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與龍共舞」或「與鷹偕行」?後香港《國安法》下的歐中關係

2020-07-06 06:00

? 人氣

歐盟究竟會因為國際現實/經貿利益,做出多少妥協?(資料照,美聯社)

歐盟究竟會因為國際現實/經貿利益,做出多少妥協?(資料照,美聯社)

5月 28日中國人大以2878票贊成、1票反對通過香港《國安法》後不到一個月,6月22日中歐兩國領導人即透過視訊舉行了第二十二次高層會談;會後中國總理李克強除強調中歐合作大於競爭,也表示爭取在今年內完成中歐投資協定談判;爾後,6月30日中國人大常委會通過香港《國安法》,當日國家主席習近平即簽署主席令並予以公布。

歐盟對香港《國安法》目前僅止於譴責

雖然歐盟多位領袖,包括理事會主席米歇爾(Charles Michel)、執委會主席馮德萊恩(Ursula von der Leyen)都曾多次表示香港《國安法》通過會造成「非常負面」影響;且一再重申,歐盟在「人權及基本自由等價值觀」是不可談判的。然而,在毫無懸念下,中國人大常委會仍通過了這個法案。歐盟雖表達「嚴重關切」,但仍未如美國一樣,提出具體措施回應。而歐洲表態最為積極、且提出具體接收香港移民政策的,卻是已脫歐的英國。

有媒體指出,歐盟自五月以來,對港版國安法雖然表達多次遺憾、譴責或反對,但都僅停留在口頭層次,甚至較為強硬的聲音僅來自並未掌握實權的人士。一般認為,由於歐中兩國貿易高度互賴,以及歐美摩擦加劇,致使歐盟必須考慮和中國關係的穩定。

歐盟執委會主席馮德萊恩(Ursula von der Leyen)呼籲:我們需要一個歐洲的馬歇爾計劃。(AP)
歐盟執委會主席馮德萊恩(見圖)曾多次表示香港《國安法》通過會造成「非常負面」影響。(資料照,AP)

歐中關係的現實與價值衝突

後香港《國安法》下的歐中關係將會如何發展?事實上,取決於現實和價值的競合。

從現實面來看,歐中經貿關係呈現高度互賴:根據中國商務部資料,中歐貿易從2004年的不足2000億美元,增長到2019年的6920億美元,增長超過三倍。且歐盟已連續14年成為中國第一大交易夥伴。歐盟對中國大陸的投資,已累計超過1千3百億美元;中國大陸在歐盟的投資也達907.4億美金,設立的企業超過3千家。歐盟已經成為中國企業「走出去」對外投資和海外併購的重要目的地。

從價值層面來看,近年來,歐盟關切甚或敦促北京政府改進人權,已不是新聞。歸納來看,主要的議題集中在言論自由、宗教信仰、對少數民族等;雖然北京政府一再強調國情不同、且外國勢力不應/也無權干涉中國內政,但歐盟仍一再表示對這些問題的關切:歐盟外長的博雷利(Josep Borrell)去(2019)年12月和中國外長王毅在西班牙會談時,強調「推進跟中國的夥伴關係時也要顧及人權問題」;歐洲議會去(2019)年12月通過決議,敦促歐盟應就新疆問題制裁中國相關官員、凍結他們在歐洲的資產。

歐盟外交和安全政策高級代表(歐盟外長)波瑞爾(Josep Borrell)(AP)
歐盟外長的博雷利(見圖)去年12月和中國外長王毅在西班牙會談時,強調「推進跟中國的夥伴關係時也要顧及人權問題」。(資料照,AP)

後香港《國安法》下的歐中關係關鍵在於歐中投資協定

擺盪在現實和價值之間,後香港《國安法》下的歐中關係,重要的觀察點,是歐中投資協定的簽定與否。迄今已進行25輪談判的歐中投資協定,經濟層面是的關鍵是市場准入問題。政治層面,主要取決於三個面向: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