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有些小姐能接受「走後門」?44歲日本人妻談入行歷程,她們身上都是滿滿故事…

2017-03-10 11:56

? 人氣

許多女性對於「肛交」感到陌生、恐懼,那提供肛交服務的性工作者,又是怎樣看待這件事?日本作家小野一光深入311大地震災區訪談經歷種種悲歡離合的風俗女同時,也聽到一些她們入行的故事,而一名44歲、相貌美麗的風俗女「雪子」,便說起那段走入風俗業的往事與心得……

「在交友軟體上認識一位在仙台的人,其實我現在可以接受AF(編按:肛交,見註1),也是他教我的。」

聽到雪子口中說出完全預想不到的話,我必須非常努力才能讓自己不露出吃驚的表情。故作鎮定地複述了一次「AF是嗎?」再繼續提問。

「是什麼樣的人呢?」

「25歲,也算是個年輕人,但(交往時)卻不會特別感到年齡差距。給人很成熟超齡的感覺,在一家很大的建設公司上班⋯⋯好像原本想在老家當老師,但因緣際會從○○縣到仙台工作。」

這時我問了有點在意的問題。

「會嘗試AF的原因是?」

「他性好此道,而且很愛去風俗店消費,經常去泡泡浴(註2)那種店⋯⋯他說希望我為了他可以做到開後庭,還帶了道具過來,花了快兩個月的時間漸漸讓我放鬆,之後就可以了。」

雪子流暢地說明著來龍去脈,沒有特別顯露出難為情。帶著一種「過來人」的口吻,繼續說道:

「我是在快40歲時遇到他,真正開始體驗AF是在42歲的時候,期間他時不時就以『出車禍了,借我錢修車』之類的藉口跟我拿錢。這種狀況一再重複,我也開始覺得有些厭煩了⋯⋯」

這裡我插嘴說:「他一直借錢讓您感到厭煩,但沒有馬上跟他分手的原因,是因為性事方面還不錯嗎?」

「嗯,那是之前從來沒有過的感覺⋯⋯」

「有什麼不同呢?」

「一般來說,做愛時都會溫柔地體貼對方嘛,但他做愛時講話全都是命令口氣,還會讓我裝上SM(註3)用的口塞或是全身綑綁起來,很激烈的那種性愛。」

「覺得這種方式好⋯⋯嗎?」

「一開始真的很興奮,但後來他愈來愈變本加厲,到最後我真的痛苦得不想做,還哭出來⋯⋯」

「這大概是在跟他交往的一年半之間所產生的變化吧,順帶問一下,AF也很痛苦嗎?」

剛開始非常痛,但很快就感覺不到任何痛楚了,而且開始有點舒服,一個不注意時已經達到高潮了,甚至還會失禁之類的⋯⋯這是我之前從來沒有體驗過的快感。

雪子露出一抹淡淡的微笑。無論內容多辛辣,她多半以平淡的語調敘述著。語畢,房內突然安靜下來,只剩下抽風扇發出的聲音。她開始談到之後的轉折。

「其實在那個時候,就像我剛才提到的,上班的公司開始經營不善。我告訴他這件事時,他建議我說:『你可以接受AF的話,可以去幹風俗業啊。』一開始我回答:『我才不可能去做那個呢,你在說什麼啊?』他又繼續勸進:『像這些可以從手機瀏覽網站的店家,都是正當的公司,有警方許可的。』『是喔⋯⋯』我只能這樣回他。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