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世代觀點:領路人的智慧

2015-05-16 05:50

? 人氣

不論如何,我們都支持你。(來源:indulgy.com)

不論如何,我們都支持你。(來源:indulgy.com)

大四那年我去菲律賓交換了一年,結束後又接著從中國到中亞旅行了四個月,有將近一年半的時間不在台灣,讓我回到來上大五的時候,極為不適應,覺得找不到目標。一天在系辦外的走廊遇到了教會話課的瑪莉雅修女,她是個極受學生愛戴及尊敬的老師,她看我臉色鐵青毫無活力,便用西班牙文問我:「妳還好嗎?」我抬頭看著修女清澈的眼神,突然間不曉得該說什麼,不曉得該怎麼把這麼籠長的情緒表達出來,只沈默了幾秒鐘後說:「馬馬呼呼,還好。」修女微笑地看著我,沒有說話,也沒有要離開的意思,可能因為她溫暖又誠懇的表情,我又接著說:「我想成為一個更好的人……」修女聽完後,拍拍我的肩膀說:「我也和妳一樣,所以我們一起努力。」

修女說完便微笑著去上課了,剎時間我的眼淚就在她轉身後掉了下來,一個已屆齡八十,來台灣的時間比我的年紀還多的一位修女,在我眼裡已經是那麼完全,那麼溫柔又有智慧的她,竟然和我說,我們都一樣想成為更好的人……

我也和你一樣,所以我們一起努力。(來源:hazeleyes2012.tumblr.com)
我也和你一樣,所以我們一起努力。(來源:hazeleyes2012.tumblr.com)

為什麼在我們的生命裡,總是有些人,我們總是不會對於他們的教導或建議感到氣餒甚至羞辱,他們的話可以說到心裡,正中要處而且充滿力量。他們不一定是師長或者德高望重的前輩,當然也不一定是我們很要好的朋友,一直在想,到底要成為這樣一個有能力,溫柔又有智慧教導或引領別人的角色該具備怎麼樣的特質?

當任何人因有困難來到我們面前時,發現最常讓對方無「功」而反甚至更加氣餒的原因,是當我們發表任何回應或者給予建議時,卻讓對方覺得自己就算知道怎麼做,但當下就是沒有辦法,再加上其實大多的人早就知道解套的路徑,只不過沒有足夠的力量走上去而已。要如何才不會讓「渾然天成」的自信,或者是「無意的高人一等」不小心去傷害到來向我們傾訴,甚至向我們請教的人更加挫折?

如何成為一個溫柔又有智慧的領路人呢?(洪滋敏攝)
如何成為一個溫柔又有智慧的領路人呢?(洪滋敏攝)

再一次和朋友討論的過程當中,我們總結出幾點:

「用對方的立場來思考問題,而不是用自己的生命經驗。」也許很多人會覺得這就是「站在對方的立場著想。」但這其實是一個很容易搞混且也很難做到的事,一是我們想像的對方立場,常常是用自己的生命經驗去推測的,所以就算我們真想替對方著想,但其實我們仍然只是「站在自己的位置」,只不過和對方朝向同一個方向而已。

「即使有時候你已經看到答案,還是要留給對方回答的空間,相信他,不要替他做決定。」太多時候我們總是急於給出解套的答案,總以為他們沒有力量靠自己走出來,像一個小孩哇哇叫的時候要趕緊塞給他糖吃。一次在全台唯一的一所民主學校全人實驗中學待了一週,和那裡的老師及學生互動的過程中我發現一個難能可貴的態度,就是當有學生「闖禍」或者遭遇任何卡關的時候,即便學生前來尋求老師的支援,老師一貫的態度並不是給予建議或者方法,而是總是有技巧輕輕地把球丟回去,因為他們「相信」學生們都有具有找到出路的能力,相信這些小孩有能力會自己找到糖然後吞下去,而老師做的只不過是「陪伴」走在學生旁邊罷了,當遇到任何叉路時,學生們被賦予也被相信知道該選擇哪條路,該以什麼樣的姿態繼續走下去。

最後一點是最重要,也是就算沒有前面兩個,即便我們無法感同身受,也沒有任何解決辦法的時候,只要讓對方知道:「不論怎麼樣,我們都支持你。」當一個人知道他自己是被某人無條件地支持著時,那樣的力量是難以想像的強大。

當我們越長越大,越來越習慣以年紀,社會地位,生命經驗的累積有意無意地把自己墊高了,當一個八十幾歲,在知識及靈性上在一般人眼裡早已近乎成熟的修女把她的位置放在自己身邊,和我們走在一起,即便她沒有給予任何「意見」,甚至也不曉得任何問題的細節,她只不是放慢了自己的腳步,選擇讓你知道,她和你走在一起。

「夕陽真是個厲害的東西,可以讓全世界的人在同樣的時間做同樣的事情,就像全世界的人共有的東西一樣。」–《國王,另一個世界》,吉本芭娜娜。

願能成為那安靜的夕陽,飽含不需喧嘩而張的力量,偶爾跌跌撞撞卻細膩地陪伴人心。

*作者為自由跨域藝術工作者/攝影師 ,著有《中亞,聽見邊境的心跳》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