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知總是會被釘上十字架,時候到了就該離開:《意外的和平》選摘(3)

2021-02-16 05:10

? 人氣

前蘇聯總書記戈巴契夫在改革蘇聯期間感到心力交瘁,他曾預見自己的下場會很慘:「先知總是會被釘上十字架,所以我在想我何時會上十字架。」(資料照,AP)

前蘇聯總書記戈巴契夫在改革蘇聯期間感到心力交瘁,他曾預見自己的下場會很慘:「先知總是會被釘上十字架,所以我在想我何時會上十字架。」(資料照,AP)

飛往倫敦的戈巴契夫無法籌措到足夠的貸款,灰頭土臉地回到莫斯科。KGB主席克留奇克夫等保守派再也忍耐不了戈對蘇聯造成的傷害,趁他休假時發動8月政變。僅管政變迅速結束,葉爾欽成為最大贏家。在烏克蘭獨立公投之後,葉下定決心結束蘇聯⋯⋯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戈巴契夫按政治理念治國,但也要靠智謀,而現在他更得用智謀才能生存。到了1991年初,智謀在蘇聯的嚴重危機中已經沒有太大用處。共黨組織分崩離析。各部會已無法施展中央權威,軍方士氣低落,就連KGB人員也不知道該做什麼。當列夫.謝巴辛受克留奇科夫之命展開調研工作後,對於社會普遍失去方向感感到震驚。他發現在波羅的海國家的首都、海參崴和克拉斯諾雅爾斯克等地,電話根本很少接得通。

1月2日,戈巴契夫和包括謝瓦納茲在內的親信們討論該月底即將召開的中央全會。他對雙邊裁軍、第三世界衝突、官方意識型態和蘇聯的經濟崩潰等議題都興趣缺缺。他只想找到辦法處理民族主義在各共和國蔓延的問題。

亞塞拜然有些政治人物呼籲要和伊朗北部的大批亞塞拜然同胞重新統一。立陶宛騷亂不止。媒體一天到晚批評。還有報告說蘇聯工人階級希望建立某種獨裁體制。戈巴契夫認為解決方法是派克里姆林宮領導人到當地去穩定局勢。他說如果憲法要改革,也必須是在聯邦架構之下。

戈巴契夫決心保留聯邦。蘇聯舊秩序的堡壘已經崩塌,現在的局面很危險,戈巴契夫說要避免再批評軍方。在1990年中失去政治局候補委員位置的格奧爾格.拉祖莫夫斯基(Gerogi Razumovski)講了他在地方黨委員會看到的死氣沉沉。中央委員會書記尼克萊.斯來恩科夫(Nikola Slyunkov)抱怨說一些新成立的合作社都把錢亂花。謝瓦納茲把討論拉回到立陶宛問題。他反對倉促行事,認為按兵不動要比共黨保守派及其軍方同路人所想要的措施來得好。

1月10日,戈巴契夫呼籲蘭茨貝吉斯和立陶宛政府要效忠莫斯科的憲政權威。他表示軍事介入是有可能的,這正是謝瓦納茲最害怕的事情。第2天,蘇聯傘兵部隊開始占據建築物。1月13日,維爾紐斯電視台大樓爆發衝突,有13名立陶宛人被殺。這立即引發全國激憤。立陶宛各大城市都有群眾聚集。

戈巴契夫否認有參與血案,國防部長雅佐夫和內政部長普戈也異口同聲。但人們立刻就質疑即便他沒有下令,他也是選擇性的不阻止。他總愛讓人看不透,他身邊的人—包括切爾尼雅耶夫、雅可夫列夫和謝赫納札羅夫—都不知道他到底為什麼要讓一些明顯屬於共黨保守派的人出任高位。謝赫納札羅夫猜想戈巴契夫是個兩面人:既是激進派,也是名共黨幹部。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