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新聞》不拚砸錢 日本ODA輸出綜合智慧力

2018-06-20 19:12

? 人氣

越南正值經濟高速增長,又與中國有南海等爭議矛盾,日本重點加碼拉攏結盟。(林瑞慶攝)

越南正值經濟高速增長,又與中國有南海等爭議矛盾,日本重點加碼拉攏結盟。(林瑞慶攝)

六月十四日,日本台灣交流協會發出一份只有簡單四點的新聞稿,幾百字交代「第一屆日台第三地市場合作委員會」當天在東京登場。雙方確認未來「就台日企業可能進行合作之市場及產業領域」交換意見,會議是雙邊關係的頭人親自率團出馬:台日關係協會會長邱義仁與日台交流協會會長大橋光夫。

日方ODA值得台灣觀察思考

按過去經驗,台日官方發布的消息輕描淡寫,通常是因為事情剛剛開始,保持謹慎默默推動,惦惦才能吃三碗飯;或是顧慮刺激中方反彈引發抗議,避免敲鑼打鼓自找麻煩。所以愈低調簡短的訊息,有時反而愈會吸引「巷內人」關注。經過探詢,這場台日第三地市場合作委員會開了三個小時,兩國經貿外交等工作人員共四十多人參加,邱義仁在會中對台灣「新南向政策」,向日方團隊做簡要陳述說明。其他連會議地點是在東京的哪裡召開、訊息聯絡窗口,都不願意多說一個字。

台日未來在第三市場會有什麼發展?現在還保持低調神祕祕。不過日本在蔡政府念茲在茲的新南向目的地之一的東南亞,長期以「政府開發援助」(ODA)深耕經營,日方投入多少、做什麼、怎麼做?或許有一些值得台灣觀察思考的面向。

日本政府援外的ODA,是由外務省轄下的行政法人「國際協力機構」(JICA)負責執行。JICA主要業務分為三類:一、有償資金協力,所謂的“ODA Loans”提供攤還期限長、利息偏低的支援性貸款,協助開發中國家基礎設施建設;二、無償資金協力,所謂的“Grants”,是給低收入國家不需要償還的資金,通常用於醫院、學校等教育、人道機構建設,或道路交通、電力與生活用水等等生存必須的社會經濟設施基本建設;三、技術協力,例如派遣專家,針對科技知識或規畫管理提供協助。

根據JICA二○一七年度官方報告數據,最大的支出還是第一項,有償資金協力與投資占絕大比例,換算金額大約是一三六.五億美元,總共投入五十一項建設計畫。這一類有償協力的ODA Loans,日本政府另外成立政策性金融機構「國際協力銀行」(JBIC),負責執行日圓貸款業務。排名第二的支出是技術協力,約為十九億美元;無償資金協力占第三位,大約是九億美元。

日商在越南「輸出整座城市」

這些資源主要投入哪裡?把地圖攤開比對就會非常有趣,以最大宗的ODA Loans貸款來說,日本把高達七六.四%的資源挹注在亞洲。再以世界各區域獲得的整體援助細算,東南亞與太平洋等二十五國,以三十四.六億美元的受援金額拔得頭籌。繼續推算下去,日本援助第二高的區塊也不會有太大意外:印度等八國為主的南亞得到大約三十一.三億美元挹注。順帶一提,與中國劃歸同一區域的中東亞等十國,日本投注的金額只有大約七億美元。

日本在東南亞及太平洋地區ODA概況
日本在東南亞及太平洋地區ODA概況

這樣一看,ODA援助的地緣政治戰略意義再清楚不過,但這不代表日本在東南亞可以隨心所欲。根據《日本經濟新聞》報導,日本編列ODA的年度預算大約四三○○億日圓,中國光是未來三年援助非洲的金額,就超過日本ODA預算十倍。中國金援砸錢的氣魄與規模,日本已經完全不是對手。

所以日本強化價值戰略,標榜高質量的援助開發、可持續性透明合作、非掠奪型協助增長,每一個訴求都有意針對中國式金援做市場區隔。實質的做法之一就是,輸出包含日本優勢的醫療、教育、衛生等軟硬綜合實力,而不僅僅只是砸更多錢試圖收買對方。例如在緬甸,小學用的教科書都還是二十年前配合軍事政權編寫的洗腦產物,日本專家學者大力投入協助後,目前小學教科書一到五年級,包含數學、科學、語文、藝術等十個科目都已經重新編撰。而細心的日本人,從教師指導手冊到緬甸師範體系的教師養成訓練,統統幫忙重新梳理打造。

從一七年六月的新學期開始,JICA再把新出爐的教科書送到一三○萬名緬甸學童、六萬名國小班級教師手上。JICA的目標是,讓當地脫離軍事威權教育框架,希望緬甸的未來終於可以開始獨立思考。

台灣手上重要的王牌是「人」

另外一個值得一提的國家是越南,日商在越南的投資已經占所有外商比重的四分之一,在當地高居第一位。《日本經濟新聞》報導,日本經產省結合住友、三菱等二十餘家商社,集體抱團投入解決越南交通堵塞、空氣汙染、節能減碳等基建設施,號稱可以「輸出整座城市」。越南政府官方也擁抱日式管理與技術,JICA投入的一大工程,就是改善當地原本緩慢老舊的海關進出口作業。

越南正值經濟高速增長,大量貿易商品進出口的時間等於金錢。經過日方資訊技術重新調整流程、更新數位化設備,越南原本要花十五分鐘的海關檢測作業,現在只需要一到三秒就能完成。事實上,越南正是東南亞當中,日本ODA資源挹注最高的國家,以JICA的資料來看,單這一個地方就享有整個東南亞高達五二.二%的援助,比例超過一半。這當然是考量到越南與中國有南海等爭議矛盾,日本需要拉攏結盟,才會重點獨厚增加抗衡籌碼。

回到台灣,我們錢比人家少、也缺乏正式邦交關係,還有什麼牌可以打?長期觀察台日政治的學者認為,「人」是我們可以善用的關鍵資源。台灣目前外勞逼近七十萬人,來自東南亞等地的新住民超過六十萬人,數字已經比原住民族總和還多。利用人的血源脈絡關聯,長期經營台灣「移民國家」本質與東南亞的地緣優勢,或許是台灣現在發展新南向必須緊握在手上的少數重要王牌。

JICA全方位執行日本政府ODA項目

日本國際協力機構JICA專責執行政府ODA項目,有近1900名職員,世界各地有逾90處辦公室。JICA執行中的ODA有償貸款總共57件,無償資金協力已簽約給付中的有140筆。向世界各國派出的日本技術協力專家約10,300位。維持幅員廣闊又資源複雜的工作,需要相當的後勤與深入的資訊輔助配合,JICA旗下有專屬的調研機構JICA研究所;另外類似台灣外貿協會的日本貿易振興機構(JETRO),也有智庫經濟研究所,可以提供ODA援助應該給什麼、怎麼做等專業資訊。(潘彥瑞)

➤更多內容請看新新聞   
➤加新新聞LINE好友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