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資翻身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日本311地震災民的故事:福島重建路漫漫,但漸現曙光

七年過去,東電員工仍在修復受創的福島核電廠。(BBC中文網)

七年過去,東電員工仍在修復受創的福島核電廠。(BBC中文網)

這本是一個值得慶祝的日子,但渡邊利生的畢業典禮因為另一個錯誤的理由被他以及世人牢牢記著──那一天是2011年3月11日。

地震發生時,當時23歲的渡邊身在東京。

日本地震頻發,根據日本氣象廳統計,日本一年發生超過10萬次地震。

但2011年3月11日發生的地震,搖晃程度大到渡邊以為震央在東京。

當他知道原來震央是離首都東京200英里以外的日本東北部,他馬上想他在福島的家人,以及他父親經營的溫泉旅館。

溫泉區位於山區,因此沒有受到九級地震及隨之而來的海嘯的毀滅性破壞。

但福島第一核電廠因地震破壞造成爐心熔毀等等一系列核災事故,擔心輻射污染擴散的恐慌蔓延,溫泉度假區也瞬間沒了遊客。

福島核電廠的土壤可能受到污染,因此被裝袋。
福島核電廠的土壤可能受到污染,因此被裝袋。

渡邊仍記得情況變化是多麼地迅速。「我們在核災之後受了很多苦,所有的訂房都被取消。」

七年過後,渡邊家的旅館收入仍無法回到震災前的水凖。

渡邊說:「一些客人仍討論著核災,人們對於福島仍有負面印象,我們社區裏的所有人對此都感到很難過。」

當時的海嘯造成超過1萬6千人死亡,迫使日本再次思考其能源政策。

七年過去,2011年地震的傷疤仍在。廢棄的房屋被繁茂生長的樹枝和雜草掩蓋,連販賣機都被遺棄。

但也有堅韌的故事在其中。

靠近福島第一核電廠的販賣機被遺忘在路邊。
靠近福島第一核電廠的販賣機被遺忘在路邊。

渡邊一直以來的計畫都是畢業後回到福島,幫助父親經營溫泉旅館。

渡邊說:「我的未來被瞬間毀掉、被切斷了。我覺得很失望。這一切令人震驚。」

但這場災害也讓當地團結起來。

渡邊和當地其他溫泉業者合力創建了「土湯溫泉重新再起」,目的是在當地推廣活動,讓社區凝聚起來。

渡邊利生
渡邊利生希望,地熱發電有一天能供應全社區的電力。

在渡邊家旅館兩百公尺處,他們投資了雙循環地熱發電廠。

數十條互相交錯的管線約有一個籃球場大,用來混合溫泉蒸氣中的化學物質和溫泉水以供發電。

這些透過發電裝置多出來的能源,目前已經回售給國營的電力公司,渡邊更進一步希望政府能放寬措施,讓這些電力能被當地使用。

渡邊堅信,這些金屬管線和渦輪機不會只讓人一眼看過,它們將會是這個溫泉勝地受到歡迎的特色

「我們會向客人介紹這些,而客人通常的反應是『哇噢!』他們留下深刻印象,他們很享受看到這些東西。」

養殖業
多餘的電力在山區被用來供應需要大量電力的養殖業。

日本在2011年地震後,供電的成本提高。

日本自身缺乏石油和天然氣,從1973年阿拉伯石油禁運,造成石油價格飆升後,日本從1970年代起擴大發展核能發電。

截至2010年,日本30%的電力仰賴核能發電,並希望在2020年之前提升至50%。

這項計畫在東日本大地震後幾乎歸零。日本被迫大量進口天然氣來維持關停全國核能反應爐後的能源缺口。

福島可再生能源研究所的所長中岩勝相信,小規模的能源項目很可能是日本的未來所在。

中岩表示,遍布日本四大主島的山區和溫泉是理想的可再生能源資源,就像渡邊家旅館的裝置一樣。

他說:「如果我們想要在小城市和山區推進可再生能源的發展,這是一個不需要高成本的好方法。這是一個在全國推行可再生能源的實際方式。」

他對可再生能源未來扮演的角色感到樂觀,同時也對於可實現的時間抱有信心。

中岩所任職的機構2014年於福島的郡山市成立,旨在推動和促進可再生能源的研究。

「我們沒有能源,所以可再生能源是我們唯一的機會。」中岩說。

一份由日本經濟產業省發佈的報告預測,日本到2030年還是有五分之一的能源需仰賴核能。

2015年的報告預測,日本能源的來源,可再生能源將會成長3.2%來到23%,而煤炭、石油和天然氣佔50%。

中岩認為:「2030年之前,我們仍需要仰賴一些碳氫化合物,但我們正逐漸地使用可再生能源。我認為我們應該減少對核能及碳氫化合物的依賴,所以當2050年或2060年時,也許80%的能源可以來自可再生能源。」

吉川彰浩
吉川彰浩坐在核電廠模型前。他運用先前在核電廠任職的知識向遊客宣導知識。

福島核災讓人聊想到輻射造成的疾病、孤獨以及心理問題,回歸到正常生活成為最大的傷疤和挑戰。原本任職於福島第一核電廠的東京電力控股株式會社員工吉川彰浩說。

他的家鄉雙葉也被當作其中一個集合點,他說起雙葉:「我知道可能會失去一切是什麼感覺,這是我們必須知道的,我們同時可以分享,如果事件發生,什麼是我們可以失去的,什麼是不可失去的。」

吉川現在花時間組團導覽廢棄的核電廠,他相信,分享這些資訊將會是遠離災害的關鍵。

他說:「我一直告訴人們,我還在這裏,我不會走,所以我們可以為下一代打造一些東西。」

「六年前人們對我說:『我想知道情況,但我不想靠進它』,但現在他們想要知道,並且想要親眼看看。這六年來的改變。」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