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可以亂炸韓國瑜,不可詆毀蔡英文

2018-11-03 06:10

? 人氣

作者認為,單個政治人物的力量不夠,還需要政黨的力量輔佐,甚至整個社會的支援。(資料照,顏麟宇攝)

作者認為,單個政治人物的力量不夠,還需要政黨的力量輔佐,甚至整個社會的支援。(資料照,顏麟宇攝)

一席「未來任何政治抗議,意識形態請願統統不准」的表態,韓國瑜再遭亂炸,這次的炸彈是「言論自由」。正所謂樹大招風,愈是有影響力的政治人物,愈是動輒得咎,等著韓國瑜失言的各方人等,現在已是不計其數。

在臺灣,講道理不是件容易的事,因為言論自由,也是有顏色的。

說來有趣,韓此言是在闡揚「無色覺醒」的媒體上表態,意在強調經濟優先,拒絕政治意識形態干擾,「本來無一色」,卻硬是惹塵埃。披上言論自由外衣的政治意識形態諸公,立刻見獵心喜,盡情干擾,拼命染色。你看,臺灣長年來的自困,空轉,與分歧,不正是言論自由遭政治濫用的結果嗎?

選情不佳,現在只想「求亂炸」以爭媒體版面的政黨與參選人,將「超越憲法的男人」標籤往禿頭上一貼,是真心維護言論自由呢?還是選舉圖利?這一題選民心中自有答案。我則只是想笑,現下高舉憲法者,不正都是務求毀憲的台獨工作者嗎?

自由主義者當然可以抨擊韓國瑜,但別忘了提兩件事,執政黨正在監控網路言論,此其一。執政黨內有多少人支持「禁掛五星旗」的黨員,此其二。

11月1日,國安局長彭勝竹在立法院證實,國安局正監控臉書等公開網路社群,偵搜四大影響國安的情資,包含「詆毀國家元首」,理由是「中共借由爭議訊息對我進行輿論戰與心理戰」,其所根據的法條是「國家情報工作法第15條」,國安局有權統合指導,協調及支援情報機關之業務.....得邀集情報機關首長召開國家情報協調會報。換言之,我們的言論自由是被國安系統合法監控的。問題在於,國家安全限縮言論自由的標準為何?

立委質詢國安局,如何定義「詆毀國家元首」?彭勝竹實問虛答曰: 「污蔑領袖元首部分,國安局從各個公開網路上去看,確定是不是在作詆毀的動作,國安局看到的是爭議訊息,再由各部會一起作檢討....」。那何謂「爭議」?立委追問曰:在野黨抨擊蔡英文的能源政策是「選前一套,選後一套」算不算「詆毀國家元首」?這問題問得很不好,所以彭勝竹避重就輕答曰:「這不在搜報範圍,沒有把你作為偵搜範圍」。

20181031-民進黨行動中常會31日至南投縣,替縣長候選人洪國浩拉抬聲勢。總統蔡英文致詞時,形容洪國浩是「觀光的執行長」。(民進黨中央提供)
甚麼樣的言論算是詆毀國家元首呢?(資料照,民進黨中央提供)

如何定義「詆毀國家元首」?還是沒有答案。立委有言論免責權,抨擊政策又是職責與職權,國安局說不以在野黨立委做為偵搜對象,說了等於沒說。到底一般民眾在臉書上的意見發表,怎樣才不算「詆毀國家元首」?言論自由與國家安全的界限如何拿捏分寸?沒人知道,執政黨說了算。

執政黨既然以「假新聞」做政治號召,兼選舉口號,國安局奉命監控網路言論,又沒有標準,這種「言論自由」不是綠色,還能是什麼色?再者,一個地方首長在法律範圍內的許可權,哪能跟中央比?故而情節輕重,不能等量齊觀。

關於「禁掛五星旗」,倡議者講得頭頭是道: 對岸乃敵人,五星旗乃消滅臺灣之象徵,影響民心士氣,有危害國家安全之虞,不在言論自由之範圍內云云。歪七扭八,拐彎抹角地對言論自由進行「解構再建構」,倡議者還頗不乏執政黨內有頭有臉之黨員,這種「言論自由」不是綠色,還能是什麼色?今天再拿憲法,民主,自由鞭韃韓國瑜者,是不是同一批人?

到底是誰威權上身?

當言論自由與民眾利益相衝突時,孰是孰非不會有正確答案,因為「言論自由」可任意曲解,「民眾利益」也可各自詮釋。民生問題是民眾利益,國安問題也是民眾利益,法律準繩在此也常常失效,所以大家都不要自欺欺人,某些人掀起價值論戰的目的,不過就是為了選舉利益而已,真自由主義者,切莫受了利用而不自知。

說到底,韓國瑜這項主張很單純,就是不希望政治意識形態再繼續困住民生發展,對這路線不利的,都屬喧囂的雜音,都是不會抓老鼠的黑貓白貓。事實上,支持韓國瑜者也都是這麼想,或者說,正因為大多數人民都這麼期待,才會有今天的韓國瑜。所以是非對錯,讓選民投票決定就是了。

我也有自己的政治意識形態,對於韓國瑜疑似走吳敦義路線也不滿意,但我不會忘記自己是尋常百姓,看政治的角度不能偏離人民立場。民眾迫切想解決的問題既然是經濟民生,就應該將自己的政治意識形態放在次要的位置,支持願意解決問題的政治人物,而不是受困於任何主義或價值。畢竟,臺灣貧富差距的問題,已到了人人都不能坐視的地步,君不見,網路上一片為自己拉低平均薪資的道歉聲,以及富者田連阡陌的事實?

當民眾搶衛生紙成為奇談,民主價值就是奢談。更何況當政者正在利用「價值」,粉飾臺灣的真實困境。

話說回來,韓國瑜雖想回應民意,專注于經濟民生,但在實務上而言,又怎可能避得開政治問題?相信他自己現在也是如履薄冰,因為韓不是政治素人心裡很清楚,就算當選,從島內到島外,他要面對的是數不清的政治地雷,民眾期待愈深,一不小心自爆的機會就愈大。這一次的「言論自由門」,也算是練兵,考驗韓在為經濟民生開路時,對於必然會遇上的「價值冷箭」應怎麼圓滿處理,若這一關都過不了,以後就有得是苦頭吃。

鳳山造勢當天,媒體在活動開始前訪問民眾,一個兒子是北漂青年的媽媽說,韓國瑜是「神送下來的一個寶,他來救我們高雄」,這位媽媽選民雖然說著說著就淚崩,可一點也不含糊,挺韓之餘不忘呼籲「議員一定要過半,讓韓國瑜好做事」。可見一般民眾都知道,韓國瑜若當選,前路肯定佈滿荊棘,單個政治人物的力量不夠,還需要政黨的力量輔佐,甚至整個社會的支援。

會在言論自由這類問題上錙銖必較的,通常是知識階層,也是社會的「頭臉」,對於這個階層我想說,倘若言論自由代表的是一種包容與尊重,在捍衛自由價值之餘,請也包容尊重百姓不願再被政治意識形態綁架的意願與自由。

言論自由不見得是普世價值,民眾的福祉卻百分之百是,如果蔡英文做得好,民眾安居樂業,社會欣欣向榮,我寧可閉嘴,悶聲發大財,批評時政還要被情治單位監控,何苦來哉?所以,只要在法律容許的範圍內,在市長職權範圍內,限縮政治意識形態的集會抗議,是一項正正當當的政見,我認為沒什麼好非議的,也沒什麼好轉彎的。反而,我們的社會要集體思考甚至盤點,這麼多年來,我們為言論自由付出了什麼代價?

所謂價值,本身也是一種意識形態,從生活堪慮的庶民角度來看,一斤值多少?人類文明裡沒有什麼「價值」是可以完全不顧當下社會情勢,而不做調整,修正,或再詮釋的。重點不在於韓國瑜這項政見符不符合民主價值,而在於為什麼有政治人物在今天甘冒天下之大不韙,也要提出這種看法。難道,想改變的高雄人可說,今天一整個城市的「殘局」,不是因為長期政治意識形態的干擾嗎?

漂亮話誰都會說,但真敢大破大立解決問題的人則非常少,韓國瑜這項政見對不對,就讓高雄選民投票決定。

超越憲法的男人,在臺灣何其多?說這話的不就是其中之一?

*作者為自由撰稿人

喜歡這篇文章嗎?

雁默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