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如果玫瑰少年沒有「被消失」的話—以葉永鋕事件談性平公投

2018-11-03 05:20

? 人氣

18年前的葉永鋕,因為自己的性別氣質溫柔,被其他男同學於廁所中霸凌,使其每天提心吊膽地上廁所。而最後,最後被發現喪命於廁所血泊之中。(作者提供)

18年前的葉永鋕,因為自己的性別氣質溫柔,被其他男同學於廁所中霸凌,使其每天提心吊膽地上廁所。而最後,最後被發現喪命於廁所血泊之中。(作者提供)

18年,我們可以做到什麼?18年,或許可以完成一個公共建設;18年,或許可以科技躍進;18年,可以將一位嗷嗷待哺的嬰兒撫養成人。然而,18年前的葉永鋕,卻因為自己的性別氣質溫柔,與其他男同學大不相同,被其他男同學於廁所中霸凌,使其每天提心吊膽地上廁所。而最後,最後被發現喪命於廁所血泊之中。18年過去了,性別平等教育法成立了,你/妳是否也還記得葉永鋕呢?

當葉永鋕的母親現身於第七屆高雄同志大遊行,她對著台下參與同遊的夥伴們說:「孩子們,你們要一次要比一次勇敢!該哭的都哭了,沒關係。」我們在這18年間,是一次比一次更加勇敢,參與社會運動、民間團體,為了就是讓建立一個消弭歧視,且尊重性別多元的社會。然而,在我們努力變勇敢的歷程中,所有性平團體、同志團體的辛勞,將有可能於今年11月24號的大選綁公投中,性別平等教育退回原點。

rosabbbbb:葉永鋕母親。(作者提供)
葉永鋕母親現身於第七屆高雄同志大遊行,她對著台下參與同遊的夥伴們說:「孩子們,你們要一次要比一次勇敢!該哭的都哭了,沒關係。」(作者提供)

過去十幾年來,性別平等教育做了些什麼努力?

根據全國法規資料庫,從2004年至今,歷經了三次修法,而在《性別平等教育法》總則中,第二條明訂:「性別平等教育是以教育方式教導尊重多元性別差異,消除性別歧視,促進性別地位之實質平等。」而多元性別差異,本來就應包含除了異性戀外的LGBTQ等族群,讓學生看見不同的個體間有其不同且值得欣賞與尊重的樣貌。

所以,從《兩性平等教育法》到《性別平等教育法》的過程中,我們可以看到了大家對於性別多元所做出的努力,讓學校成為一個可以讓不一樣性別氣質或性傾向的孩子,更放心成長的場域。

2018年公投第11案代表了什麼?

此案由下一代幸福聯盟所提出,全案為:「你是否同意在國民教育階段內(國中及國小),教育部及各級學校不應對學校實施性別平等教育法施行細則所定之同志教育?」倘若此案通過了,那麼學校就不能在國民教育階段,實施同志教育。試問,一個不能教導同志教育的性別平等教育,何來尊重多元性別差異之有?

他們所擔心的事情是,因學生在國中、小時,仍處於身心發展階段,性別認同、性傾向尚未定型,而目前國中、小教育現場的「同志教育」,除了同性戀,還包括性別光譜、易裝癖、戀物癖、同性性交等,可能讓孩童性別認同混淆,影響性傾向及身心發展。

可是,這樣的假設,不就是以異性戀中心出發嗎?不正是因為18年前的學校,沒有適合讓學生認識自己的性別平等教育,才造成了葉永鋕事件的遺憾嗎?同志教育並不是教導孩子變成同志,而是認識性別多元,是學會尊重與欣賞。

2018年公投第15案代表什麼?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