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早鳥優惠
  • 買車必看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更生之路》從流氓到拍片 張再興用影像感動人心

2015-11-15 09:10

? 人氣

張再興希望能有更多人能像他一樣,走過那些青少年的混沌時期,當一個可以關心、付出及影響他人的人。(陳明仁攝)

張再興希望能有更多人能像他一樣,走過那些青少年的混沌時期,當一個可以關心、付出及影響他人的人。(陳明仁攝)

看到滿身刺青、理著光頭的張再興,第一印象就是「很像會出現在電影艋舺中的人」,後來才發現他真的演過電影《艋舺》,除此之外也接演許多連續劇及公視人生劇展的戲,是一位新生代演員,而他出現在顏維勳的店裡,是為了義氣相挺朋友的環島行善行動。

「當我覺得這是值得被人探討、關心的事情,我不知道怎麼解決時,就會把它拍下來,我沒辦法講的話就用影像表現。」拍過許多電影的張再興本身也拍片,最喜歡描述像自己一樣的邊緣人故事,而與顏維勳的緣分便是某次找演員時結下的,他說兩人都是邊緣人,所以講話很投機。

20151103-更生人專訪.(右起)張再興.陳修將.顏維勳(陳明仁攝)
拍過許多電影的張再興(右)本身也拍片,最喜歡描述像自己一樣的邊緣人故事,而與顏維勳(左)的緣分便是某次找演員時結下的,他說兩人都是邊緣人,所以講話很投機(陳明仁攝)

而談起顏維勳,張再興說:「人跟人相處的時候,會比較注重別人怎麼看你、怎麼想你,很多人知道了會影響心情,顏維勳比較會排除這個東西,像是行善怎麼規範?你再怎麼規範,你要做的時候很難,我認為他已經克服那種別人怎麼看你,就做自己,他今天不求什麼回報,我要做的就做。」張再興說,行善難免被人懷疑動機不良、有圖利之嫌,而顏維勳也曾因此遭到外界詆毀甚至潑漆等,但顏維勳並不會被外界的流言蜚語影響,還是繼續努力做自己認為該做的事情,這點令他相當佩服。

唸書時沒朋友 很容易被騙

談起邊緣人的過去,張再興說,其實一開始很多叛逆的表現都只是想要引起家人的注意,「想要你們關心我」,他說自己國小時期不太會交際,也沒什麼朋友,加上家裡沒有電視,時常跟不上同學間的流行,人家說什麼就信。他記得當時電視流行《開心鬼》電影系列,但他完全不知道那是什麼,而有一次一個同學拿著一塊碎玻璃跟他說「阿興、阿興你這個拿回去用三支香拜,拜完之後就會有開心鬼跑出來喔!」當時他興奮地去家中灶神偷了3支香,照著同學所說的做,因為香燒太久了,他等不及就先跑出去玩,沒想到回家發現家裡有消防車,原來家中囤積許多易燃物,很多東西都被燒掉了。他說自己就是因為沒有朋友,所以「人家說了就信」。

到了某一天,有一位同學請張再興幫忙寫作業,當時讓他覺得「很有參與感」,終於有人願意跟他講話交朋友了,久而久之越來越多人找他寫作業,「但我就只有兩隻手啊怎麼忙得過來?」於是就拒絕他們,但這樣卻引來同學的報復,開始整他,一開始他謹守著家裡「吃點虧沒關係」的忍耐教誨,絕對不還手,但最後忍到忍不下去時終於還擊了。

20151103-更生人專訪.(左起)張再興(陳明仁攝
張再興唸書時因為同學整他,一開始他謹守著家裡「吃點虧沒關係」的忍耐教誨,絕對不還手,但最後忍到忍不下去時終於還擊了,也走上要讓人害怕的不歸路。(陳明仁攝)

忍到最後的還擊 決定要比人家兇

「忍忍忍…忍到後來我就還擊了,在還擊的時候我知道我回去一定會被打,但等到我還擊後隔天去學校,事情都不一樣了,我就發現大家都怕我。我就覺得我要比人家兇,我不能讓人家太了解我,因為發生事情時我已經快畢業了,畢業之後就開始打,反正打到最後我就覺得流氓是王道,爸爸講的都是廢話。」嘗到還擊的甜頭後,張再興開始立志要當兄弟、要當讓大家都怕的流氓,還自己跑到刺青店要求刺青,當時他跟老闆說「我要刺很多,這樣才會比人家兇!」

談起自己為什麼會開始參與相關的慈善活動,張再興的答案是「受安導感化」,而這裡的「安導」是導演安哲毅,當初因為安哲毅的一句話「欸同學你要不要來演戲」,讓張再興踏上演員之路。

導演安哲毅 啟發張再興的演員之路

「反正我遇到安哲毅很奇妙,我是讀夜校,然後他在上課,夜校生喜歡坐後面,前面都沒人,我很晚到沒辦法只好坐前面,老師就問同學你在幹嘛,問到我的時候我覺得『靠北我該怎麼說』,我就說:『老師,我在做追帳人員,就是要跟人家說先生10號要到了。』老師那個臉就是很納悶,想說怎麼會這樣,我就說我在做催帳,正常的老師聽到這種東西會覺想要跟這個學生保持距離,畢竟只是來教書、領一份薪水,但當下他很高興地說『同學同學,我有一部片要拍,你要不要來演?』」就是這一句話,讓張再興拍了人生劇展《指印》,進而認識演員馬志翔,並進一步認識導演王小棣、易智言等人,就此踏上演員之路。

導演安哲毅的一句話「欸同學你要不要來演戲」,讓張再興踏上演員之路。(取自We Love Jeyimei臉書)
導演安哲毅的一句話「欸同學你要不要來演戲」,讓張再興踏上演員之路。(取自We Love Jeyimei臉書)

而後安哲毅跟張再興提起,想為受刑人製作「影像家書」的構想,希望能透過影像拉近受刑人跟家裡的關係。本身是更生人的張再興說,受刑人在獄裡只能寫信,而且很多受刑人在入獄前跟家裡關係本來就不好,而入獄後更是生疏,所以安哲毅希望透過影像家書的方式,拍下受刑人的生活及想跟家裡講的話,帶回受刑人家裡,另一方面也能把家裡的變化、父母想講的話帶到獄中給受刑人看。

拍攝受刑人「影像家書」 打開家屬心防

從確定要做這件事情開始,張再興說安哲毅為此跟家裡借了20萬,每天開車去受刑人家裡,一家家的訪問,逐漸打開家屬心防,讓他們知道能將家人的想念帶回獄中給受刑人看,讓刑期很長的受刑人能知道家中的變動,這件事已默默持續了2至3年,安哲毅從不對外張揚,就是這種「我能做什麼就做,不一定要得到什麼回報」的精神,深深感動了張再興,讓他體會到「勿因善小而不為」,即使能改變的地方只有一點點,也要持續堅持下去。

隨著演出、參與拍片,張再興與家裡的關係也有了改變。目前已導演過《覺悟的腳步》、《花若離枝》及《花若花開時》3部片的張再興說,最榮耀的事情並不是自己完成3部片,而是「我爸把我壓的DVD拿去送人」。

《覺悟的腳步》預告片

爸爸拿著DVD送人 張再興感動

「我覺得送不是說他去亂送,他會覺得『這是我兒子拍的』。以前人家問說你兒子在做什麼,我爸會說歹勢我兒子被人抓去關。那段時間我很對不起他,我覺得我今天拍完,DVD都自己設計的,怎麼去跟製片、音樂談,整個都是自己,學到怎麼做人,弄成一個影片,雖然很邊緣,雖然很寫實,但家裡這邊爸爸很開心,讓他們就覺得說『我兒子是一個會拍片的』」。

20151103-更生人專訪.(左起)張再興(陳明仁攝
張再興覺得讓爸爸很開心,因為他會覺得「我兒子是一個會拍片的」。(陳明仁攝)

他並說當初會去唸大學,也是因為拍爸爸種田的模樣,意外得了中華電信舉辦的電信奧斯卡獎,那時候讀夜校的他跟學校器材組借攝影器材時,還一度遭到器材人員的鄙視,問他「你會用嗎?」讓好勝的他自己摸索器材、還必須去學校用根本無法理解的英文版Edius剪片,最後真的得了第二名,拿到8萬元及一紙獎狀。

「我爸爸爽的不是那個錢,是那個獎狀,覺得那是我兒子!家人要的不是你的錢, 要的是你的關懷、你的成長,爸爸看到我這樣子就很開心,所以我好像去拍一點東西,他們就更放心。」這也許是每次張再興講起自己導的影片時,總是雙眼發光的原因。

20151103-更生人專訪.(左起)張再興(陳明仁攝)
說完自己的故事,張再興希望自己的故事能夠像一碗「心靈雞湯」一樣,提供給像他一樣的人思考。(陳明仁攝)

「我今天受了安老師的影響,那我也可以影響到別人的時候我會盡量去做。」說完自己的故事,張再興這麼說,就是希望能有更多人能像他一樣,走過那些青少年的混沌時期,當一個可以關心、付出及影響他人的人。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