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政務官忠告 朱敬一:官員要懂社會運動

2015-02-13 07:20

? 人氣

前國科會主委朱敬一出新書《找回台灣經濟正義與活力》談台灣經濟,日前接受《風傳媒》專訪。(吳逸驊攝)

前國科會主委朱敬一出新書《找回台灣經濟正義與活力》談台灣經濟,日前接受《風傳媒》專訪。(吳逸驊攝)

前國科會主委朱敬一出新書《找回台灣經濟正義與活力》談台灣經濟,對於近日許多知識分子入閣卻又傷痕累累地離開,朱敬一以過去自己任官的經驗為例指出,由於政務官有職位的限制,儘管對政策有建議也無從置喙,他自己就是看了報紙才知道兩岸服貿協議的內容。

朱敬一指出,知識分子要有應付時局的本事,要能懂得社會運動,像「加稅」,就必須透過社會運動才可能成功。

「當你是個國科會主委 你就不再是經濟學家」

 

近日馬政府官員紛紛求去,2015年才開始短短1個多月,就已不知折損多少官員,許多知識分子入閣後紛紛感到挫敗而離去。身為當年以中研院士入閣,卻又主動請辭的知識分子代表,朱敬一怎麼看這一波的官員折損潮呢?

朱敬一表示,他並不會將自己的離職視為一個挫敗的經驗,好比完成少量多樣的穿戴式裝置培育的「小蘋果園」計畫,或者擋下自經區的減稅政策等等,自認「3年來沒有辜負人民一點點的期望」,認為政府應該要給知識分子可以發揮的空間,才會有越來越多有本事的人願意去改變。

但要如何能讓知識分子有所發揮呢?朱敬一坦言「政務官有職位限制」,像服貿自己就是看報紙才知道,即使對服貿的某些內容有意見,既然服貿都已經送出門了,自己也不便批評太多。

他說,目前的體制是「當你是個國科會主委,你就不再是經濟學家」,很自然地無權參與相關討論,但他認為只要有他參與討論的機會,他就絕對不會少做一點,好比自經區減稅就是他擋下來的,儘管「踏在別人線上執行自己的經濟專業」需要付出一定的代價。

至於知識分子自己要如何在職位上發揮才能呢?朱敬一認為「要有應付時局的本事」,他說自己曾向財政部長張盛和提到「加稅就是社會運動」,如果社會運動弄得成就加得成,反之則可能失敗,而目前的確有些知識分子很有能耐,懂得怎麼去弄社會運動,他也透露自己曾經拒絕過財政部長一職,原因就在於自認自己無法在現在的時局中「搞成社會運動」。

而在書中大力抨擊全力鼓吹迷信完全自由市場神話的芝加哥學派,甚至戲稱許多財經官員學者為只懂得鼓吹多簽FTA的「芝加哥鸚鵡」,朱敬一如何看待自去年反服貿運動以來,諸多關於自由貿易的爭議呢?朱敬一舉自己用來比喻貿易及產業的「劍宗」及「氣宗」兩派,認為鼓勵簽FTA這件事應由國貿局來談而非工業局,畢竟簽FTA是「降低成本」的效率考量,工業局應從扶植國內產業、幫助創新為出發點,本應是「氣宗」大本營,但目前只像「劍宗」一樣不斷高喊減稅。

朱敬一:主導自貿救經濟的貿易派過於猖獗

「但我從來沒有反對簽FTA!」儘管朱敬一較常提到產業派的「氣宗」,他也要澄清自己絕非反對自由貿易,只是目前主導自由貿易救經濟的貿易派過於猖獗,才較側重氣宗。他認為現在政府的政策整天在講FTA,但「從來沒告訴過我們要幹嘛!」不像其他國家有仔細考量各產業的不同特性,擬定出最合宜的協定。

朱敬一也提醒反服貿運動者「這是條躲不掉的路」。他說,在全球化趨勢下,台灣不可能繞道而行,目前反對者論述「簽了會傷害某些產業」,卻漏掉另一半「不簽可能傷害到哪些產業」的論述,而產生論述本身就是社會運動的一環,目前政府並沒有提出完整令人信服的論述。

朱敬一也批評馬政府的兩岸政策。他認為假若九合一大選可視為馬政府執政的挫敗跡象,那麼「經濟」便是主因。他說,民眾看到兩岸密切來往,但能感受到的卻只有薪資凍漲,政府應提出人民知道兩岸和平發展對人民的好處在哪裡。

朱敬一認為假若九合一大選可視為馬政府執政的挫敗跡象,那麼「經濟」便是主因。(資料照片,林韶安攝)

朱敬一指出,前國安會秘書長蘇起曾說,中國目前已有好幾個省份GDP高於台灣,若中國所有省份GDP都高於台灣時,台灣將失去發言權,因此對他而言,所謂的經濟「就是要讓台灣在兩岸短時間不一定有解的情況下,能一直保持發言權」。

朱敬一認為,目前台灣最缺的是時間,目前政府提出的論述過於遙遠,難以達成共識。越沒有共識就越須爭取時間,讓共識慢慢形成,而要讓共識形成,就必須能讓人民願意跟著你一起,在這樣的情況下,政府輕忽的經濟利益分配問題將會是關鍵。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