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貝克觀點:新冷戰開打!透視川普與習近平的戰略底牌

2020-07-13 07:00

? 人氣

不論是貿易戰或是金融戰,美國與中國交鋒的重點就是美元的使用權,如果美國逐漸限縮,甚至斷絕全球美元流入中國的管道,中國將不得不執行鎖國政策,與全球經濟運作脫鉤;如果中國想繼續讓民族偉大復興,美元的流入就不能被美國全面封鎖。(資料照,美聯社)

不論是貿易戰或是金融戰,美國與中國交鋒的重點就是美元的使用權,如果美國逐漸限縮,甚至斷絕全球美元流入中國的管道,中國將不得不執行鎖國政策,與全球經濟運作脫鉤;如果中國想繼續讓民族偉大復興,美元的流入就不能被美國全面封鎖。(資料照,美聯社)

美中交鋒的重點之一是美元的使用權,如果美國斷絕全球美元流入中國的管道,中國將不得不執行鎖國,與全球經濟運作脫鉤。資本市場對於中企的美元融通之路恐斷,未離場的投資人將面臨巨大的資本流動性風險,不可不慎。

2020年6月4日,新加坡總理李顯龍在《外交事務》(Foreign Affairs)期刊發表長文,評論當前美中對抗的新局面。文章暗示中國不要錯判形勢,以為東南亞各國華人多就會得到外交上的支持,也希望美國不要採取對抗策略,因為殺敵一千,同時也會自損八百;文章承認,過去30多年整個東亞經濟圈能夠發展,是在美國繁榮圈(Pax America)的庇佑支持下茁壯的,但是李顯龍特別強調,在經濟快速發展後,與中國良好的相處是東南亞經濟持續發展的關鍵。

文末更指出,新加坡和大部分的東南亞國家一樣,非常不希望在衝突的雙方選邊站,李顯龍期待一個和平與相互友好的國際新秩序。

新加坡大選:執政的人民行動黨領導人、總理李顯龍(AP)
新加坡總理李顯龍在《外交事務》期刊發表長文,評論當前美中對抗的新局面,暗示中國不要錯判形勢,以為東南亞各國華人多就會得到外交上的支持,也希望美國不要採取對抗策略。(資料照,AP)

亞洲小國憂心忡忡

新加坡的立場應該與台灣金融界原本的期待很接近,要不是近期衝突加劇,李顯龍也不會壓力大到必須投書力勸雙方克制。這篇很明顯是回應美國川普總統在5月29日的演說,在美國正式宣告全面翻臉後,一個夾在中間的尷尬第三方試圖降溫的表態。新加坡的困境當然也是台灣的困境,台灣距離中國更近,直接或間接投資更多,人員交流更密切,挑戰當然也更大。

美中金融戰的中心課題有兩個,一個是商品貿易戰,一個是金融資本戰,最後準備達到的結果,可能是將14億人口的中國市場與63億人的其他市場全面切開。

中國外匯存底――三分之二是借來的

美國總統在5月29日演講中提到,未來香港的貿易關稅與人員流動將不再有別於中國其他城市,美國技術出口會有新的規範,中國在美國上市的企業會被嚴格檢視財報的真假,歐巴馬總統時代的寬鬆對待中國企業在美國上市的備忘錄不再有效;種種的規定,直指一個核心,美國準備收回中國使用美元的權利。在貿易上,美國將透過對中國徵收高額關稅,限制中國的貿易順差,亦即中國對外透過貿易賺取美元的能力。至2020年3月22日為止,美國與中國的貿易戰已經打滿2年。

到目前為止,除了極少數例外,中國外銷至美國的商品,有2,500億美元的部分關稅被加到30%,有3,000億美元被加到15%;影響所及,中國的外匯存底在2017年底是31,399億美元,到2020年5月是31,017億美元,絕對金額看似變動不大。在此同時,中國2018年、2019年、2020年前5個月的貿易順差分別是3,518億美元、4,215億美元以及1,214億美元;而中國外債則從2017年底的1兆7,106億美元,上升到2019年底的2兆573億美元。換言之,中國的外匯存底有三分之二是借來的。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