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立委涉賄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捲進龍象之爭不快樂》中國突然宣布新「爭議領土」 不丹淪為施壓印度工具

2020-07-12 17:30

? 人氣

2016年10月16日,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曾與莫迪會晤。(資料照,AP)

2016年10月16日,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曾與莫迪會晤。(資料照,AP)

印度與中國先前在領土爭議地區拉達克軍事對峙逾1個月,甚至發生零星衝突,造成死傷,不過雙方日前達成共識,同意自實際控制線後撤,建立緩衝區,但中國在6月初舉行的全球環境基金會議上,突然宣稱不丹東部城鎮薩克騰有主權爭議,而該鎮所在區域和印度阿魯納恰爾邦、中國西藏自治區相鄰,分析指出,中國此舉似乎是想報復不丹向印度靠攏,同時威嚇印度。

印度駐軍不丹 中國早就不爽了

「中國始終對於印度在不丹境內和中不邊境駐軍很感冒」,不丹皇家廷布學院(Royal Thimphu College)學者達寇(Rabilal Dhakal)告訴印度網媒Scroll.in,2017年的洞朗(Doklam)對峙事件,讓中國對印度駐軍更加不滿,「當時印度媒體利用洞朗的地理位置,宣稱印度軍隊是來自比鄰的錫金邦(Sikkim),實際上印度軍隊是在不丹境內」。

達寇直言:「中國相當不爽,因此中國針對達拉克有任何言行,我個人不會感到意外。」他認為,中國與印度的邊界爭議會加劇,主要就是雙邊關係沒有升溫。中印雙方6月在拉達克(Ladakh)對峙,事件發生原因眾說紛紜,包括中國侵占印度部分領土,或是中國不滿印度在拉達克興建基礎建設,因此出兵對峙,更爆發45年來最嚴重衝突,日前則同意各自撤軍,建立緩衝區。

西部邊界不讓步 突扯東邊也有爭議

不過中國企圖把不丹扯進來,藉此施壓印度,因為聯合國開發計畫署(UNDP)旗下全球環境基金(GEF)第58屆會議上,中國突然宣稱薩克騰(Sakteng)有主權爭議,阻擋GEF提供位於該區域的薩克騰野生動物保護區(Sakteng Wildlife Sanctuary)援助經費,此舉令不丹政府相當震驚,因為不丹與中國自1984年展開邊界談判以來,從未提到不丹東部的薩克騰有主權爭議。

印度智庫「觀察家研究基金」(ORF)特聘研究員裘仕(Manoj Joshi)撰文指出,中國與不丹已進行24輪邊界談判,從未提及薩克騰具有主權爭議,且中國1950年代發行的地圖顯示,中國早認定薩克騰是不丹領土,且聚焦不丹西部的邊界爭議,因為中國想要讓接近印度、不丹和西藏的三角會合處春丕河谷(Chumbi Valley)範圍擴大,而不丹及印度至今拒絕妥協。

2020年7月3日,印度總理莫迪造訪與中國對峙的喀什米爾拉達克地區(AP)
2020年7月3日,印度總理莫迪造訪與中國對峙的喀什米爾拉達克地區(AP)

原本心向印度 假新聞把不丹人推走

由於不丹與中國並未正式建交,雙方透過駐印度大使館交涉,各自都有派高階代表團互訪,談判也在雙邊境內進行,最近1次談判是在2016年,隨後停滯至今,但2018年時任中國外交部副部長孔鉉佑出訪不丹2天,隔年1月時任中國駐印度大使羅照輝訪問不丹,新任中國駐印大使孫衛東則在同年11月再訪不丹。分析稱,中國突然扯到薩克騰,意在拿不丹施壓印度。

印度是不丹的最大援助國,影響不丹的國防和外交政策,在不丹與中國的邊境問題中也不缺席。Scroll.in引述不丹政治觀察家說法稱,薩克騰與印度的阿魯納恰爾邦(Arunachal Pradesh)相鄰,中國視該邦大部分領土屬於「藏南地區」的一部分,而邊界問題由不丹國王主導談判,且不可能公開討論;先前不丹曾抗議中國宣稱薩克騰有主權爭議,中國拒絕撤銷此說法,不丹則未有進一步表態。

不丹研究機構「不丹及國民幸福總值研究中心」(Centre for Bhutan & GNH Studies)首席研究員潘喬雷(Dorji Penjore)則認為,中國此次提及的不丹邊界爭議無關領土,主要是報復不丹向印度靠攏。不丹知名記者贊姆(Namgay Zam)直言,不丹人對於捲進中印問題、夾在中間感到壓力,強調不丹人原本心向印度,問題是印度散布不丹靠向中國的不實資訊,「反而把不丹人愈推愈遠」。

喜歡這篇文章嗎?

簡恒宇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