政者既不能疏通於前亦未能化解於後,面對如此難堪的選舉情境,也勢所必然。

總統府前發言人羅智強為柯文哲騎單車一天兩城,獲得數萬讚聲,對比馬英九當年(二00七年)從屏東騎單車到新北,卻遭到民進黨立委柯建銘痛批,「停止騎腳踏車的秀,這種貴族活動與台灣人節奏完全脫節。」民進黨人群起酸之攻之,不一而足,感嘆民進黨的雙重標準和荒謬。國民黨類似馬英九處境的人所在多有,包括競選連任但處境維艱的許多「老將」包括林郁方、丁守中等人,然而,當他們反擊對手的不實攻擊時,他們卻招來更多批評,原因無他,因為他們的反擊太無厘頭、太不像「正派立委」所應為,基本印證他們不是會罵人的立委,以至於女人的年紀、男人的頭髮甚至支持死刑與否,都能成為他們手中有限的「重磅炸彈」,這不是雙重標準,而是對他們過去正派的厚愛,不願意他們因為選情危急而亂了方寸,暴露自己與時潮確實有距離的事實。

國民黨或馬英九難免因此而哀怨,但是,民主不是車票,從來都沒有「永保安康」這一站,更不可能千秋萬世一車到站,就算國民黨做得再好,也獲得民意肯定,僅憑「兩任八年該輪替了」一句話,就足夠讓國民黨四處告急,民意之好惡豈有是非可以定評?民主選出笨蛋或壞蛋,並不是台灣的專利,當選時英雄下台時狗熊者所在多有,歷史評價總在下台後,甚至百年後,一時半刻急不得,掛在嘴邊絮絮叼叼只會更增人煩膩。

事實上,國民黨受的氣,民進黨受的也不可謂少,過去八年,輿論對待民進黨是以最大在野黨、準執政黨的規格伺候,批評馬英九不擅溝通的同時,蔡英文拒絕朝野領袖對話沒有一次不挨罵,馬英九下台前被扣下一個「無能」的帽子,蔡英文是還沒上台就得頂著「空心菜」的帽子,就算民進黨完全執政,端出來的政策不對民意的口味,這頂帽子搞不好隨時飛出來加冠。

艱難總在選舉後─勝選者的考驗,台灣人一起承擔

敗選,當然是難堪的,不論對哪一黨哪一人,這樣的難堪只要是選舉中人難免要嘗到,回頭重溫蔡英文四年前的敗選講話「你們可以哭泣,不可以洩氣」,選情低迷難振的國民黨可能好過些,或者聽聽柯文哲的老實話,「沒這麼慘,敵人是最好的老師,活著就有希望。」想像一下,就算奇蹟發生逆轉而勝,過去八年的政策阻力─各方抗爭,會從此偃旗息鼓嗎?還是執政的率由舊章,抗爭的一如既往?這樣的台灣會不會更好?敗選,意味著交卸責任,重擔放下,換舵駛船,有比較才知真本事,也才能得到相對公平的評價。這就是民主。

選後的國民黨,考驗在黨內重整,相對簡單,不過就是黨主席之爭,這個黨主席要費多大力氣爭?想想民進黨第一件事就是清算國民黨產,爭來連雞肋都不是,只是個燙手山芋,總不至於爭到失了體面。

反倒是勝選的民進黨和蔡英文,考驗遠比國民黨更嚴峻,敗選講話可以華麗動人,沒人計較,勝選講話是要付諸實行的綱領,一個經濟形勢,一個中國關係就夠讓民進黨頭痛,馬政府二00八年才就任就碰上全球金融海嘯,如今全球經濟形勢不見樂觀,中國經濟形勢更見緊張,甚至當選後如何處理與還要在位四個月的馬政府的關係,就是新政府氣度的指標,沒有就職蜜月期可言。不過,蔡英文可以稍感安慰,不論她的考驗多嚴峻,全體台灣人都得共同承擔,包括沒投票給她或罵過她的人。這也是民主。

七十二小時之後,一起迎接嚴峻的考驗吧─就像迎接每一天的開始,不論陽光或陰雨,尋常以對,喜悅更好,不論輸贏誰屬。

喜歡這篇文章嗎?

夏珍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