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極地戰略
  • 懶人投資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賈忠偉觀點:中國大陸的「麻六甲困境」

中共積極沿著中東到南海的海洋航線建立一系列的軍事與航運據點在,馬來半島南部,瀕臨麻六甲海峽的皇京港(Melaka Gateway)建設一個能夠滿足大型貨船需要的深水碼頭,預計2025年完工。(取自麻六甲皇京港臉書)

中共積極沿著中東到南海的海洋航線建立一系列的軍事與航運據點在,馬來半島南部,瀕臨麻六甲海峽的皇京港(Melaka Gateway)建設一個能夠滿足大型貨船需要的深水碼頭,預計2025年完工。(取自麻六甲皇京港臉書)

中國大陸的「麻六甲困境」(或稱:「麻六甲之痛」、「麻六甲風險」)(註一)

☉整個南海包含──龍目(Lombok Strait)、望加錫(Makassar Strait)、巽他(Sund Strait)、麻六甲(即馬六甲,Strait of Malacca)4個重要海峽。目前全世界有30%的海運航量,以及超過50%的海運噸位會通過這些海峽。而這其中又以位於馬來西亞半島及印尼蘇門答臘之間的「麻六甲海峽」最受國際注目。

對日本來說,進口原油的86%、液態瓦斯的34%,都會通過此地。而中國大陸石油的輸入也有80%也需要通過「麻六甲海峽」,僅沙烏地阿拉伯一年就提供至少2,000噸石油給中國大陸(註二)。除了中、日兩大國外,韓國、臺灣每年更有高達90%的進口原油必須穿過「麻六甲海峽」(註三)。另外通過「南中國海(南海,South China Sea)」的液化石油氣(LPG-Liquefied Petroleum Gas)相當於全世界LPG貿易量的3分之2。

麻六甲海峽也是日本的生命線,實線的部分是目前往日本貨輪(油輪)的正常航道,而虛線部分為其備份路線,摘自~日本寶島社出版──《自衛隊60年史》賈忠偉觀點:中國大陸的「麻六甲困境」
麻六甲海峽也是日本的生命線,實線的部分是目前往日本貨輪(油輪)的正常航道,而虛線部分為其備份路線,摘自日本寶島社出版──《自衛隊60年史》。
日本主要天然資源進口區域比重表(2014年的統計資料)
日本主要天然資源進口區域比重表(2014年的統計資料)資料來源:《2016年日本經濟產業省能源白皮書》 

除了負擔能源運輸外,「麻六甲海峽」也是目前全世界第2繁忙的海上貿易線。每年有5萬艘大型船隻會往返此處,約5,000億美元的貨物會通過「麻六甲海峽」。其中日本一半的出口貨物會經過這裡,中國大陸則有5分之1的貨物需仰賴「麻六甲海峽」。才能順利輸出,因此東亞各國均視「麻六甲海峽」與「南中國海」為其生命線。同樣的,目前中國主要的經濟發達精華區,均位於沿海地區,相鄰這些區域的國家,如果和中國發生衝突,封鎖「麻六甲海峽」與「南中國海」會成為可能的戰略選項。同時中國沿海也會成為對方攻擊的重點目標(註四)

另外,除了地緣政治的衝突外,長期存在於「麻六甲海峽」內的海盜問題也有待周邊國家來徹底解決(註五)。不同於美國有遍佈全球的軍事基地與盟邦,沒有了遠洋護航基地,中共解放軍就只能依靠自己的海軍才能保衛這條航道的安全,同樣的要讓海洋成為防衛國土的戰略縱深,也必須依靠強大的海軍。為此中共從2002年起就開始在海南島的三亞港附近的亞龍灣興建一座大型的海軍基地,根據英國著名軍事雜誌《珍氏情報評論(Jane's Intelligence Digest)》報導,中國建立的這個基地擁有11條地道,每個通道口都開在山丘邊,高度約18公尺,可容納20艘核子導彈潛艦及多艘航空母艦。由於基地周邊是水深5,000公尺的深海,因此潛艇出發時,可以輕易甩開敵人的追蹤。

也就是說,從這個基地出航的潛艇可承擔起中國突破「麻六甲困境」的重要角色,甚至可以往東經太平洋至關島、夏威夷,進而威脅美國西岸。同時,中國也必須強力保有南海的(部分)主權,這樣可以加大「麻六甲海峽」的防衛縱深與保障「南中國海(南海)」的暢通與安全,甚至是分享當地豐富的各種資源(註六)

為此,中共積極沿著中東到南海的海洋航線建立一系列的軍事與航運據點,包括在巴基斯坦的瓜達爾港(Gwadar)內修建一個自由貿易區和海軍基地(2017.11.13正式開航,從這轉運中東石油到中國新疆,將縮短路程85%);擴建斯里蘭卡的漢班拖特港(Hambantota,大陸國有的招商局港口控股有限公司花了11億美金購入漢班拖特港70%的股權);於孟加拉南部的港口城市吉大港(Chittagong)修築工業區;在緬甸修築皎漂港(Kyaukpyu,原為實兌港/Sittwe);在馬來半島南部,瀕臨麻六甲海峽的皇京港(Melaka Gateway)建設一個能夠滿足大型貨船需要的深水碼頭(預計2025年完工,註七);在柬埔寨構築鐵路與港口等;另外中共亦在西沙永興島(Woody Island)、南沙永曙礁、渚碧礁等建設永久性的島礁建築與機場及雷達站等軍事設施。上述這些地點再與海南島三亞基地結合,就形成美國人所稱的──「珍珠鍊(string of pearls)」戰略(如附圖)。

2013年9月由剛上任的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所提出的──「海上絲綢之路」(即「一帶一路(The Belt and Road;簡稱B&R)」中的「一路」)與隔年(2014年10月)由中國大陸發起成立的「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AIIB-Asian Infrastructure Investment Bank)」(亞投行),都成為鞏固「珍珠鏈戰略」的重要工具。

而目前中國大陸對於南海最重要的領土與海疆歸屬的歷史依據就是中華民國延續清末的南海巡遊。尤其南海最大且唯一出產淡水的島嶼──太平島很早就為中華民國所實質掌握,這對美國或南亞國家來說,很難將此地操作成所謂的無人島嶼群或中國是麻煩製造者的國際輿論(註八)。因此才出現了美國希望我們放棄早在1946年(民國35年)在南海所劃定的十一段線與太平島的主張(註九)

為了配合美國的「重返亞太政策(即「亞太再平衡」)」(註十),菲律賓外交部長羅薩里奧(Albert del Rosario,1939~,2016年2月8日辭職)在2013年1月23日,以1982年公告的《聯合國海洋法公約》,針對中國在南海區域的活動,向設於荷蘭海牙的國際「常設仲裁法庭(PCA-Permanent Court of Arbitration,設於1899年,與聯合國在1946年成立的「國際法院」是完全不一樣的組織,註十一)」提出「仲裁訴訟」。這個被稱為「南海仲裁案」的實際名稱為:「菲律賓控告中國案(Philippines v. China)」。判決結果於2016年(民國105年)7月12日下午5時15分出爐,國際常設仲裁法庭(PCA)依據1982年12月10日簽署的《聯合國海洋法公約》(UNCLOS- United Nations Convention on the Law of the Sea)判定,中國大陸延續中華民國時期的南海十一段(開放)國界線(中共建政後,取消位於越南北部灣的兩條線,改為九段線,官方名稱為:「南海斷續線」)是沒有歷史依據的。

同時,仲裁法庭做出的結論認為,南沙群島的所有高潮時高於水面的島礁,例如:包括太平島、中業島、西月島、南威島、北子島、南子島等,在法律上均為無法產生專屬經濟區或者大陸架的「岩礁」。雖然這個仲裁結果不具任何強制執行的法律效力,最重要的是中國大陸並不承認海牙法庭擁有領土仲裁權,但這樣的態度還是會影響國際輿論,甚至傷及中國大陸的國際形象。不過贏得大勝的菲律賓選擇低調以對,最特別的是拒絕簽署《聯合國海洋法公約》的美國卻在這個時候公開呼籲要各當事國要遵守仲裁結果,標準的帝國霸權嘴臉。有關南海的領土糾紛的緣由,大陸知名的智庫學者閻學通(美國UC Berkeley大學博士)在他所寫的《下一個十年:全球變局大預測(八旗文化/2013.09.25)》一書中則是提供了另一個觀點,他認為──「其實南海的領土爭端早在二十世紀七十年代聯合國通過海洋法時就存在,但這些爭端只是偶爾引發衝突……直到2002年11月,中國與東協(東南亞國家聯盟/Association of Southeast Asian Nations,簡稱ASEAN)簽署了《中國與東協全面經濟合作框架協議》,決定在2010建成『中國──東協自貿區』後…有關領土的問題才逐漸浮上檯面。

為了實現到時雙方至少超過90%的商品達到零關稅的目標,中國率先降低東協國家的商品關稅,這個舉動自然得到東盟國家歡迎。但到2010年時,東協國家需要依據協定也降低關稅時,他們明顯感受到了中國優質商品對其國家經濟的嚴重衝擊。因此,自認為受衝擊最嚴重的越南和菲律賓就以南海島嶼爭端為由向中國發難,好藉此拖延或是躲避實現零關稅後對於自身經濟的壓力。」(註十二)

中國大陸的珍珠鏈戰略簡圖 賈忠偉觀點:中國大陸的「麻六甲困境」
中國大陸的珍珠鏈戰略簡圖,圖片摘自:《中央社》

中國大陸的珍珠鏈戰略簡圖,,其中緬甸的皎漂港是中國「中緬油管線」於印度洋的起點。中國大陸在2015年正式超越美國,成為全世界最大的石油進口國,這年的海外石油依存度也突破60%,而且逐年攀升。其中位於巴基斯坦的瓜達爾港於2017年11月13日正式通航,瓜達爾港位於阿拉伯海沿岸,位於波斯灣咽喉附近,距全世界石油運輸要道霍爾木茲海峽(Strait of Hormuz)僅約400公里。若中國從中東買的石油通過瓜達爾港,從陸路進入中國新疆境內,將比原來繞經馬六甲海峽的石油的運輸路程縮短85%,不但節約運送成本,也更加快速安全。同時隨著商路的開通,由沙烏地阿拉伯到達中國上海的時間將從25~30天縮短至12天,到達新疆喀什的時間更是能縮短到5天。

註釋:

(註一)為中共前總書記胡錦濤在2003年11月在中共中央經濟工作會議上所提出。當時他表示,國際石油危機曾對一些石油進出大國產生重大衝擊,必須引以為戒,未雨綢繆……石油是世界各種勢力爭奪的焦點,美國發動伊拉克戰爭,插手中東事務,原因之一就是為了控制那裏的石油資源,進而控制全球的石油供求。因此胡錦濤在會議中特別表達了大陸石油「麻六甲困局」的關切。他提及大陸石油進口的一半以上都來自中東、非洲、東南亞地區,進口原油5分之4左右是通過麻六甲海峽海上運輸,而一些大國一直染指並試圖控制麻六甲海峽的航運通道。

(註二)參見──張國城:《東亞海權論》(廣場出版社),p103。

(註三)根據韓國媒體報導,韓國海軍已經決定從2006年年底開始至2014年投資8,000億韓元(約合8.5億美元),在韓國濟州島南部的和順港建設海軍基地,預計這個基地建成後將能同時容納包括航母在內的數十艘大型艦艇和7,500多名常駐海軍官兵。為此美軍特別派出專家來指導和順軍港的建設,並要求按照日本橫須賀基地的標準施工。和順港建成之後,美軍將在東亞地區擁有二個航空母艦駐泊基地,目前美軍航空母艦在亞洲唯一的駐泊基地在日本的橫須賀港。

(註四)參見──張國城:《東亞海權論》(廣場出版社),p103。

(註五)統計顯示,2000年至2005年間,麻六甲海峽共發生186宗海盜及搶劫事件。但自從馬來西亞、新加坡和印尼三國在2005年9月以來在麻六甲海峽地區開展代號為「空中之眼」的空中聯合巡邏後,2007年僅發生21起海盜襲擊事件,2008年發生兩起,麻六甲海峽的海盜活動大為降低。

參見──世界日報:《馬星印聯合巡邏麻六甲 海盜遽減》

(註六)根據美國能源情報署(U.S. Energy Information Administration,簡稱USEIA)在2013年的報告估計,南沙群島周邊的延伸海床,大約蘊藏高達110餘億桶石油及190兆立方呎天然氣;而中國海洋石油總公司2012年11月的報告也指出──該地區大約有1,250億桶石油及500兆立方呎的天然氣;美國地質勘探局(USGS)則估計--南海可能擁有──大約50~220億桶石油,以及70~290兆立方呎的天然氣,而這些都是尚未開發的資源。除了石油天然氣外,南海還有豐富漁業和礦業資源。

(註七)「皇京港」(Melaka Gateway)位於麻六甲海峽中段,地處於吉隆坡和新加坡之間的麻六甲市,距離首都吉隆坡不到150公里。由中國電力建設集團有限公司(簡稱中國電力建設集團,中國電建/Power Construction Corporation of China),承建的「皇京港」是一個大型的填海綜合開發計劃,屬於馬來西亞國家級的二號工程,由三個人造島嶼和一個自然島嶼組成,佔地1,366英畝。長達15公里的海岸將進行15項開發計劃,包括大馬眼、國際郵輪碼頭、東南亞最大的遊艇碼頭、主題公園、海洋遺產博物館、海濱別墅及豪華燈塔酒店等。皇京港深水港工程預計2019年完成,將超越新加坡港成為麻六甲海峽上最大的港口,全部配套工程將於2025年竣工,預計耗資800億人民幣(約新台幣4,000億元)。

預計皇京港建成後將取代新加坡,成為該地區最大的港口,這將對新加坡的國家航運與貿易地位帶來影響。新加坡《海峽時報》在2016年11月14日就以專文《中國在麻六甲港口計畫,戰略意圖令人懷疑》報導,援引南洋理工大學馬來西亞中國關係專家的話稱,馬六甲海峽存在戰略性因素,通常以經濟活動開始,然後海軍逐漸參與進來,因為中國有義務確保其商業船隻的安全通行。

同一時期中國在馬來西亞進行的重大建設還有「馬新高速鐵路(簡稱隆新高鐵)」與「東海岸鐵路」。不過在2018年5月,92歲的馬哈地(Mahathir Mohamad)再度當選馬來西亞總理之後,就立刻以「避免國家破產」的名義要求對幾條耗資巨大的對外合作專案進行重審,最後在5月28日宣布,將取消往來馬來西亞與新加坡高速鐵路的興建計畫。至於已經動工的「東海岸鐵路」及「皇京港」則尚未受到影響。

(註八)美國學者更以聳動的言論指出,中共除了想藉控制南海各島嶼及水域來獨佔當地資源外,更深信「收復臺灣」後,隨之而來的結果就是日本帝國主義及傳統西方霸權的崩解。因此在南海問題上,中共是不可能有所退讓的。

(註九)2014年9月13日,由獨派色彩濃厚的《臺灣安保協會》所舉辦的「美國重返亞洲與區域安全」國際研討會,在會中美國在臺協會(AIT)前處長司徒文(Stanton William Anthony),引述時任美國東亞與太平洋事務助理國務卿羅素(Daniel Russel)的說法,指我方主張南海領土所有權時,應依照國際海洋法規範,採地緣延伸原則認定,司徒文的發言就代表美國政府公開且明確的主張「臺灣應該放棄可笑、不合理的南海九段U型線」

參見──王志鵬:《南海十一段線和九段線的糾葛》(作者為備役海軍上校)

(註十)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前)後,美軍在海外及亞洲最大的軍事基地就是位於是菲律賓呂宋島中西部的蘇比克灣──「蘇比克灣海軍基地(U.S. Naval Base Subic Bay)」。而美國空軍在附近也漸有一座大型的空軍基地──克拉克空軍基地(Clark Air Base)。但1991年6月15日皮納圖博火山噴發,使得克拉克空軍基地被迫關閉、蘇比克灣海軍基地則被火山灰掩蓋,美軍不得不在1992年2月全數撤離,基地關閉後,菲律賓政府將其開闢為蘇比克灣經濟特區。

同一時期,中國大陸正式宣布南中國海(南海)80%的海域(面積約356萬平方公里)屬中國領海,並且通過一項牽連甚廣的新法令──《中華人民共和國領海及毗連區法》,明言任何違規進入中國領海的人員將立即遭到驅離;任何未經請求和懷有敵意的船隻闖入這片海域必將自食惡果……華府的推論是:北京政府顯然認定美國關閉菲律賓基地、減少南海硬體設施之後,已經喪失全力保護附近海域的意願和能力。

而美國的「亞太再平衡」就是平衡中國的崛起,就是防範中國成為亞太地區的主導力量。

參見──

(Ⅰ)賽門‧溫契斯特(譚家瑜譯):《不平靜的太平洋:大航海時代的權力競技場,牽動人類命運的海洋史》(聯經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p350。

(Ⅱ)閻學通:《下一個十年~全球變局大預測》(八旗文化),p94。

(註十一)所謂的「常設仲裁法院」是根據1899年海牙《和平解決國際爭端公約》成立的政府間組織,總部設於荷蘭海牙的和平宮(Peace Palace)內。與位於同一地點,聯合國在1946年成立的「國際法院(ICJ-International Court of Justice)」不同。

(註十二)參見──閻學通:《下一個十年~全球變局大預測》(八旗文化),p153~154。

本篇文章共 1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45

喜歡這篇文章嗎?

賈忠偉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