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這真的是耶穌會投下票的政黨嗎?

2016-01-13 06:00

? 人氣

信望盟能解釋對言論自由的看法嗎?(圖為台中信心希望聯盟候選人葉春幸。丁志寬攝)

信望盟能解釋對言論自由的看法嗎?(圖為台中信心希望聯盟候選人葉春幸。丁志寬攝)

從信心希望聯盟(以下簡稱「信望盟」)這個宗教政黨出現在臺灣選舉中,筆者就給予了很高的期待。不僅僅因為筆者自身是基督徒緣故,而是因著筆者深信良善與自由的討論,是在我們這個彎曲悖謬時代裡,共同欠缺的。而在基督新教之中,長老宗的議會制度,就是良好的典範。

然而,筆者卻一次又一次失望。筆者質疑,這真的會是耶穌投票的政黨嗎?

筆者瀏覽了信望盟及其立委候選人網站,看到許許多多的稱讚,以及鼓勵的留言,這令人振奮不已。然而發現「分享」的許多臉書朋友們,卻大多意見與之相悖。甚至有臉書朋友,直指這是一個「一言堂」。他們也出示了相對多截圖證據,說明了自己遭受到信望盟的刪文以及封鎖。

然而,信望盟及其候選人,卻說這些朋友是惡意抹黑與中傷。也絲毫不願意與之對話,一味沈浸在歌功頌德、相濡以沫的確幸氛圍。

筆者以為,言論自由是公民政治與權利得以實現的先決條件之一。學者Thomas I. Emerson主張:

一,言論自由是自我實現的方法。

二,言論自由是趨近真理的手段。

三,言論自由是參與國家決策的方法。

四,言論自由維持社會穩定與均衡。

千年的基督教文化使得世人充分體悟到,人是有限的動物。同時,個人的判斷是脆弱的、不精確,也經常誤判情勢。任何人都難以作出完美的判斷,須由他者補充、修正、精煉或加以否定。為了追求真理,每個人必須傾聽關於該問題的各種意見,尤其應該傾聽反面意見。

信望盟與護家盟支持者宋先生,也在自由臺灣黨候選人周芷萱文章下,留下不堪入目的惡質評論。周女後來選擇向檢察署提起公然侮辱訴訟,而信望盟與護家盟支持者卻反咬,「這是同志運動者的霸凌行為」

而當信望盟立委參選人吳俊德在市場拜票時,巧遇不同立場的大同區選民徐先生,向吳男請益「為何別人結婚要經過你同意」時,卻遭同行助選信徒架離。吳男也在網路散播該選民企圖毆打他的資訊。徐男並且在1月7日被警察帶回約談「意圖使人不當選」事由。

徐男於綠黨社會民主黨立法委員呂欣潔與律師陪同下,在今日(1月12日)向所屬士林地檢署按鈴控告吳男誣告、強制罪,認為候選人以司法控告來箝制言論自由,失去民主社會典範。然吳男卻又改口在臉書上說是徐男向他叫囂與比出不雅手勢。

筆者不敢妄自臆測究竟誰是誰非,然而對於尚未當選的政治代理人的這類「大砲轟小鳥」行徑,十分不以為然。若是吳男幸運當選立法委員,豈不要把更多異議民眾或是對手政治人物槍追殺?甚至弄死?行文至此,筆者實在不寒而慄。

但信望盟的事蹟仍不只此一樁。信望盟也對花蓮地區的一高中生提起司法訴訟,只因其檢舉信望盟志工「谷阿狗」的政黨政見宣傳影片。筆者以為這早已逾越比例原則。日前信望盟造勢晚會上,亦爆發與社運民眾的零星衝突。目前也有耳語信望盟要對該抗議民眾提告。

諸多事件看來,信望盟當選前就以司法手段來恫嚇選民,箝制言論自由,甚至企圖引發寒蟬效應。如果信望盟幸運當選了,臺灣的言論自由又該何去何從?筆者深深期盼信望盟不分區第一與第二名的專家,法學教授董保城與警察局長李莉娟,能夠回答這個關於言論自由與比例原則的疑問。

最後,經上可是記著:「耶穌走遍各城各鄉,看見人困苦流離,如羊群沒有牧人,於是就叫他們閉嘴,把票投給信望盟。」

是嗎?

*作者為醫師、基督徒、自由作家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