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雙雙眼睛盯著她們自慰 直擊羅馬尼亞新興性產業─直播女孩

2017-08-12 11:51

? 人氣

羅馬尼亞的直播女孩。(BBC中文網)

羅馬尼亞的直播女孩。(BBC中文網)

互動網路直播是全球色情業務增長最快的行業。在羅馬尼亞,成千上萬的女性在工作室和家裡成為「直播女孩」。這是一個全天侯二十四小時無休的市場,大多數客戶從北美和西歐登錄。

在布加勒斯特市中心的一個高層公寓樓外,一群年輕女子在抽菸,聊天和說笑。這是一個不起眼的景象。除了在明亮早晨的陽光下,他們的煙燻妝,「恨天高」的高跟鞋和閃亮裸露的衣服與路人理性的夏季穿搭形成鮮明對比。

在大樓內,「20工作室」(Studio 20)佔據一樓和二樓。有四十間客房,白色走廊,牆壁裝飾著迷人女性的照片。房門關著意味著「正在營業」。在這個房間裡,一位女性直接通過網路攝影鏡頭與國際客戶直接接觸。只要她是一個人在房間裡,這是完全合法的。在這個虛擬關係和網路世界中,相機前面的人是「模特兒」,而觀看的人則是「成員」。

Studio 20 corridors
在20工作室裡,一扇緊閉的門意味著一位模特正在逗樂一位客戶。

拉娜在8號房間工作。屋裡主要有一個帶靠墊的圓形床。有一個放著她衣服的衣櫃。在房間的一角放著一個大螢幕電腦、一架昂貴的相機和背後的專業攝影師的燈具。幾十雙眼睛可以通過專門的成人網站實時在線觀看在房間裡的拉娜。但成員要她在一對一的網路攝影機會話中「私聊」,她才會賺錢。

Lana in Studio 20
拉娜在20工作室工作。

拉娜每天工作八小時,每月賺近4000歐元,這是羅馬尼亞平均工資的近10倍。作為拉娜的僱主,20工作室每月從她的在線會議中賺取4000歐元。

而在這個視訊聊天賺錢金字塔的頂端,負責播放20工作室內容和向客戶信用卡扣款的在線網站LiveJasmin賺8000歐元,是20工作室的兩倍。

LiveJasmin是世界上最大的直播網站。每天有三千萬到四千萬的用戶訪問,每一刻都有2000個模特兒在線上直播。這也不難理解網路直播行業總體而言,在2016年產生了大約2-3億美元的產值。

bath chandelier and red dress

一位直播女孩正在凖備在浴室直播。

直到2008年全球經濟崩潰使羅馬尼亞陷入衰退,拉娜是一名從事房地產業的大學生。那是她第一次接觸視訊聊天,她始終記得在相機前的第一天。「我獨自一人在房間裡,感覺好像周圍有數百人,我無法跟上他們所說的話和他們問我的話。這讓我很震驚。但隨後我學會了辨別哪個會員是潛在付費客戶,而不需和所有人在免費的空間裡浪費時間。」

那一對一的私聊是什麼情景呢?

她說:「主要是談話,我有時要角色扮演,其中一小部分是裸體和手淫。」雖然成員有時會試圖讓她做自己不想做的事,但她能控制節奏。「作為一個女人可以領導過程,這非常有力。」

重要的是儘量讓付費客戶在線待越久越好。20號工作室的公關經理說:「你有10分鐘的時間扮可愛和性感。之後你最好有話說,否則會員不會留下。」

 

Andra Chirnogeanu, Studio 20's PR manager

為此,20工作室僱有培訓師,心理學家和英語老師。大多數客戶來自北美和歐洲,所以模特兒可以與他們溝通至關重要。

但是,英語老師安德里亞(Andrea)的職責遠遠超出了語言技能。「我教他們關於戀物癖 - 什麼是戀物癖,為什麼一個人有一個...我們學習弗洛伊德和很多心理學,我們研究手冊,因為女人必須是感性,聰明和美麗的。」

a screen shows 10 tips for success
模特兒們被鼓勵每天給客戶發消息。

地理也很重要,這樣模特兒也可以聊聊會員的所在地。安德里亞說:「有些人認為這不僅是一個性生意,模特兒不得不和成員說話,就好像他們處在正常的在線關係:能夠討論能給雙方帶來安慰的很多話題。」

20工作室是世界上最大的網路直播工作室。它在羅馬尼亞有九個分店,其中一個僱用「直播男孩」來服務同性戀市場。其他分支位於哥倫比亞的卡利,布達佩斯和洛杉磯。

Men do webcam work too

並不是所有的模特兒都在工作室工作。貝爾(Sandy Bell),有兩個大學學位證,是家庭直播的婦女小分隊的成員。她每天在網上賺約100歐元(£90),以補充她作為室內設計師的收入。作為獨立的自由人,直接與網路第三方公司進行交易可以賺取更多的會員費用。

她說:「大多數人都是好人,不是瘋子。」 「有很多成員在尋找愛,他們想要這種聯繫,有些成員希望你叫他們的名字,或者在跳舞的時候跟他們說話,我對他們很誠實 - 他們知道我有一個男朋友,他們知道我們不會在現實生活中做愛。」

Sandy Bell works from home
貝爾在家辦公。

貝爾和伴侶住在布加勒斯特郊區的高層公寓裡。他知道她在做什麼,但她的父母不知道。在這個行業,即使是工作室的老闆,也會向家人和朋友隱藏自己的職業。這並不罕見。這也解釋了布加勒斯特接受BBC採訪的對象傾向用自己的直播名或者姓。

與許多在性行業工作的人不同,貝爾不擔心自己的安全。「一個會員可以對我做什麼?如果他踩了底線,或者對我粗魯,只要點鼠標就可以阻止了。我可以跟網管反應,他們會禁止他的IP地址。即使他改了暱稱,這個傢伙也不能再進入直播間。那些人離我幾千里遠,他們沒法碰你,沒人碰你。你獨自上網和工作,跟賣淫沒什麼關係。」

貝爾是受害者嗎?她說她不是,但像利塞伊 (Irina Ilisei) 這樣的女權主義者說這個問題沒那麼簡單。

「我們談論的事那些被迫做這個事情的女人嗎?是她們自己選擇要做這事的嗎?或者他們心理上被人操縱、也可能他們經濟不穩定。又或者這些因素都有。」

利塞伊認為,這其中的推動因素包括羅馬尼亞的青少年的高懷孕率,而完成高等教育的人中有30%找不到工作。

Irina Ilisei
利塞伊(Irina Ilisei)認為有的女性是被迫加入這個行業。

網路直播行業也盡力吸引年輕女性參加。利塞伊說:「大學校園裡有廣告。「 「學生在臉書上直接接受工作信息。工作室的用語聽起來要給年輕女性賦權、鼓勵他們獨立,學習新技能。如果能說服朋友加入還有福利拿。」

對於31歲的拉娜來說,直播行業為她提供了足夠的錢來單獨撫養女兒。並考慮將錢投資到「將為國家贏利「的事業上。但她計畫在兩年後離開直播行業。

但有的女性並不能像拉娜一樣自由地做出選擇。28歲的奧娜(Oana)說自己是逃離性行業的人。在16歲還未成年時 - 她愛上一個男朋友,並說服她開始視頻聊天。他告訴我,我只用要說話。但他和我一起在房間裡,我們在那做了色情內容。

在羅馬尼亞,一男一女一起直播是非法的。奧娜曾在德國做妓女,直到找到勇氣才回家鄉開始新生活。現在她從事預防性工作,與年輕女性談論她的經歷,並試圖告訴她們視訊聊天的危險。「有女孩認為他們只需要留在攝影機前就可以賺錢,但她們所做的一切都會影響他們的思想,下一步就是賣淫。我現在可以預見」。

拉娜不同意,她說:「這是賣大腦,不是賣身。我覺得它像一個表演。但並非每個人適合這個工作。很多女孩在幾個星期甚至幾天之後放棄,因為她們認為自己在賣身。做這行,怎麼想很重要。我有自己的底線,也真不覺得被剝削。」

但模特兒們經常試圖掩飾自己的工作的事實也許在告訴我們什麼。如果拉娜和貝爾可以利用她們的資歷和其他工作經驗過上好的生活,那她們還會選擇為在紐約,法蘭克福和倫敦的客戶脫衣嗎?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