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資必學
  • 腦力犯中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王繼維觀點:每年看戲吃香蕉會不會感覺厭煩?

香蕉崩盤的狀況,為何一再發生變成社會問題?(王繼維提供)

香蕉崩盤的狀況,為何一再發生變成社會問題?(王繼維提供)

「一斤一塊錢」、「藍綠總動員吃蕉」台灣香蕉產業,再度回到崩盤的老路,各界痛心與不捨,搶救的聲浪不斷看漲,有朋友說罵政府也沒用,不如自己幫忙購買香蕉讓大家吃個夠。政治人物、工商團體紛紛發動買蕉的行列,但這真的是農民和台灣農業的需要嗎?或許,在這燃煤之急的6月,能夠讓蕉價回穩,並不是時間內應該做的,或許,我們應該思考是避免香蕉成為各界「消耗品」,才有新的機會和可能。

一窩蜂的熱頭會不會是讓悲情再現的開始

因為媒體效應,在香蕉價格慘淡的時間不少朋友電話訊息湧入,「怎樣才能幫助蕉農」、「我想要直接跟小農買香蕉」。能夠同理大家在傳媒上多半接觸,都是透過大量採購方式,進場護盤的概念,這些政治人物要的是面子,在低價進場,也難怪大家紛紛響應和依樣操作。但必須跟大家說,進場護盤並不是一個長期廣效的手段。

這些購買可能是浪費食物的開始,從農委會收購後直接把次級品香蕉損毀丟棄,來達到控制市場價格的手段或者製作抗性澱粉結果成本太高囤貨銷售不佳的現況,就知道,作法是減少進入市場的數量,但這些一頭熱的收購,根本是把問題帶往看不見的地方而非解決問題。

想想看,一件產品自有社會的需求,當供過於求,在源頭問題沒有解決情況下,而由低價出手護盤,很可能是助長產品價值低落和打亂市場的長遠發展。政府選擇單推香蕉產業更是壓迫了其他崩盤水果。想想看,一直促銷香蕉的狀況,很可能讓已經飽和的吃蕉需求,變得更加膨脹。旗山人因為經歷過中日斷交、香蕉外銷衝擊,那種不正常的香蕉關係,三餐吃蕉的記憶,深深地影響了旗山人厭惡香蕉的性格,更助長對香蕉產業的惆悵和悲情。國人在這個吃蕉運動的影響,是不是下一個悲情的開始?

香蕉是1.5級產業,不能以1級產業來看待

各界善心進入,雖然有些微幫助,但其實進場的多半是農會體系的農民。農會的歷史就是以米糧為主的業務,和香蕉產業長期是小農與青果合作社的脈絡有所不同,小農加上盤商或以合作社的方式才是香蕉主要銷售管道的集合,但許多朋友希望能夠直接和小農身分的蕉農購買,卻經常碰壁,因為有別於其他一級農產,香蕉是1.5級產業。

香蕉冷藏窯是保持香蕉口感最重要的設備之一。(王繼維提供)
香蕉冷藏窯是保持香蕉口感最重要的設備之一。(王繼維提供)

什麼是1.5級產業,就是農產本身必須透過催熟加工的過程才能進入消費者手中。台灣飲食文化偏好香蕉當作水果食用,要將香蕉由綠轉黃,需要依靠的是現代化的冷藏催熟設備,而這也是為何香蕉是1.5級產業的原因,香蕉食用的口感、保存和運送都需要依靠這0.5的加工讓品質穩定,但設備所價不斐,也因此通常需要具備財力、空間、設備和通路的大單位,才有可能有設備處理香蕉的顏色和口感,同時透過通路讓消費者收到品質穩定的香蕉,不少農民沒有能力處理這0.5的產業過程,也讓香蕉產業受限於此,很少能找到直接農民的銷售對口。

也因為香蕉這特別的產銷狀況,關鍵的0.5就是香蕉的命脈,在沒有良好的催熟保存設備和分門別類的收購與分級,建構良善的機制,讓農民依照配合推動,外銷產業無法前進,就是這掌管整套系統規則的政府最需要改善的,在媒體批評蕉農的同時,應該要關注的是這1+0.5經常等於2的產業狀態,進行改善。

當香蕉成為時代的消耗品就是賭博內耗

10年前的香蕉產業,因為谷底,看著許多持續種蕉的農民辛勞,若沒有了他們、沒有了產業,香蕉的文化如何延續、鄉村的機會如何提升。進而社會發起推廣香蕉的行動才隨之啟動,10年前的崩盤,香蕉的角色還是農產品,但今天,香蕉還是農產品卻增加了消耗品的身分。先前由於風災的影響讓產量減少因而價格上升吸引,各縣市紛紛增加耕地面積來搶種,去年雲林、嘉義、台南等地不時可見農民萬株蕉苗購買的景象,當中改變了香蕉產業生態,本來產區明確的預期經濟,變成為一窩蜂的盲目耕作,長期耕作的農民沒有受到穩定保護,讓投機移動的勢力向上獲利。

農產品不等同商品的想像,無法讓社會穩定,又政府大力推動「地方創生」的政策準備開打,鼓勵青年返鄉務農發展,卻沒有在經濟與制度面進行穩定,鼓勵大家貸款、投資或申請補助回鄉創業和打拼就可能讓大家在大起大落的農業環境廝殺。你想這結果還有可能良善?你一定會想,難道這些人這麼笨,連預防崩盤勝於治療買賣都不知道嗎?正好相反,他們等待進場消耗,用施捨者一般的行動,成為大家注目的焦點,每年反覆無限輪迴,空轉台灣。

香蕉融入生活可以創造更多產業特色與通路。(王繼維提供)
香蕉融入生活可以創造更多產業特色與通路。(王繼維提供)

香蕉要救但要怎麼救,雖然不否定各界的善心,但選擇跟著這些政客在蕉價崩盤之時大啖蕉味一番表現,就落入台灣的賭客文化框架,不僅無助於農業穩定,更無法有效幫助蕉農。這一套賭徒制度下的產物,就是要大家配合潮流,政府會讓農民繼續無知搶種,持續沒有方法計畫生產與創造需求,這會促使投機的農業分子也滲入這波公益,繼續豪賭農產高低進場操盤,想要作秀的政客也可以因為搶救施捨而當選獲得權力。

善心要平時,唯有長期的穩定銷售管道與價錢,才避免香蕉慘案輪迴

「讓子彈飛一下」,面對低價收購、施捨購買、一窩蜂的吃蕉運動,有不少蕉農還在觀望,因為大家忍著,就是希望暫時借重市場機制,排除投機者,讓產業恢復穩定。當中不少良心企業的在建構與小農購買的互聯網機制,平時就開始採購維持穩定互惠;也有的開始以季節和小農合作生產,避開夏天種植的狀況,也不少企業帶著香蕉的再製品在海外跟客戶分享,也造就產業另一種銷售機會。

如果真要在低價進場,其實台灣不少企業在國外都有據點,若想拓展外銷市場,採單點突破,以目前即將低價的香蕉,收購外送讓自己的據點,可以推廣台灣來的特色,也可以安排台灣的水果農產,透過鮮果加工品的採購,在自己國外據點協助販售與推廣,實質「幫蕉」促進國際關係,不只展現風範更讓台灣單點突破國際。像是去年的香蕉之亂,銀行界慷慨解囊,若不在台灣而有不同國外據點推銷,相信台灣人民一定會掌聲雷動。

要避免每次都悲情的香蕉產業繼續延展,用穩定的加工通路和農民合作推廣;消費者有良好吃蕉的飲食習慣與正常消費;政府平時就有計畫產量的行動和鼓勵,香蕉雖然季節起落但幅度不大可以接受。大家在批評政府只會在崩盤時動作的我們,也不要依樣畫葫蘆,在崩盤時後還高豎起似善的旗幟,此舉無非希望有此情境的來臨,來成就善行的表現,卻苦了年年香蕉崩盤的蕉農和社會。相信在台灣美麗的風景下,台灣人的善心會用於生活的改善與及時行善救急菩薩風範,才不會變成輪迴低價的工具。

*作者為蕉農、台青蕉樂團團長、尊懷文教基金秘書,青年返鄉一員。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