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蔡政府斷交困境何解?可用「台獨初級階段論」

2018-05-31 05:30

? 人氣

作者稱,一旦國民黨和中華民國真的被徹底消滅,當他們失去所有的護身符和所有可以怪罪的對象之後,他們能不能真正開始為自已的選擇負責了呢?(資料照,顏麟宇攝)

作者稱,一旦國民黨和中華民國真的被徹底消滅,當他們失去所有的護身符和所有可以怪罪的對象之後,他們能不能真正開始為自已的選擇負責了呢?(資料照,顏麟宇攝)

日前非洲友邦布吉納法索宣布與我國斷交,蔡英文總統隨即發表措詞強硬但自信堅定的聲明,整體而言算中規中矩。然而,像這樣的官樣聲明,卻無法反映出蔡總統內心真正的想法和真實的情緒。

果不其然,面對在野黨的批評,據報導,蔡總統於斷交後的隔日下午在臉書發文,內容主要是譴責國民黨,認為面對中共的打壓,在野黨不但沒有和執政黨團結起來對抗壓力,卻對執政黨如此嚴苛。然而,像這樣的情緒,並非蔡總統所獨有,綠黨召集人王浩宇就表示「中國如此囂張國民黨就是幫兇」。如果有時間隨意瀏覽一下綠營政治人物或支持者的臉書,就會看到許多類似的情緒性言論,其中,他們最大的共識就是「當中華民國的邦交國降為零時,就是台灣國的邦交國大量出現的時候」。換言之,主張乾脆打破現狀,支持獨立的聲音似乎越來越多、也越來越不耐煩。

但這些言論自然引發反向的批評,有人認為,蔡英文的說法有失總統高度。況且,當年的甘比亞斷交事件,民進黨對馬政府何其嚴苛,現在身為執政黨,卻容不下哪怕是最輕微的批評?針對邦交國降為零,就能台獨建國的說法,多位外交專業的學者也出面駁斥,認為純屬妄想。更有網民語帶挑釁的表示「為何不乾脆主動把剩下的邦交國都斷光,這樣不就馬上建國了?」

這些批評和諷刺都不是沒有道理,但卻不夠深入,而且也缺乏建設性。一方面,大部分綠營政治人物和支持者其實心裡很清楚,這是蔡政府的重大外交挫敗,但他們卻不願意公開承認,只好透過罵國民黨來發洩情緒。況且,民進黨在野時的政治邏輯就是利用所有的可趁之機攻擊國民黨,而不顧國計民生,更遑論什麼團結。當他們執政後,自己碰到同樣的挫敗,自然也會懷疑國民黨是否也要如法炮製。蔡總統的臉書貼文以及其他綠營支持者的發言,與其說是在譴責國民黨,不如說是惡人先告狀,把她們自己在野時的心態和所作所為講出來而已。這是一種結合了挫敗感、沮喪、憤恨和恐懼的心理狀態,令人同情。但這些批評者不但未能體會,甚至還出言奚落,實在是不可取。

再者,這些所謂的專業意見,包括建議蔡政府要承認九二共識、重回馬政府時期的兩岸政策,或是要盡量避免挑釁中共、要和美日保持一定距離,這其實都是老生常談,缺乏突破。他們明明知道,民進黨的黨性就是死不認錯、死不悔改,特別是當別人公開指出他們的錯誤時,就更不能認錯,反而會硬幹到底,「拔管案」和吳茂昆的言行就是很好的例子。更何況,目前蔡政府執政績效不佳、聲勢低迷,連自己人都快看不下去。此時再接受這些建議,等於背叛台獨理念,無異於政治自殺。所以,這些意見再好,蔡政府也不可能接受。

無論如何,蔡政府和其支持者這些看似情緒性的言論,已經反映出一種焦躁和不耐煩的情緒,絕對不可以等閒視之,萬一他們真的豁出去主動斷交和宣布台獨,那不是魚死網破、大家一起完蛋?問題是,目前、以及在可見的未來,蔡政府這種進退兩難的困境可能會長期化,很難做出調整,如果他們的精神狀態長期如此,實在是令人擔憂。問題的關鍵是,難道沒有一種具有創新性的政治主張,是蔡政府可以自圓其說的,而不損及台獨的意識形態,既可以暫時團結在野黨,而且中共也可以勉強接受的?

其實是有的,而且答案在他們自己的情緒性言論之中,已經隱約浮現。民進黨的問題在於,他們一方面敵視和輕視中共,沒想過其實中共也曾面臨過與他們類似而且更加嚴重的困境,可以提供很好借鏡。另一方面,民進黨缺乏歷史意識,不知道人類在追求重大政治目標的時候,通常要經歷很長的時間和好幾個階段,過於急躁反而壞事。最可惜的是,碰到斷交事件後,面對批評的聲浪卻惱羞成怒,無法靜下心來思考,因而也無從體悟到答案就近在眼前。那麼,答案到底是什麼呢?

社會主義初級階段論

如果說,在中共的黨史上,有哪個時期是可供蔡政府借鏡的,恐怕就屬鄧小平推行改革開放政策前後的這段時間了。一方面,當時幾乎所有人都認識到文革和毛澤東路線所帶來的巨大災難,既然這條路行不通,就必須改變。另一方面,堅持毛澤東路線的保守派和頑劣幹部仍然有一定的勢力。況且,中國共產黨成立的目標是為了打倒帝國主義和資本主義,最終是為了實現社會主義的理想。如果和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帝國主義國家關係正常化,同時又接受了資本主義和市場競爭的邏輯,這樣算不算是對社會主義革命的背叛?那麼中共維持一黨專政的正當性何在?乾脆解散算了!如何不被意識形態所困,對鄧小平和當時中共的主要領導人而言,是一個巨大的思想挑戰,他們必須找到一個可以自我說服和自圓其說的理論主張,來證明共產黨在接受資本主義的同時,仍然沒有放棄邁向社會主義的目標,兩者是可以並存的,如此改革開放才得以順利展開。而這個具有開創性的政治主張就是所謂的「社會主義初級階段論」。

在1859年的《政治經濟學批判》中,馬克思根據歐洲歷史發展的經驗,加上他對亞洲的觀察,將人類文明的歷史依照生產模式發展的順序分成四個不同的社會經濟發展進程,分別是亞細亞、古代、封建,以及近代資產階級。

這個論點,被蘇聯的馬克思主義者對應簡化成一套包含五個階段的公式,即原始共產社會、古代奴隸社會、封建社會、資本主義社會、以及共產主義社會。在每一個階段中,代表某種先進生產力的階級,透過經濟實力的積累,會與落後的原統治階級發生矛盾和衝突,從而起來革命,推翻統治階級並取代之,讓歷史向下一個階段演進。然而,在上一個階段還是代表先進生產力的階級,進入到下一個階段後,就會逐漸成為等待被推翻的落後階級。例如,在封建社會,相較於貴族和王權,資產階級是先進階級,但當進入到資本主義社會後,資產階級就會成為被打倒的對象,直到革命成功,邁向共產主義社會為止。

值得注意的是,馬克思認為,真正的社會主義,只能建立在資本主義創造的豐富物質和社會基礎上,以及在大工業和與此相應被創造出來的成熟無產階級上。據此,馬克思反對人工製造的革命,他認為如果在資本主義階段還沒發展完成時,就被強迫進入到共產主義階段,這種不成熟的革命,最終會導致革命的失敗。

為了給改革開放這個使用資本主義的手段和方式來實現未來社會主義目標的主張尋找理論根據,鄧小平時代的理論家特別強調上述馬克思關於社會主義目標的實現必須以資本主義充分發展為前提的論點。他們認為,毛澤東誤解了馬克思主義,在資本主義尚未充分發展的時候,就跳過了整整一個階段,強迫中國進入共產主義階段,這當然造成災難性的後果,所以現在共產黨必須重新回頭補足資本主義階段的課,之後才能成功的再次邁向社會主義。如果和美國帝國主義建立外交關係有利於中國的資本主義發展,那就會有利於實現最終的共產主義目標,反正最終的目的是要消滅資本主義,帝國主義遲早會成為自己的掘墓人,現在卻不妨先利用之。1980年代初期,這一命題經過精心雕琢後成為所謂的「社會主義初級階段論」,如同「定海神針」般,成為支撐鄧小平改革開放和中共繼續一黨專政最重要的理論基礎。

2018年5月5日,馬克思(Karl Marx)200年誕辰,中國捐贈的雕像在他的出生地特里爾(Trier)揭幕(AP)
為了給改革開放尋找理論根據,鄧小平時代的理論家特別強調馬克思關於社會主義目標的實現必須以資本主義充分發展為前提的論點。(資料照,AP)

如果從政治權謀的角度來看,中共高層必須這樣自我主張,否則他們一黨專政的正當性便不復存在。但對於真正相信社會主義理想的人而言,這樣的主張卻是言之成理。從唯物的角度看,當物質基礎還不夠成熟時就進入共產主義,只會導致均貧的結果,從而令人對社會主義的價值感到懷疑。從唯心的角度來看,倘若在人民還沒有充分體會到資本主義體制造成的負面後果之前,例如巨大貧富差距所造成的痛苦和生產異化所造成的疏離感,就先進入共產主義,不但無法透過比較來體會共產主義的好,反而還會造成對資本主義不切實際的懷舊,這兩者都不利於鞏固社會主義的革命成果,而且還會遭到反噬。只有當資本主義已經高度發展,財產重分配足以均富時,以及資本主義造成的惡果已經使大多數人都心生厭惡時,才是推翻資本主義,進入共產主義社會的好時機。

台獨初級階段論

馬克思主義的歷史觀和階段論由於帶有歐洲中心的偏見和太強的目的論,學界已經有許多批判,若只是照本宣科的用於治學當然不可取。但政治行動本身就是自我中心的,而且有強烈的政治目的,如果能夠借用馬克思的觀點,改良成行動綱領,對於政治目的的達成絕對有所裨益,中共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

如果說中國共產黨追求的終極政治目標是實現共產主義的話,那麼民進黨所追求的終極政治目標應該就是台獨。事實上,在近代台灣人民爭取獨立自主的奮鬥史以及民進黨的黨史中,也大致可以區分為五個時期,分別是「反抗殖民統治時期」、「黨外運動時期」、「爭取全面執政時期」、「轉型正義時期」,以及最終的「法理台獨」,也就是台灣歷史的最高點。如果說,馬克思認為生產力和生產關係的轉變是推動歷史向下一個階段演進的關鍵力量,同理,推動台灣歷史向前進步的關鍵力量,則是各種外來政權與本土進步力量融合和鬥爭的過程,不斷地將台灣歷史推向法理台獨的最終目標。

一開始,日本殖民者取代了落後的滿清,成為推動台灣現代化的進步力量。然而,日本的殖民統治也逐漸成為壓制台灣人獨立自主的落後力量。戰後,中華民國政府和國民黨取代了日本殖民者,成為推動台灣進一步現代化的進步力量,但同時因為實行落後的威權統治和逐漸腐化,也就不敵標榜自由價值的黨外運動,後來在美國和中共建交的壓力下,被迫走向民主化。民進黨成立之後,進入了「爭取全面執政時期」,然而,由於國民黨擁有龐大黨產,可以收買人心。台灣人民長期受到黨國教育荼毒太深,未能立即醒悟,這個過程走的異常艱辛,長達30年。期間,代表落後力量的國民黨和馬英九還一度反撲成功,所幸被歷史的巨輪無情輾壓,民進黨終於在2016年實現了全面執政,進入了「轉型正義時期」的歷史新階段。

「轉型正義時期」這個階段對於能否成功進入法理台獨的最終階段是極其重要的,應該要任其自然發展,讓本土的先進力量逐漸取代落後的黨國勢力,但不可以用行政力量強行推動,否則壞事,反而搞臭台獨的理想。毛澤東當年在資本稀缺和無產階級還不夠成熟之前就硬要進入共產主義階段,強推大躍進和文化大革命造成重大災難,反而使整個中國必須要重回資本主義階段補課,經歷過文革的一代人至今聽聞毛主義,不少人仍為之色變,實在是殷鑑不遠。

同理,倘若在「爭取全面執政時期」都需要花費將近30年的時間才能往下一個階段邁進,蔡政府憑什麼相信,只用了2年,他們就可以跳過「轉型正義時期」而直接進入到「法理台獨」?如果沒有足夠的時間讓「轉型正義時期」充分發展,就不能將中華民國政府的資源充分汲取以備將來的台獨建國所用,就不能充分讓台灣人民體會到萬惡國民黨的守舊落後本質,也無法培養足夠的「覺醒青年」來取代被黨國教育荼毒的上一代「廢青」,那麼即使強迫進入到法理台獨階段,也終將因為資源不足和缺乏對比而功敗垂成,反而讓國民黨有可趁之機,中華民國得以苟延殘喘。這難道不是親痛仇快嗎?

蔡總統現今其實面臨了類似當年鄧小平的困境,一方面,過去兩年來,以行政手段強推轉型正義的結果,就是遭到實力仍然雄厚的黨國勢力在各方面的反撲,最近「拔管案」陷入膠著就是典型的案例。像這樣的僵局,其實是有利於國民黨起死回生,不利於台獨進步力量的累積。另一方面,以「台獨工作者」賴清德為首的一批強硬派,仍在背後施加壓力,不讓蔡總統退讓或改變。在對外關係方面,蔡總統一直無法破除把中共當敵人的迷思,她沒看到在「轉型正義時期」的階段,民進黨其實可以利用中共來逐漸消滅中華民國和國民黨,雙方要為敵,也是進入「法理台獨」後的事。況且,只要一旦「法理台獨」成功,由於台灣代表的是進步的一方,對比專制落後的中共,美日歐等先進國家一定願意全力支援,擊敗中共讓其崩潰根本是意料中的事。中共現在越是打擊中華民國,其實就是在幫助未來的台獨,中共就是自己的掘墓人,所以反而是現階段可以合作的對象。

蔡總統可以這樣跟民進黨的支持者說,台獨是急不得的,越急越壞事。現階段最重要的任務是讓「轉型正義時期」充分的發展,讓國民黨抱著剩下的黨產繼續苟延殘喘,守舊而墮落,直到被選民拋棄為止。同時,讓中共在國際上繼續削弱中華民國的存在感,每拔一個邦交國,就讓台灣人民看清國民黨不團結對外的真面目。長久下來,既消滅了中華民國,又讓台灣人民同時厭惡國民黨和中共,一舉數得。等時機到了,法理台獨自然是水到渠成。

「台獨初級階段論」強調的是為了成功實現台獨目標,千萬不可躁進,現階段最重要的目標是回過頭來補「轉型正義的課」,培養進步勢力,讓中共繼續削弱中華民國,也透過未來的斷交讓台灣人民看清國民黨的真面目,一切都是在替未來鋪路。這不但證明了蔡總統沒有放棄台獨,但又可以和各方暫時共存,斷交問題也因為長期來看有助於台獨而變得不重要了,這難道不是一個化解困境、轉危為安的妙方嗎?民進黨和其支持者被蔡總統曉以大義後,自然是要接受的,否則就是反台獨。國民黨更是樂得接受,畢竟獲得了喘息之機,要被完全消滅也是20年後的事,這不就團結在野黨了嗎?中共方面可能不會滿意,但也不得不接受,畢竟現在民進黨也和他們用了同一套論述的方法,如果反對,不就代表自己也在胡扯嗎?

或許,就像中共宣稱共產主義最終會被實現一樣,法理台獨或許也終將被民進黨實現,無論花費多少時間和成本。然而,民進黨和其支持者應該要思考的是,一旦國民黨和中華民國真的被徹底消滅,當他們失去所有的護身符和所有可以怪罪的對象之後,他們能不能真正開始為自已的選擇負責了呢?他們敢於直接面對中共嗎?他們願意付出多大的代價呢?

*作者為國立台灣大學政治學研究所碩士生

喜歡這篇文章嗎?

林廣挺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