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美大戰
  • 大車禍!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染血的白衣天使》巴勒斯坦21歲護理師搶救傷患卻遭以色列射殺 媽媽心碎:她以為護士袍可以保護自己

以色列與巴勒斯坦衝突近來再度升高,巴勒斯坦民眾在加薩走廊與以色列邊境持續舉行示威,以色列軍隊實彈強硬鎮壓,連在第一線搶救生命的醫護人員都不放過。志工護理師納吉兒1日在撤離示威現場傷患時,遭以色列狙擊手射殺,年輕鮮活的生命就這樣命喪槍下—1996年出生的納吉兒,殉難時還不滿22歲。她的媽媽說:「她以為這件白色護士服能夠保護她」。

救人反成射殺目標

納吉兒(Razan al-Najjar)從事救護工作的地點位於加薩走廊(Gaza Strip)東部和以色列的邊界,也是抗爭的前線,她和其他醫務人員一樣,穿著高反光的白色夾克,穿梭槍林彈雨與催淚瓦斯煙霧間,救治受傷的群眾,負責救人的白衣天使儘管高舉雙手向前走,示意自己手無寸鐵,卻仍遭狙擊手的真槍實彈射穿胸膛,最終傷重不治。身受槍傷的納吉兒被送往救治的同時,手上還戴著醫療手套。

納吉兒她生前曾經接受媒體訪問,當時她說她想要向世人傳達的訊息是:「沒有武器,我們可以做到任何事情。」

納吉兒去世前被捕捉的最後身影,她戴著口罩在前線穿梭。(AP)
納吉兒去世前被捕捉的最後身影,她戴著口罩在前線穿梭。(AP)
人們焦急地搶救中槍的納吉兒。(AP)
人們焦急地搶救中槍的納吉兒。(AP)

納吉兒的媽媽薩布林被悼念群眾圍繞著,手上緊緊抓住女兒生前所穿著的救護人員制服:「她以為這件白色護士服能夠保護她」,畢竟「全世界都知道這代表什麼意思」。在此之前,納吉兒的白衣上飛濺的是傷患的鮮血,如今卻被自己流的血給染紅。更悲傷的是,另一名醫療志工沙塔特(Izzat Shatat)說,他和納吉兒原本預計要在齋戒月後宣布兩人訂婚的消息。

在5月接受《紐約時報》訪問時,納吉兒表示自己每天從早上7點工作到晚上8點,在傷患送醫前為其提供緊急救治,納吉兒驕傲地說,她要證明在保守的巴勒斯坦社會,醫護工作不只屬於男人,女性同樣扮演重要角色,而在另一場訪問中,納吉兒說自己來到前線是為了做「人體盾牌和傷患的救援者」。根據加薩當地衛生部門的說法,納吉兒是長達10星期的抗爭期間以來第二位喪生的醫護人員,另外有25人遭實彈射擊;醫療團隊負責救人的同時,卻也把自己置於生命危險之中。

在納吉兒的家鄉庫札(Khuza'a),街道上充斥著巴勒斯坦人民流離失所遭遇的印記:一條路上開設了「回歸工廠」、「回歸麵包店」甚至「回歸咖啡廳」。薩布林說自己的女兒不喜歡看到人們受苦,「我們經歷過太多的戰爭,她希望有能力可以幫助他人」,因此她加入非政府組織的志工團隊,不收取任何報酬。

以色列軍方:我們不是故意殺人

納吉兒的葬禮在2日舉行,她的遺體以國旗包覆,上千名巴勒斯坦民眾擠滿整條街道,要送她最後一程,群眾手舉抗議以色列的標語,神情難掩悲憤。納吉兒之死引發巴勒斯坦人的群情激憤,以色列方則公布了初步調查結果,表示沒有任何槍擊是出於蓄意或直接針對納吉兒,軍方和政府更試圖將納吉兒與「協助恐怖分子」的罪名掛鉤,以色列總理發言人在7日分享了一段影片並寫道:「納吉兒真的只是一名醫護人員嗎?」

送納吉兒最後一程的群眾擠滿了整條街,她的遺體被巴勒斯坦國旗覆蓋。(AP)
送納吉兒最後一程的群眾擠滿了整條街,她的遺體被巴勒斯坦國旗覆蓋。(AP)

薩布林對以色列的指控相當不以為然,她舉起女兒染血的白衣,背後印著「巴勒斯坦醫療救援協會」的字樣,彈孔清晰可見,「這就是她擁有的武器」。薩布林拿出女兒的醫療證件,「這是她的『恐怖分子徽章』」,留在夾克口袋裡的繃帶則是她的「爆裂物」。薩布林質問:「她看起來像恐怖分子嗎?」

自3月30日居住在加薩走廊的巴勒斯坦人發起「返鄉大遊行」,要求埃及和以色列政府解除對當地的封鎖,讓巴勒斯坦人民回歸故土以來,雙方爆發血腥衝突,以色列則指責統治加薩走廊的哈瑪斯(Hamas)以抗爭為名襲擊以國。截至目前以色列軍隊的強力鎮壓,已使超過120名巴勒斯坦人被射殺,是2014年之後傷亡最慘重的一次。在5月15日,以色列慶祝建國70周年的隔天,更成為巴勒斯坦人名副其實的災難日(Nakba Day),一日間60名巴勒斯坦抗爭者死於以色列槍下。根據紅十字會的數據,這段期間有超過3600名巴勒斯坦人被槍擊,其中絕大多數並無武裝,死者更包括記者和青少年。

2018年5月14日,巴勒斯坦人在加薩走廊大舉示威,以色列軍方實彈還擊,造成慘重死傷(AP)
2018年5月14日,巴勒斯坦人在加薩走廊大舉示威,以色列軍方實彈還擊,造成慘重死傷(AP)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