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令信觀點:從「拔管」的灰燼中撥出火星子,想燒誰呢?

2018-10-03 07:00

? 人氣

「依法選出的校長,執政黨卻可以動用所有可以動用的行政機關來一起想方設法處理管中閔,寧可讓台大校長懸空九個月也不要讓管上台,這不是為國舉才,而是在『消滅對手』,請問國家沒有人才了,這個國還能治理得下去嗎?」(資料照,維基百科)

「依法選出的校長,執政黨卻可以動用所有可以動用的行政機關來一起想方設法處理管中閔,寧可讓台大校長懸空九個月也不要讓管上台,這不是為國舉才,而是在『消滅對手』,請問國家沒有人才了,這個國還能治理得下去嗎?」(資料照,維基百科)

當英系監委要約談管中閔時,從約談日程(10/5)來看,就是要呼應教育部長葉俊榮要求台大重新遴選校長的最後期限(10/3),雙管齊下顯示的是在大選之前就是要讓「拔管」做成事實。別忘了在行政法庭的管道上已經先駁回三位台大學生的聲請假處分案,換言之,所有管中閔所能運用的救濟管道全部要堵上,以免管爺反撲成功,讓他順利當上台大校長。可以說為了不讓管當上台大校長,執政黨已經到了無不用其極的地步了!

從英系監委約談的重點是想要了解管中閔的赴陸兼職等事宜。日前監察院也曾發函數所公立大學,調查管中閔在各校所有兼課,或講課、演講等時數與收取費用,非正式教學所有活動演講的舉辦目的、收取費用等詳盡細目。其實,教長葉俊榮在回應媒體的詢問時就指出,管中閔先前被指赴陸違法兼職一事,教育部查處情況,「就本案,這已不是個議題。」

一個不成議題的議題監委又何必還要大費周章約談管中閔呢?沒別的就是想要在這團熄滅的灰燼中再撥出一點火星子,看看能不能再發展出一點一點的火苗來「修理一下」管中閔,當然也可以藉著約談中刺探沒有其他議題可以再作文章。若是監委都只能靠這樣來「羅織」拔管的理由,可以理解的就是小英在這個「要上不上,要下不下」的「卡管案」出乎她的意料之外,不但無法找到拔管的理由,更麻煩的是反而一再地傷及自己的人,從潘文忠、吳茂昆一直到葉俊榮自己都有狀況而下台的下台,苦無解決之道的正在苦思。若是在11月大選之前不能有一個解決結果,那就不正意謂著民進黨執政真的很無能。淪為無能的政府,讓小英又怎麼可能帶著民進黨贏得大選呢?所再怎樣「艱難」都得想辦法扳倒管中閔。

2018年7月21日,台大校長當選人管中閔在南加州台大校友會年會以「台大新價值,台灣新意志」為題發表演講(管中閔臉書)
「一個不成議題的議題監委又何必還要大費周章約談管中閔呢?沒別的就是想要在這團熄滅的灰燼中再撥出一點火星子,看看能不能再發展出一點一點的火苗來『修理一下』管中閔⋯⋯」(資料照,取自管中閔臉書)

在這樣的邏輯下,監委與教育部拚了命也要聯手合作,而空了九個月的台大校長,這樣嚴重的行政疏失之責,監委的糾舉之後就停在那裡,司法程序還在進行,一切都像在玩程序遊戲一樣,而真正的受害的台大師生,蔡政府還是沒有道歉,教長依舊堅持要回到今年1月5日那五位候選人的狀態再選一次,只是多了要查遴選委員蔡明興應否迴避的問題,對於台大經由民主程序而產生出來的結果,竟然用行政命令加以懸置,這樣嚴重的行政缺失,監委根本不敢聞問,更不用說台灣高教的校園民主遭到嚴重地政治干預,監院當然更是不敢去查。

現今的監察院就像中選會、促轉會與NCC一樣一一地淪為蔡政府的「隨附組織」,特別是在選前完全配合,根本不談「行政中立」,完全配合蔡政府的選戰腳步與策略而行動。至於這些機關喪失公正、中立,破壞民主憲政體制的責任,監察院當然不敢調查,更何況自己也在名單之列,怎麼敢自己糾舉自己呢?

談到監院不得不提到監委陳師孟,很明顯地他高舉「護扁」大旗,一副「護主」護到底的姿態,等於「縱容」阿扁不但可以自由走動,更可以隨意發言針貶時政,還可以幫自己兒子站台,做姚文智的市政顧問,而中監與法務部完全在狀況外,根本控制不住他,也就是阿扁這一位「保外就醫」的前總統/貪汙犯成為逍遙法外「自由人」,他每一次發言,每一個動作都成了憲法與法制最大的諷刺,更成了蔡政府推動司法改革最大敗筆。

陳師孟可能還在沾沾自喜自己的「打藍不打綠」的政治操作(在宜蘭農舍案中調查中,陳師孟的報告被同仁指為「放水」,他還表示若要重寫還是會表揚林聰賢善用資源,當然陳金德同樣沒問題。請問如此有既定立場的監委,能調查得出真相嗎?),殊不知這樣的操作完全破壞監察院的最核心功能—確保文官體制的中立運作與各級政府官員官箴與施政品質、效率,不在這個立場上推動制衡機制,自甘墮落成為阿扁或蔡政府的打手,難怪從促轉會的張天欽口中自動流露出一付「東廠鷹犬」的嘴臉,連應該成為青天御史的監察院都已自動歸建成為東廠的隨附,可悲可嘆啊!

20180810-監察委員陳師孟10日針對「前新北市議員蔡錦賢犯預備賄選罪後潛逃一事」召開記者會,糾正內政部要求行政院督促檢討改善。(顏麟宇攝)
「陳師孟可能還在沾沾自喜自己的『打藍不打綠』的政治操作,,殊不知這樣的操作完全破壞監察院的最核心功能—確保文官體制的中立運作與各級政府官員官箴與施政品質、效率⋯⋯」(顏麟宇攝)

重點是誰讓這整個民主體制墮落到如此不堪地步?曾國藩曾提到,「風俗之厚薄,繫乎一、二人心之所嚮」,往前,孔子就提到「君子之德,風;小人之德,草;草上之風,必偃。」從小英上台之後,一黨共好便成為她用人的核心價值與標準,所有各級政府及公營企業的位子「逢藍必打,逢綠必護」,口口聲聲的「朝野大和解」「朝野要團結」從頭到尾都是沒有兌現過的當選支票。

觀察蔡政府的用人既是如此講究一黨共好,對於國家長遠的人才培養頗為不利,更麻煩的是這種用人唯親而非以才以德為標準的作風,根本就是破壞文官體制,還有觀察小英施政始終遭民眾詬病,民調始終低迷,執政黨政績不佳,主因就是用人唯親又所託非人。

最明顯的案例就是北農總經理吳音寧的任用,迄今吳的所作所為很難看到在專業上或在市場管理上對於台北市民與所有供應北農農產品的農友們有特別的貢獻,在媒體上的諸多報導裡大多數是有關於吳的負面訊息或柯P市長與民進黨或小英在吳音寧身上所做的政治攻防……。她的前任韓國瑜也因著這種政治上的攻防成了被執政黨「藉機修理」的對象。好在是韓國瑜在賣菜與經營北農上有他自己的風格與口碑,民進黨對他的「牽拖」反倒幫助他能在高雄這塊綠地上自由揮灑,這應該是執政黨所意想不到的吧!

執政績效不佳,小英的改善措施不是更接近民眾,只知道行政加碼,不斷地運用各級行政資源,也不斷地加碼綠色的各級政府,許多看起來具有良善美意的政策,可惜多半滯礙難行,民怨加不滿,小英好像都聽不到、聽不進去,但是頻頻動用行政優勢與資源,破壞行政中立的基本精神與作法,民進黨毫不以為意,無怪乎被人質疑是在選前「政策買票」,可是小英政府/民進黨根本視為理所當然,毫無禁忌。

至於前朝馬英九時代許多政策,多半遭推翻,政策沒有連續,同樣造成行政執行上諸多困擾。就像核四,蔡政府完全不聽專家建議,也不在乎民眾對於深澳火力發電廠可能造成嚴重汙染的憂慮,乾脆把核四的燃料棒送回美國,這種只考慮政治不考慮民生與政策的連貫性,造成了能源政策更大的風險與公帑的浪擲,監院顯然也沒有要認真過問與深入調查究責!

回顧蔡政府執政的兩年多來,只知堅持自己的政策,完全無視民眾與未來國家的發展,像二修的勞基法,迄今還是勞資與政府三輸局面;軍公教的年金改革,讓為國盡職服務的退休軍公教人員哀鴻遍野,還被執政黨無情批判與羞辱,至於另一大套的勞保與國保年改,動也不敢動,原因無他,還是為了選舉;能源政策就是只要無核家園,卻是縱容燃煤、燃氣發電廠火力全開,讓汙染遍地開花。光電與風電的發展緩不濟急,卻讓台灣成了國際冤大頭,任人宰割。

20180929-總統蔡英文出席台北國際乳癌研討會。(盧逸峰攝)
「回顧蔡政府執政的兩年多來,只知堅持自己的政策,完全無視民眾與未來國家的發展⋯⋯」(資料照,盧逸峰攝)

還有表面上高喊「維持兩岸現況」,實際上卻是一直在推動「台灣建國」的作法,不但製造兩岸更多的緊張,更實際的是陸客退潮,陸生來台銳減,所有向西的完全踩煞車,改跑新南向,迄今多半是在喊喊階段或搞補助來台觀光,其餘都還是空話;僵固的兩岸政策,導致外交節節敗退,連失五國邦誼,至於台梵關係表面上是維持住,可是中共的兩位官方主教馬上就要參加梵蒂岡的世界主教會議,連中共宗教事務局長王作安(也是統戰部副部長)也在訪問團內,將來大陸與教廷關係只會更加交流頻頻,台梵關係則停滯如一攤死水,中梵建交是遲早的事(北京遲早都會要求教廷落實「一中」,屆時即是建交日),但是小英國安團隊根本沒有化解危機的策略與辦法。

整體來看,偏執偏聽,用人唯親,注定小英的施政培養不出更多更新人才,而在居高位的這些老面孔,一旦出錯,政策無法執行時,什麼責任都不需要承擔,換個跑道,可能擔任更大的官,不過錯誤也可能跟著過去,屆時留給民眾的則是更大的傷害與痛苦。然而,小英和民進黨根本不在意,不講究責任政治,更不尊重原有五權憲法權力均衡/制衡的運作機制,所以,愈做愈心虛,乾脆把所有責任往前朝一推,再用「轉型正義」來掩飾一切。事實上,促轉會不就是如此地操作?根本沒有詳查是非,只要是藍色的就打到底(張天欽要求痛打侯友宜不就是最好的案例)。反正在歷史上最後擔責任的是蔡英文,這些「張天欽們」只是奉命行事,結果就是「東廠」鷹犬「拿著雞毛當令箭」大開民主倒車!小英與民進黨高層則是不問是非、不究責任,任由這些鷹犬囂張行事。請問沒有制衡的民主政治,不變成民粹才怪!

操作民粹不惜用「假新聞」來含括一切不利於自己的訊息,並且以「打假新聞」來做打擊對手爭取選票的花招,小英自己帶頭,上行下效,讓當前的媒體報導連帶受牽連,凡是認真求實的媒體報導與專訪,只要是不利蔡政府的一律被冠上「假新聞」,就要讓NCC來行政管理與處罰,這不是操控言論自由又是什麼?

回到監委約談管中閔一事,小英還有民進黨的公職人員不都是由民主競選程序中投票選出的,如今當台大遴選過程完備而開出結果時,當選人卻因為是藍色系統人物而被懸置,無法就任。若是小英與民進黨遇上這樣的情況,不鬧到底才怪!只是依法選出的校長,執政黨卻可以動用所有可以動用的行政機關來一起想方設法處理管中閔,寧可讓台大校長懸空九個月也不要讓管上台,這不是為國舉才,而是在「消滅對手」,請問國家沒有人才了,這個國還能治理得下去嗎?再請問為國舉才不能跳脫一黨之私,國際人才又怎麼願意來到台灣?屆時台灣又怎能走向國際呢?

*作者為銘傳大學新聞系主任

喜歡這篇文章嗎?

孔令信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