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從香港時代革命聽見中國展開全球侵略的警鐘

2020-07-03 05:40

? 人氣

中國人大常委會6月30日全票通過「港版國安法」。(資料照,美聯社)

中國人大常委會6月30日全票通過「港版國安法」。(資料照,美聯社)

橫跨了兩個夏天,數以萬計的香港人走上街頭用生命和鮮血讓世界聽見他們的聲音,和不對威權卑躬屈膝的決心。不過這些努力迎來的結果卻是粗暴過關、於今日強行實施的國安法。

在國際政治理論的討論中,中國總是強調文化多樣性的重要性,認為現行的國際政治理論是參考西方的脈絡建構出來的系統,而未考慮到其他地區的文化差異。於是主張破除主權國家概念的「天下體系 (Tianxia)」在被學者趙汀陽提出後,漸漸成為了中國官方的意識形態。然而,當中國境內出現人權相關的爭議時,北京當局又總是打著源自於西方的「西伐利亞體系(Westphalian Sovereignty)」底下「國家主權」的大旗,指責他國無法對中國內政置喙,而在此次強行推行國安法的爭議中,我們一樣能夠看見這種主權自助餐的影子。

閱讀國安法內文便能夠發現該法的罪責成立要件模糊且廣泛。任何「煽動」抑或「教唆」分裂國家的行為皆能夠受到處罰,許多在台灣主張台灣獨立和支持撐港行動的人士在法條公布後更是人人自危。其中第六節「效力範圍」中的第三十六及三十八條便分別提到:「在香港註冊的船舶或航空器內犯罪適用本法。」、「不具有香港特別行政區永久性居民身份的人在香港特別行政區以外針對香港特別行政區實施本法規定的犯罪的,適用本法。」如此等於是說全世界的人都有可能因為對中共當局抑或是香港情勢作出評論而受到制裁,繼而產生一個全球文字獄,直接將司法延伸至他國領土。此外,使筆者感到相當納悶的是中國究竟會如何追蹤這些境外人士的發言和思想?在現今網路安全尚未受到完善的保障且網軍氾濫的狀況下,香港的國安法著實為個人隱私安全蒙上一層陰影。

《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法》(簡稱《港區國安法》或「港版國安法」)6月30日經人大常委會表決通過,當晚11時正式實施生效。(美聯社)
作者指出「港版國安法」規定罪責成立的條件模糊,只要任何「煽動」抑或「教唆」分裂國家的行為皆能夠受到處罰。(資料照,美聯社)

英國哲學家邊沁 (Jeremy Bentham) 曾提出「圓形監獄 (Panopticon)」的概念,意指設計一座環狀監獄,並於監獄中央興建一座窗戶由「內部能看見外部,但外部無法看見內部」的特殊材質構成的監視塔。這樣的設計讓犯人無法確定自己是否正在被監視,因此必須無時無刻規範自己的行為,進而形成一股巨大的壓力。中國施加於香港的國安法,便是硬生生地將全球人口拖進這種無止盡的自我審查和恐懼之中,每一個人都有可能在不自覺的情形下成為潛在的鎖定目標。

不過,面對中國如此明顯、跋扈的霸凌行為,除了個別政治人物及國際組織外,許多國家的領導人卻是選擇屈於中國廣大的市場而對不僅是香港,還有其他如新疆維吾爾族集中營等人權爭議保持噤聲甚至是默許,其中包括日前稱讚中國防疫成效、對香港議題保持沈默的德國總理梅克爾。持續地對中國的野心採取綏靖政策,不但無法讓中國接受民主政體和自由主義的感召,甚至還會助長其氣焰—現在先是香港,再來是台灣、南海,還是釣魚台?歷史總是不斷在重演,但許多人卻記不起教訓。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