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沒離開是因為我出生在社會最底層,我沒屈服是因為我知道屈服後的代價」 中國異議人士盧昱宇出獄

2020-08-16 09:00

? 人氣

盧昱宇(VOA)

盧昱宇(VOA)

坐牢的四年裡,勞改編號19435的盧昱宇只收過一封信和一張明信片。

【熱銷蔬菜箱補貨!】 嚴選5大類12種品項蔬菜產地直送到家

寫信的人是王荔蕻,在中國維權人士圈內有「大姐」之稱;明信片來自一位匿名的陌生人,上面只有四個字:多曬太陽。

「在與世隔絕的狀態下,能夠收到一封信和一張明信片,我覺得是奇蹟一樣的事,」 8月初,盧昱宇從貴州通過電話對美國之音說。

此時,距離他走出高牆還不到兩個月。

1977年,盧昱宇出生在貴州遵義,曾是叛逆青年,喜歡搖滾,夢想組樂隊,大學期間因為打架被退學,之後四處漂泊打工。建築工地、塑料廠、 網絡公司……底層的艱難讓他明白,普通人在這個國家根本沒有機會。

2012年,他和當時的女友李婷玉創辦「非新聞」,收集、核實、發佈中國各地發生的群體性事件。從抗議徵地、工人罷工到業主維權……他們不知疲倦,幾年下來記錄了7萬多起。

2016年6月15日,二人在雲南大理被抓,隔年8月,盧昱宇被法院以「尋釁滋事罪」判處四年徒刑;李婷玉被判刑兩年、緩刑三年。

同年11月,總部設在巴黎的無國界記者組織授予二人「新聞自由獎」。

2020年6月15日,盧昱宇刑滿釋放,一天前是他43歲生日。

出獄後,他想找到當年給他寫寄明信片的人。他把明信片發到網上,獲得很多轉發, 也有更多人提起筆來給他寫信。

「當初給我寫明信片的人也聯繫我,還有很多別的人,因為知道我有抑鬱症嘛,」 盧昱宇話不多,話語間常會停頓。他在獄中絕食、受酷刑、患上抑鬱症,每天只能睡幾個小時。

自從表示願意收信後,一個多月裡,他收到75封信,很多是手寫的,拍成照片私信給他。一字一句地讀過後,他全部發到網上,標籤就叫「曬太陽」。

「盧昱宇:

最初關注「非新聞」是做勞工研究時從網上查找群體性事件數據,謝謝那時的你們,讓真實的信息沒有化作一串串透明的代碼。

謝謝此時的你,如此積極地康復和記錄,沒有屈服,沒有沉默,沒有怒懟……

願早日康復,前方有美麗的自由。」

這封信來自中國勞工問題研究者李翹楚。2月16日凌晨,她被警方從家中帶走。此前幾個小時,她的男友、公開呼籲習近平退位的維權律師許志永在廣州被抓。李翹楚於6月獲釋,目前也在與抑鬱症抗爭。

「你是如此特別,我作為一個在海外的人權工作者,能『幫到』你一點點,讓我覺得很榮幸,讓我覺得我的工作還有點意義。

我有時候想我到底對『中國』還有什麼留意、什麼愛的。我會想到你。我留意、愛、敬佩像你這樣的中國人。希望有一天我們能見面。」

這是在紐約的國際組織「人權觀察」中國部研究員王亞秋。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