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諾貝爾和平獎 表揚「突尼西亞全國對話四方」締造民主

2015-10-09 17:10

? 人氣

2015年諾貝爾和平獎9日在挪威首都奧斯陸(Oslo)揭曉,由「突尼西亞全國對話四方」(Tunisian National Dialogue Quartet)膺此殊榮,並得到800萬瑞典克朗(約新台幣3120萬元)獎金。獲獎理由是:「他們在2011年茉莉花革命之後,對於締造突尼西亞的多元民主體制做出決定性的貢獻。」這項選擇顯然是希望為許多近年陷入嚴重動亂的穆斯林國家(例如敘利亞),指出一條實際可行的民主轉型道路。

挪威諾貝爾委員會(Norwegian Nobel Committee)今年總共收到273位被提名者,包括205位個人與68個組織,之前最被看好的得主人選如德國總理梅克爾(Angela Merkel)、天主教宗方濟各(Pope Francis)等,全都鎩羽而歸。

突尼西亞民眾在去年11月投票選舉總統,過程平順。(美聯社)
突尼西亞民眾在去年11月投票選舉總統,過程平順。(美聯社)

突尼西亞位於北非地中海濱,面積16萬3610平方公里(台灣的4倍有餘),人口近1100萬,98%屬穆斯林,是2011年「阿拉伯之春」(Arab Spring)民主風潮的起源地,也是風潮最盛6國(突尼西亞、埃及、利比亞、葉門、敘利亞、巴林)之中,唯一民主轉型尚稱成功的國家,從修憲、國會選舉到總統選舉,表現可圈可點。

突尼西亞民眾在去年11月投票選舉總統,過程平順。(美聯社)
突尼西亞民眾在去年11月投票選舉總統,過程平順。(美聯社)

委員會指出,「突尼西亞全國對話四方」成立於2013年夏天,當時突尼西亞政治暗殺事件頻傳、社會動亂日漸擴散,已經瀕臨內戰邊緣,但對話四方提供了和平的政治進程,讓國家在短短幾年之內建立憲政體制、不分性別、政治理念與宗教信仰保障全體國民基本人權,可謂居功甚偉。

茉莉花革命之後,突尼西亞不時發生政治暗殺事件(美聯社)
茉莉花革命之後,突尼西亞不時發生政治暗殺事件(美聯社)

顧名思義,對話四方由突尼西亞公民社會的4個重要機構組成:突尼西亞總工會(UGTT)、突尼西亞工業、貿易暨手工業聯合會(UTICA)、突尼西亞人權聯盟(LTDH)、突尼西亞律師公會(Ordre National des Avocats de Tunisie)。他們代表突尼西亞社會不同的區塊與價值,涵蓋工作勞動與社會福利、法治原則與人權原則。

對話四方扮演調停者的角色,並以道德權威來推動突尼西亞和平的民主發展。當阿拉伯之春其他國家的政治局勢不是陷入停滯就是走回頭路,突尼西亞卻拜強而有力的公民社會之賜,繼續推動民主轉型。

2014年1月26日,突尼西亞制憲大會通過新憲法(美聯社)
2014年1月26日,突尼西亞制憲大會通過新憲法(美聯社)

對話四方為國家鋪出一條和平對話之路,讓公民、政黨與政府充分交換意見,針對國家面臨的一連串挑戰,形成跨越政治與宗教分歧的共識,顯示伊斯蘭主義者(Islamist)與世俗化政治力量可以合作,共同謀求國家的最大利益。

再者,突尼西亞的轉型顯示公民社會的體制與組織,能夠在民主轉型過程中扮演關鍵角色,儘管環境艱難,但仍然造就了自由選舉與政權和平轉移,讓茉莉花革命得以真正福國利民。

2015年3月18日,突尼西亞首都爆發恐怖攻擊事件(美聯社)
2015年3月18日,突尼西亞首都爆發恐怖攻擊事件(美聯社)

當然,突尼西亞仍然面臨許多政治、經濟與安全方面的挑戰,從近年幾場傷亡慘重的恐怖攻擊就可以看出,其民主體制遭受的威脅並未消失,反動力量隨時會強烈反撲。

挪威諾貝爾委員會期望今年「突尼西亞全國對話四方」的獲獎,能夠有助於鞏固突尼西亞的民主,並且激勵中東、北非與其他地區追求和平與民主的人士。最重要的是,委員會希望諾貝爾和平獎能夠鼓勵那些克服挑戰、奠定團結基礎的突尼西亞人民,並期盼他們成為其他國家人民的典範。

喜歡這篇文章嗎?

閻紀宇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