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新聞》 美期中選舉後兩個月是中美貿易戰關鍵期

2018-11-15 20:00

? 人氣

美國前國務卿季辛吉(左)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右)會面。(美聯社)

美國前國務卿季辛吉(左)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右)會面。(美聯社)

美國期中選舉,共和黨掉眾議院,保住參議院。這對共和黨總統川普(Donald Trump)來說算是一個及格的成績。東亞地區大概最關心期中選舉結果與貿易戰的關係,這需要從兩個維度出發分析:第一,中美貿易戰有沒有影響期中選舉;第二,選舉結果出來之後如何影響貿易戰談判。

「人權換貿易」的把戲玩不下去

在競選最後,川普大打中國牌。白宮一方面擺出對中國的強硬姿態,如副總統彭斯(Mike Pence)在哈德遜研究所(Hudson institute)的演講,指責中國干預美國大選;一方面又主動邀約中國主席習近平通電話,又不斷暗示與中國貿易談判進展良好,甚至一度放出風聲,正在草擬與中國貿易協議。表面看來,這些姿態有點自相矛盾,惟其要傳遞出來的核心資訊就是:川普對中國強硬,而且將很快看到成果。

中美貿易戰對美國選舉影響如何?初步看來,影響不大。更準確地說,在參議員這一級層次,主張貿易強硬的人大部分當選,這不限於共和黨人。俄亥俄州的民主黨候選人主張更加強硬的貿易戰政策,也擊敗了沒有這麼強硬的共和黨人。但在選區較小的眾議員選舉層次,對貿易戰立場強硬的候選人反而沒有這麼有優勢,農業州愛荷華的兩個選區及伊利諾伊一個農業選區被「翻藍」,民主黨奪得以前屬於共和黨的席位,算是貿易戰影響較大的例子。這些分析都很粗略,難以與其他因素切割開來,真實的影響大小有待論證。

期中選舉結果如何影響中美貿易戰的發展,可能是更令人關心的問題。在參議院,由於支持貿易戰的人大多上台,共和黨多獲得至少兩個議員席次,繼續對貿易戰強硬不在話下。

眾議院方面則尚難下定論。傳統上來說,在川普上台之前,民主黨一直比共和黨更加主張對中國經濟強硬。這有兩類因素:一是著眼於保護美國工業;二是著眼於通過經濟強硬做為推動中國改善人權及政治改革的武器。很可能擔任議長的佩洛西(Nancy Pelosi),就是後者的代表。以前,中國願意用人權上的小小進步,換取美國在經濟上的讓步;現在,中國的政治倒退已經是明顯不過的趨勢,相信這套「人權換貿易」的把戲玩不下去,這類民主黨眾議員會支持更強硬的對華政策。

司法部長被辭職,川普徹底解放

但另一種不可忽視的變化是,民主黨選民基礎中的第一類,即主張保護美國產業的選民,有相當一部分已經成為共和黨的支持者。這種「政黨重組」的結果,是民主黨的眾議員並非像以前那樣對中國貿易強硬。例如,現在很可能要擔任眾議院農業委員會主席的明尼蘇達州民主黨眾議員彼得森(Collin Peterson),就是貿易戰的激烈批評者,認為貿易戰損害工業及農民利益,在他周圍是否會形成民主黨眾議院內的反貿易戰團體,值得留意。

當然,籠統地反貿易戰不等於反中美貿易戰,他們上台後會如何做,還是未知之數。只是如果一味認為,美國政壇已就對中政策達成高度共識,又未免把局面簡單化。

除了政壇之外,大財團對政府的影響也難以忽視,特別是以華爾街為首的金融集團。筆者一直強調美國在貿易戰的三大勢力:川普為首的重商主義,要求減少貿易逆差;華爾街為首的全球派,要求中國開放市場;戰略鷹派要求中國停止侵犯知識產權及做出「可核實」的讓步。三派都同意,中國必須讓步,但具體讓步到什麼程度,三派的取態並非完全一致。

由於川普不參加亞太經合會(APEC)峰會,焦點放在十一月底將要在阿根廷首都布宜諾斯艾利斯舉行的G20峰會上。此前,川習兩人在峰會上是否會面?談些什麼?已經來來回回變過好幾次了,十一月一日川習通話後,基本確定兩人將會面。

關鍵還在於新議會未上任前的兩個月黃金時間。這段時間,川普既沒有民主黨的阻撓,又不存在為選舉而做出姿態,可謂「無王管」。就在選舉之後,川普就命令司法部長塞申斯(Jeff Sessions)辭職。這是他想幹很久一直沒敢幹的事,正好選了這個空隙期完成了。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