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給台灣各大學的公開信─對沒有教授,論文研究的基礎及指導的控訴

2017-12-01 05:40

? 人氣

作者認為,對學生非常關心的問題,竟然只有從一本30年前老舊的書中提及之後,就再也沒有提過。請問過去這30年,到底老師們在教甚麼?(資料照,陳明仁攝)

作者認為,對學生非常關心的問題,竟然只有從一本30年前老舊的書中提及之後,就再也沒有提過。請問過去這30年,到底老師們在教甚麼?(資料照,陳明仁攝)

致所有指導老師與教授論文設計的老師:

身為研究所學生,本不該不尊重老師,存疑與提問,也是學生的權利。老師把最重要的知識,都教授給學生,相信這是無庸至疑的。

自我閱畢,彭明輝教授2017年9月出版的《研究生完全求生手冊》後,我感覺,我完全白白浪費了二年的時間在碩士班上。

作為批判思維強與已經過了兩年碩士的學生,面對教授論文寫作及其概念與方法,我沒有辦法不壓抑自己怒火,對老師作出嚴厲的批評及指責。

書中舉出了一個例子:彭教授曾指導過一個研究生,高中是名校數理資優班,大學是清大前三名,積極又好學。他給學生一篇論文,請他兩禮拜後作報告心得。兩禮拜後,說還沒讀完;又過了兩禮拜;就這樣過了兩個月,彭教授忍不住問他到底發生甚麼事。

原來,他拿到論文後就反覆讀了七、八篇,有八、九成的內容始終看不懂,他把論文後面的十數篇參考文獻印回來讀,照樣每篇都只懂一、兩成,而原來那篇論文還有八、九成讀不懂,有些甚至完全不知所云。他越讀越心慌,像陷入流沙一樣,讀的論文越多越感無助,甚至讓他懷疑自己到底適不適合念研究所。

其實,他的理解能力沒有問題,有問題的是他讀論文的方式—論文跟課本截然不同,沒有人可以用大學讀課本的方式,去讀懂任何期刊論文(轉自書中p.93)。

相信不只有我,所有研究所學生,都一定面對過這問題,而苦惱良多。可卻沒有一位老師及相關書籍,能夠教授及說明清楚,而不停只說明文獻回顧的重要性,要弄好一個研究計劃等「次重要」的知識。老師們只教授其所開設不同議題的課程,但連研究前題都不懂,上再多的課,也只能徒勞無功,如何談上「研究」?

我並沒有說明,這些知識不重要,但只能算是「次重要」。

彭教授清楚的在書中說明,論文的閱讀技巧、文獻回顧的重要性、對碩、博的學術要求等…。這種鉅世無遺地詳細說明其原則及背後邏輯,以至學習方法,是身為學生我,讀畢相關書籍後,從沒有過的體驗。

過去讀書的經歷,在這裡完全不通。在求學經歷中,我一直只能旁敲側擊、刻舟求劍,每遇到一位老師,都問相同的問題,但老師都未能清楚說明其重要性,甚至從來沒有教授如何學習及掌握方法。他也在書中表明,多數老師在教授此課程上,大多都只隱約說明,這些都只能是「心領神會」的隱性知識,只有靠天份掌握。

另外,普遍出版教授論文寫作、如何寫論文的書中,大都良莠不齊,避重就輕,連最基本所該知的都不說,例如:如何把題目題目縮小、如何有效把握對題目在該領域的知識、如何擬定論文題目等。

雖我說不上,讀遍所有論文寫作的書,但如何把題目題目縮小,這個重要而影響深遠的問題,從沒有一本書籍提及過,對上一次也只有在30年前宋楚瑜所著《如何寫學術論文》一書中提及過。又例如,我看完書後,現在才知道,原來期刊論文有分兩種:原創性論文、回顧型論文。

一個良好的「論文設計與研究」的課,應該如《研究生完全求生手冊》中說明。1、研究所在學甚麼?2、碩、博的差別在哪?3、研究能力的養成?4、論文的閱讀技巧等。一個對學生非常關心的問題,竟然只有從一本30年前老舊的書中提及之後,就再也沒有提過。請問過去這30年,到底老師們在教甚麼?

「論文設計與研究」課程,原來該是所有科目上,重中之重的課程,比「研究方法」還重要。但有些大學,甚至並不是所有所上都必須要開設的「重要科目」。可現在的課程上,1、研究所在學甚麼?2、碩、博的差別在哪?3、研究能力的養成?4、論文的閱讀技巧等,前置作業不教,盡教一些章節如何安排等後置作業。

自進入研究所,這一「新世界」,試問一個學生,如何能「無師自通」?一個學生根本沒有研究背景,連「知」的知識也沒有,如何能知道那些重要,這些不重要?根本無從入手,又如何能發現及提出問題?就算有問題,老師也只含糊解答,問題還是一直存在及累積,並未因此而解決。

如此惡性循環,台灣的學術能力,只能每況愈下,難怪台大的世界排名,不停下跌。即使讀完碩、博,是否真的俱備該有的能力?是否能回答出碩、博的差別及能力在那?

我存疑。

雖作為學生,不該這樣抨擊老師們,但維護學生權益及回歸理性討論,明知不可為,而為之,只能出此下策。

*作者為中國文化大學社會科學院碩3香港學生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