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聯邦議會開議,德國另類選擇黨究竟有多少權力?

2017-10-25 21:10

? 人氣

(德國之聲)

(德國之聲)

新一屆德國聯邦議院週二正式開議,德國另類選擇黨也是其中一員。這一右翼民粹主義政黨此前已經在14個聯邦州進入議會。在柏林的國會殿堂上,人們該如何對待這一新興力量?

週二(10月24日),德國聯邦議院召開所謂的「構成會議」(die konstituierende Sitzung),這也是本屆議會的首次會議。議員們選舉聯邦議院主席並就議事規則達成一致。

德國另類選擇黨(AfD)首次進入聯邦議院,會帶來怎樣的影響?我們試圖通過以下六個問題加以探討。

德國另類選擇黨會怎樣利用躋身國會的機會?

首先要說明的是,德國另類選擇黨不太可能對立法擁有很大的影響力。盡管作為在野黨可以提出法律草案,但很難獲得多數支持。除此之外,另類選擇黨可以利用議會辯論的機會,吸引外界關注其核心議題:難民、法律與秩序以及他們認為的德國所受「伊斯蘭化」威脅。

「另類選擇黨出現在議會,意味著比聯盟黨更趨向右翼的政治立場也加入議會辯論,」哥廷根民主研究所的亨澤爾(Alexander Hensel)對德國之聲表示,「對於聯邦議院各黨派而言,這是一項嚴峻挑戰,他們必須學習如何加以應對。」

亨澤爾認為,德國另類選擇黨可能採用的策略是「精心計算地破除禁忌」,比如在涉及難民、德國境內的穆斯林以及德國歷史問題時。在作出相關發言時,另類選擇黨議員所訴求的對象主要不是其他議員,而是直接面向公眾,尤其是網絡輿論。

作為社民黨在萊茵蘭-普法爾茨州議會的黨團領袖,魯霍澤(Fedor Ruhose)曾寫下他與另類選擇黨打交道的經歷。他確信:「各項會議被用來作為公關手段,為社群網站提供談資和潛在爭議話題。而在閉門舉行或少有媒體關注的議會專門委員會中,另類選擇黨議員往往表現低調,甚至根本不參加。」

Deutschland Plenarsaal des Bundestages wird umgebaut (picture-alliance/dpa/K. Nietfeld)

新一屆議會連座位安排都成難題:自民黨不願意坐在另類選擇黨邊上

各傳統政黨如何與另類選擇黨相處?

萊普州社民黨籍議員魯霍澤建議,在議會長久形成的一些慣例上平等對待另類選擇黨,不要試圖通過一些「花招」加以歧視。按照規定,各黨派都有權派出候選人競選議會主席團職務,各黨派不應對此加以阻撓。魯霍澤同時指出,不應該通過不停提問打斷另類選擇黨議員的講話,這樣只會延長他們的發言時間,而且讓他們更有機會把自己打扮成「反體制鬥士」。

不過這並不意味著其他黨派要對另類選擇黨議員說的所有話都「忍氣吞聲」。「這裡也有紅線,」魯霍澤表示,「必須始終明確表明,同樣進入聯邦議院的另類選擇黨內極右翼力量在政壇沒有立足之地。」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