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核養綠」領銜人黃士修指蘭嶼人反核是為了回饋金 原民和環團怒轟道歉

2018-11-07 15:00

? 人氣

以核養綠公投領銜人黃士修(右)以一席蘭嶼因領有核廢料回饋金才得以讓過上現代的生活一言,引起原住民族與反核團體極大的不滿。(資料照,甘岱民攝)

以核養綠公投領銜人黃士修(右)以一席蘭嶼因領有核廢料回饋金才得以讓過上現代的生活一言,引起原住民族與反核團體極大的不滿。(資料照,甘岱民攝)

「以核養綠」公投案領銜人黃士修,日前評論蘭嶼因領有核廢料回饋金才得以讓過上現代的生活一言,引起原住民族與反核團體極大的不滿,環團表示,許多蘭嶼人根本不曉得黃士修是誰、覺得這個人憑什麼講這些話;原策會理事長伍杜・米將強調,達悟族人從沒同意核廢料安置在蘭嶼,即使發放回饋金依然不同意,「我們要求黃士修應該站出來面對原住民、面對達悟族道歉。」

「核能謠言終結者」網路社團起家的黃士修,近期推動「以核養綠」公投,爭取推翻2025年非核家園政策、讓台灣續用核電。日前黃士修在靜宜大學演講時,用「鋼彈模型」比喻核廢料沒有危害,認為蘭嶼人不應指控核廢料讓其得癌症。他更直指蘭嶼人最先污名化回饋金,因為蘭嶼人其實都清楚核廢料無害,反核是為了爭取回饋金。

2017-02-05-蘭嶼雅美族-達悟族-獨木舟-取自蘭嶼鄉公所臉書
蘭嶼的原民會達悟族群代表希婻・瑪飛洑表示,蘭嶼人長期夾擊在不同政黨之間已經30多年了,一直是政黨利益的犧牲者(取自蘭嶼鄉公所臉書)

來自蘭嶼的原民會達悟族群代表希婻・瑪飛洑表示,蘭嶼人面臨最大的苦難不「窮」,而是這個民族承受了30多年、被部落視為「惡靈」的毒物,多人死於癌症後,還要遭受來自政府、來自台灣社會如黃士修一般的人踐踏其尊嚴。

罐頭工廠為名 蘭嶼居民根本沒有知情與拒絕的權利

1982年蘭嶼貯存場完工後,低階核廢料料陸續從台灣的核電廠運送到蘭嶼島上存放,截至1996年為止,送至島上的核廢料多達10萬桶,遠比核一、二、三廠內的低階核廢料貯存量還高。而後在蘭嶼人的抗議下,政府曾多次承諾要將核廢料遷出蘭嶼,迄今卻仍無法實現諾言。

蔡總統曾以臉書表示「非核家園」主張有個最困難的問題,就是核廢料的處理…(圖/Tetzemann@pixabay)
低階核廢料料陸續從台灣的核電廠運送到蘭嶼島上存放,截至1996年為止,送至島上的核廢料多達10萬桶。(取自Tetzemann@pixabay)

抗爭的過程中,不少蘭嶼耆老指控當年政府係以建造罐頭工廠為名,欺騙蘭嶼居民,在1970到1980年代,尚未解嚴的威權社會體系下,居民根本沒有知情與拒絕的權利。直到去(2017)年政府方成立「蘭嶼核廢料貯存場設置真相調查小組」,為將來轉型正義全面補償做準備。

對於黃士修演講時還說了「核廢料對蘭嶼人最大的影響是什麼?是讓蘭嶼人有免費充足的電力,和醫療教育資源的補助」等話,原民立委高潞•以用反問,核廢料蘭嶼對於達悟族所造成的傷害,竟被說成是對蘭嶼的發展的一種幫助,「像殖民者對原住民的說法,為什麼還沒辦法停止?」

真相應被平反 原民立委重申三大訴求

高潞•以用說道,核廢料被放在達悟族的土地上,代表過去國民政府對原住民不公不義的迫害,相關的真相應該第一時間被平反、修正,然而網路上卻流傳不少如黃士修談論蘭嶼核廢料的說法,對比目前立法院正在審查《原住民族歷史正義及權利回復條例》,顯得十分諷刺。

希婻・瑪飛洑表示,蘭嶼人長期夾擊在不同政黨之間已經30多年了,一直是政黨利益的犧牲者,為此族人非常氣憤與難過,「30幾年來我們持續在反核,也堅持停止這種繼續污名的心態。」對於外界的污名,她重申三大訴求:一、還我民族尊嚴,停止污衊與歧視;二、儘速立法通過「蘭嶼核廢料貯存場處理暨補償條例」;三、核廢料遷出蘭嶼,真正落實轉型正義。

喜歡這篇文章嗎?

廖羿雯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