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蕩不羈、在公共場所進行「裸體」活動⋯草間彌生青年時期、那些「放浪形骸」的藝術創作

2018-11-15 14:10

? 人氣

草間彌生既狂放大膽,又無比前衛,在1960年代的紐約掀起一波波的藝術革命。(圖/城市美學新態度)

草間彌生既狂放大膽,又無比前衛,在1960年代的紐約掀起一波波的藝術革命。(圖/城市美學新態度)

前兩篇關於草間彌生的介紹圍繞在是什麼經歷成就了她,以及她的多方面天份。雖然我們知道年輕時期的草間狂放大膽而且不畏挑戰,但是用文字敘述總是比不上圖片與影片的視覺衝擊。所以今天我就帶大家回到她年輕時期,特別是在間接帶動年輕激進派藝術家發揚光大的 60 年代,一起來看看她激進不羈的一面!

(圖/城市美學新態度)
(圖/城市美學新態度)

以國際藝術家自詡的草間彌生拒絕任何她自己或是她的作品與「東方」有任何的假設或是聯想。也因為如此,她在 60 年代時期的創作充滿了顛覆對亞洲女性的印象。她經常是在嬉鬧的狀態下週期性的以日本和服造型出現,但又在每一次的表演活動中呈現裸體,就像是當時最流行的實驗電影次文化。表面上來看她似乎迎合了西方觀眾的口味,但她其實是希望以極端的表演或創作挑戰既定的傳統思想!

(圖/城市美學新態度)
(圖/城市美學新態度)

為了表達對女性藝術創作者限制的不滿,尤其是對亞洲女性尤甚,她的作品全部都在蔑視這一界限。透過電影的動態呈現,她也將「視覺藝術家」的定義向更上一層推進!我之前介紹過她在 1967 年的影片創作《草間的自我消融》,這部自傳式實驗影片延伸了草間「自我消融」的意識,在當時引起了軒然大波,但其實在這支影片之前她的許多大膽激進行徑正好可以印證了影片中的虛靡曖晦,在看影片之前我們先來看一下她在 1966 年的一連串表演活動。

(圖/城市美學新態度)
(圖/城市美學新態度)

1966 年她在威尼斯雙年展時的 Yayoi Kusama with Narcissus Garden 戶外裝置藝術以一顆兩塊美金的價格直接銷售展出的銀球作品,她試圖以這個舉動來批判當局反對藝術家出售自己的作品。

(圖/城市美學新態度)
(圖/城市美學新態度)

同年三月在紐約發表「Kusama’s Peep Show: Endless Love Show」,是以六邊形鏡子、搖滾樂與旋轉閃爍的彩色燈泡以及到處可見上面寫有「Love Forever」字樣圓形徽章所組成的裝置藝術創作。

(圖/城市美學新態度)
(圖/城市美學新態度)
(圖/城市美學新態度)
(圖/城市美學新態度)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