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現正熱映
  • 海外置產
  • 風云軍事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高溫40度也須24小時穿著壓力衣 燒燙傷患者活下來後還得面臨這些煎熬…

2018-08-05 09:00

? 人氣

為了讓疤痕平整一點,重度燒燙傷患者在接受植皮等手術後,往往須依醫囑一天24小時穿著2到3年的壓力衣。(資料照,蘇仲泓攝)

為了讓疤痕平整一點,重度燒燙傷患者在接受植皮等手術後,往往須依醫囑一天24小時穿著2到3年的壓力衣。(資料照,蘇仲泓攝)

入夏以來日日高溫如炙,多數人日常穿著多以「清涼短薄」為最高宗旨,不只女性,男性非正式場合也常是一身背心、短褲、夾腳拖,甚至打赤膊。但你知道嗎?有一群人即使在這樣逼近40度高溫的炎夏,仍須壓力衣不離身,甚至得戴著只能露出眼睛的面罩,唯有洗澡及吃飯時短暫拿下喘息…,他們就是重度燒燙傷患者。

提起重度燒燙傷患者,多數人印象最深的就是近500名八仙塵爆的倖存者,然而國內的燒燙傷患者遠多於此。根據衛福部統計,國內目前因重度顏面損傷領有身心障礙手冊者共4712人,其中男性3226人、比例占68%,女性也有1486人;至於導致顏損的主要原因則包括重度燒燙傷、口腔癌,以及大面積位於顏面位部位的先天性血管瘤、神經纖維瘤等。

一般人可能很難想像,只是為了讓自己臉上或身上的疤痕稍微平整一點,重度燒燙傷患者在接受植皮等手術後,往往還須依醫囑一天24小時穿著2到3年的壓力衣包括面罩,「醫生常安慰我們說,嚴格說來壓力衣一天穿不到24小時啦,因為扣掉洗澡、三餐的時間,大約只要穿23小時就夠了!」傷友小南苦笑著說。

復原期間痛癢難熬 走出家門還得面對異樣眼光

然而其他季節還好,在日頭赤炎炎的夏天分分秒秒穿著壓力衣的感覺,所謂的「悶熱」,只是各種不適中最小的一種;一旦壓力衣下燒燙傷口出現復原期間幾乎避免不了的攣縮、沾黏、水泡,其帶來的巨癢、裂心般的疼痛、麻痺,以及患者須穿著壓力衣外出示人時內心承受的壓力…,那才真的叫做痛不欲生。

20160626-給城市英雄的交響禮讚.八仙塵爆感恩音樂會.傷友們由家屬陪同參加這場溫馨的音樂饗宴.(陳明仁攝)
在復健期間,壓力衣下的皮膚常是又癢又痛,加上外出時得面對其他人的異樣眼光,這些對傷友來說,都是不可承受之重。(資料照,陳明仁攝)

曾因遭遇火劫導致全身大面積三度灼傷、連續兩年都須全身穿著壓力衣及面罩的小南回憶說,那時每次出門前,他都會對著鏡子自我催眠「我看來不恐怖,甚至有點酷!」但等邁出家門,面對人們刻意迴避的尷尬眼神、竊竊私語,或天真的幼兒指著他大聲問媽媽:「這個哥哥怎麼了?他是怪物或外星人嗎?」即使明知童言無忌,小南還是常因忍不住難過,分不清面罩下悄悄滑落臉龐的究竟是汗還是淚?

排汗功能喪失 穿著壓力衣只能盡量窩在冷氣房

陽光基金會副董事長、林口長庚燒燙傷中心資深醫師楊瑞永,曾在藝人任家萱(Selina)多年前遭遇拍片爆破意外、導致全身皮膚大面積三度灼傷時擔任主治醫師,他表示,深度燒燙傷傷口癒合後易形成疤痕的增生和攣縮,若未配合長時間的妥善照護,包括經常按摩、全天候穿著鬆緊適當的壓力衣、面罩,就會留下又紅、又凸、又硬的疤痕;反之,疤痕就會比較白、比較平、比較軟,當然也會比較美觀。

20160626-給城市英雄的交響禮讚.八仙塵爆感恩音樂會.歌手Selina 任家萱以自身經歷分享及鼓勵傷友們.(陳明仁攝
藝人任家萱(Selina)多年前遭遇拍片爆破意外,導致全身皮膚大面積三度灼傷,她在傷癒後曾在八仙塵爆感恩音樂會上分享自身經歷,鼓勵傷友。(資料照,陳明仁攝)

楊瑞永說,早期的壓力衣材質確實比較悶熱,加上重度燒燙傷患者即使能夠倖存,身上深度傷口部位毛細孔的排汗功能多半也已喪失殆盡,所以,在重度燒燙傷患者傷後穿著壓力衣復健期間,不要說像現在這麼炙熱的夏天,很多人一年365天都無法長時間離開冷氣房。

所幸隨著醫療器材日新月異,現在高規格的燒燙傷復健壓力衣較過去透氣,能在傷口的每一吋皮膚上均勻提供25毫米汞柱的壓力,達到抑制疤痕增生的目的,卻不致影響患者正常血液循環,造成肢體瘀青、麻痺,因長時間緊悶衍生水泡等併發症的情況也大幅減少。

三軍總醫院舉辦「八仙塵爆傷患重生聖誕感恩」記者會,重生傷患獻花感謝醫護人員辛勞。(顏麟宇攝)
重度燒燙傷患者傷後穿著壓力衣復健期間,很多人一年365天都無法長時間離開冷氣房。圖為三軍總醫院舉辦「八仙塵爆傷患重生聖誕感恩」記者會,重生傷患獻花感謝醫護人員辛勞。(資料照,顏麟宇攝)

壓力衣價格昂貴 連睡覺都不能脫掉

然而這樣一套高規材質的壓力衣連同面罩,必須就患者的個別身材量身訂製,仔細的程度要到每5公分就量身一次,並於壓力衣完成後每1、2個月檢查一次鬆緊,以隨時視需要修改,故市價至少3萬元起跳,對一般家庭來說堪稱「金縷衣」。更別提因為就連睡覺都不能脫掉壓力衣,多數燒燙傷患者家中的冷氣也須不分四季持續運轉,進而產生可觀的電費。

楊瑞永說,重度燒燙傷患者當然不是不能出門,反之,他們很需要適度的活動保持關節活絡,減少傷口沾黏,但直接的陽光曝曬則是必須絕對避免的;所以他常安慰患者,「不要只想著壓力衣的壞處,其實穿習慣了也沒有那麼不舒服,更何況拿它當防曬衣穿,更是再適合不過了!」

令人感心的是,為了讓每個重度燒燙傷患者都能獲得最好的預後照護,陽光基金會等社福單位及一些熱心公益的企業,會不定期針對家境困難的患者所需壓力衣等醫材費用提供補助;另只要有燒燙傷專科醫師的診斷證明,台電也會對燒燙傷患者家庭的電費給予一定額度的減免。

喜歡這篇文章嗎?

黃天如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