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從哥白尼─伽利略─到管中閔

2018-03-24 06:10

? 人氣

作者認為,管中閔能否不受干擾的就任台大校長,不僅關係台大的未來,也關係台灣整個學術自由,學術獨立的存續。(資料照,陳明仁攝)

作者認為,管中閔能否不受干擾的就任台大校長,不僅關係台大的未來,也關係台灣整個學術自由,學術獨立的存續。(資料照,陳明仁攝)

管中閔是被推薦,推薦書是推薦人填寫。管中閔不是應徵工作,不是投履歷表。審核資格,是台大校長遴選委員會的責任,遴選委員會訂出了一套審核標準,包括利益迴避的一些規定。管中閔身為台大教授,兼任台哥大獨董,乃得到校方的推薦與核可,並且是符合台大整體利益的產學交流,在台大內部,這是眾所周知的資訊,也是各遴選委員均可公開獲悉的資訊。

管中閔參與校長遴選,是面對遴選委員,不是面對台大的卡管派學生,更不是面對反管陣營的政客/媒體和網民。遴選委員會 — 由台大校務會議選出並且授權的遴選委員會 — 由學術界的泰斗級校內外人士,包括中研院院長和院士,台大前校長,成大校長,陽明大學校長,台大內部推選的諸多學院院長系主任與教授,以及產業界名流組成的遴選委員會,開會再開會,一再認定管中閔的當選資格豪無疑義。但是,政治色彩濃厚的媒體/網民/政客還是持續操弄這個「獨董」還有「抄襲」議題;教育部還是持續用一道道的公文干涉遴選委員會的獨立運作。如果要談利益迴避,另一位被遴選人周美吟是中研院副院長,遴選委員之一廖俊智是中研院院長,這豈不是更應該利益迴避?

至於管中閔的論文抄襲說,更是無稽之談。民進黨立委張廖萬指控:管中閔與暨南大學管理學院院長陳建良共同發表的論文,涉嫌抄襲張姓學生碩士論文。然而,暨南大學張生碩士論文參考文獻中,清楚的列出:陳建良與管中閔(2016),《兩岸經濟合作架構協議 (ECFA)政策效果評估手稿》這樣的一則參考文獻,代表管中閔和陳建良的手稿成立在先,張生的論文撰寫在後。實際上,是張生受陳建良指導論文,張生參考了陳建良與管中閔合作的手稿,還未發表的手稿。

再者,「財團進入大學」之辭的搬弄,更令人不知道今夕是何夕。全世界的一流大學,都是私立或是法人化的公立大學,都大方的接受財團捐獻。美國的名校,哈佛,耶魯,普林斯頓,史丹佛等等,都是私立大學,財政來源都有財團的身影。歐洲的知名大學,多是法人化的公立大學或公私混合型大學,也大幅度接受企業捐輸。

管中閔能否不受干擾的就任台大校長,不僅關係台大的未來,也關係台灣整個學術自由,學術獨立的存續,更關係台灣學術研究與學術發展的未來。

台大的校長遴選委員會 - 由台大內外台灣學術界泰斗級的人士組成的遴選委員會 - 如果一致認為所謂的「論文抄襲」與「校外兼職」都是子虛烏有的政治抹黑,教育部長潘文忠就應該完全尊重,根本不應該把政治的手伸入大學自治,根本不應該順著媒體政客的捕風捉影而見獵心喜,進而對台大的校長遴選過程進行獵巫式的調查。身為教育部長,潘文忠如果不相信這些學術泰斗的判斷,如果執意以外界的政治抹黑的角度來操弄所謂的「學術倫理」議題,那麼,在這個事件過後,不會再有學界的學術泰斗願意參與各大學的校長的遴選,而台灣的學術獨立,台灣學術界的自律自治,台灣學術研究的倫理秩序,都會被潘文忠這樣的政治動作徹底瓦解。

20180316-教育部長潘文忠16日針對大陸對台31項措施,出席行政院因應對策記者會。(顏麟宇攝)
20180316-教育部長潘文忠16日針對大陸對台31項措施,出席行政院因應對策記者會。(顏麟宇攝)

16世紀的西方學術泰斗哥白尼的革命性科學著作《天體運行論》,因為抵觸教義而被羅馬天主教廷禁書,17世紀的另一位西方學術泰斗伽利略因為追隨哥白尼學說,堅持太陽為天體中心而被終身軟禁。這期間,還有許多其他的學者因為看法與教廷相左而受到打壓。感受這些外力干預學術的慘痛教訓,西方學術界為了固全學術研究的千秋大業,不斷地與當道周旋,不斷地追求學術獨立,不斷念茲在茲地努力讓學術脫離外界勢力的影響,終於逐漸構建出一套學術圈內自理、自治、自治、自成的學術獨立,學術自由與學術發展體制。

西方這樣的學術獨立的傳統,已經延續數百年了:學術的是是非非,學問的優劣高低,哪個學理更服人,哪個學說更精闢,哪個學者可以戴上最崇高的冠冕,哪個學者違反學術倫理,哪個主張是謬論,誰抄襲了誰,完全由學術界自行管理、自行運作、自行裁決。學術界之外,沒有另外的「學術法庭」或是駕馭學術的官僚體系,學術界之外的政治 / 宗教勢力不能對學術界內部的事務指指點點,說三道四,上下其手。因為這樣的學術獨立的傳統,讓西方在知識領域上快速發展,西方的科學成就推動了過去數百年人類文明的進展。如果教育部這次成功阻擾管中閔上任,那麼受害的不止是台大,更會是台灣整個學術自由與學術發展的重創。

在台大校長任命的流程中,教育部長真的只有一個形式上的功能,不能實際過問其中的是是非非。日後,假如發掘出管中閔真有從事過有辱台大校長職銜的學術倫理或是個人操守之確切事蹟,那麼台大仍然可以依循內部學術倫理機制自清自律;而台大外部,承續西方學優良術傳統並且與全球齊步的台灣學術界整體,仍然可以高舉傳續數百年的崇榮學術倫理傳統來運作管中閔的辭職下台。

台大校內的反管中閔勢力,醞釀以召開臨時校務會議的方式來阻擾管中閔就任。校務會議是管理學校行政事務,不是討論學術倫理的場合。召開臨時校務會議,只會有兩種可能結果:一,校務會議再次確認毫無疑議接受遴選委員會的選舉結果。二,或是在子虛烏有的抹黑下,校務會議服膺外界的政治操弄,推翻遴選委員會的選舉結果,然後整個遴選過程重來一次,重新訂立遴選規則,重新選出遴選委員,重新選出受推薦校長候選人。第二個結果,就是完全破壞校長遴選體制,就是整個台灣高等教育與學術研究的制度性崩解。難道潘文忠是希望看到第二個結果?如果不是,那麼潘文忠就不應該有任何的遲疑,任何其他考慮,不該繼續顧左右而言他,應該立即周全管中閔就任台大校長的程序。

台灣政府對台大(或是高等教育的整體)所投入的教育與研究經費,與新加坡,香港,韓國,大陸的名校的資源比起來,是蠻寒酸的。然而另一方面,政府(包括立法院,監察院以及行政院教育部)卻可以對國立大學百般干預。尤其是這種鑿斧痕跡頗深的政治性干預。

*作者為台大校友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