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是能重來…指考重考生連2年破2成 現行考招制度學子能找到命中所愛?

2020-06-29 08:30

? 人氣

根據統計,指考重考生人數在2019年正式突破2成,而竄高的重考生比例,也引起教育界關注。(資料照,顏麟宇攝)

根據統計,指考重考生人數在2019年正式突破2成,而竄高的重考生比例,也引起教育界關注。(資料照,顏麟宇攝)

畢業的時節在我國,除了離別之外,對於青年學子來說,也是踏上考試戰場的時節,甚至,這個戰場已經不專屬於畢業生。進入大學的升學考試,在聯考時代曾被稱做「一試定勝負」,但隨著時代推移,也不再如此殘酷,每年於暑假登場的指定科目考試(下稱:指考),根據統計,重考生人數在去年正式突破2成,來到21.97%,今年則略減為20.74%,皆高於2成。

隨著少子化衝擊,以及多元入學政策下,我國指考報名人數逐年減少,今年度為4萬3753人,相較於去年度銳減5000人,已引起外界矚目。然而,非應屆考生,也就是所謂的重考生,則從5年前的8353人,在去年突破萬人,今年則為9076人,整體佔比從16.42%增加至20.74%。

竄高的重考生比例,也引起教育界關注,全國私校工會理事長尤榮輝便直批,「重考率過高是不正常教育現象,浪費家長的金錢,以及孩子的生命。」

20200628-SMG0034-E01_01_指考重考生人數與比率
 

尤榮輝表示,因為如今科系選擇多,錄取率也高,考生選擇科系的自由度看似更高,但因為大學數量過多,相對下教育品質也越來越惡化,許多家長及考生,根本不敢信任部分私校的辦學品質,實質上的選項其實是相對減少的。此外,考生也會想選擇較好的選項,如台成清交等名校,或未來出路較好、含金量較高的科系,「很多人寧願重考,也不願意浪費4年時間讀惡質學店,因此造成重考率攀升。」

選擇重考,等於是重新選擇一次4年生涯,事實上,我國大學校園間,近年確實越來越多學生,讓選擇讓校園生活「重開機」或者「暫停」。

志趣不合休退學人數增長 教團嘆:學生未能適性發展

根據教育部統計,全國大專校院休學率,已從103學年度的6.5%,在107學年度成長為7.2%,退學率也逐年增長,從103學年度5.8%,增長為107學年度的6.2%;而在休退學原因方面,休學學生中,有14.2%表示是志趣不合,退學學生中,志趣不合的比例也有24.6%。

20200628-SMG0034-E01_02_大專校院學生休退學人數、比率
 

對此,尤榮輝便指出,在我國填鴨式教育下,學生在國高中時,往往無法探索自我興趣、專長,因此家長的意見,常是影響學生選填志願的重大因素,而他們的想法,通常來自於傳統觀念或社會價值觀,像是唸理組比文組好找工作、醫藥科系就業穩定等等,「往往很盲目,跟流行就像是買蛋塔一樣」,如此也造成學生休退學率越來越高,當然會出現部分學生選擇重考。

全國教師工會總聯合會(簡稱:全教總)理事長侯俊良也分析,重考生生人數每年穩定成長,第一個原因,可能是職涯轉換的需求,這可與大學休退學率逐年增長合併觀察,應該是現行考招制度,仍未能完全讓學生適性發展,學生選填志願時,還是以分數高低來選擇,等就學後才發現志趣不合,而有轉換職涯的需求。

侯俊良指出,另一方面,還有些重考生,則是學生高中畢業後,或許因個人生涯考量,先選擇就業,然而進入職場一段時間後,又覺得有升學需求,因此回來考大學。

全國私校工會籲:國、高中應提供學生探索自我的時間

就此,尤榮輝呼籲,教育部應仿效歐美先進國家,在國高中時,每天給學生至少2小時探索自我、發展興趣專長的課外活動時間,另外他也期盼,考生應該以興趣、專長來選擇科系,不要一窩蜂跟流行,「誰能預期目前的熱門科系,4年後是不是仍然熱門?」

尤榮輝舉例,如目前當紅的AI人工智慧,或許比較好找工作,但也只有極少數人可以成為科技新貴,大多數學子畢業之後,恐怕也只能當勞心勞力的基層工程師。

不過,侯俊良也指出,重考生的比例提升,其實很大的因素,是因為報考人數大量減少,而指考人數大量減少,則顯示學生多在前面的繁星計畫、申請入學等管道已經就定位。

面對學測成績、家人的關心和即將迎來的指考,高三的他有話想說...(示意圖/pakutaso)
尤榮輝呼籲,教育部應仿效歐美先進國家,在國高中時,每天給學生至少2小時探索自我、發展興趣專長的課外活動時間。圖為示意圖。(資料照,取自pakutaso)

另外,配合108課綱上路,教育部推出學習歷程檔案,記錄學生除了課業表現外,包含社團活動、課外競賽等成果,並預計於111學年度正式用於大學入學。對此,侯俊良指出,此制度的影響雖然還不確定,但畢竟重考生不會有學習歷程檔案,確實可能讓重考生會擔心,自己未來考試會不利, 這也是造成近年重考生變多的可能原因。

「社會風氣變了」 補教業者:過去學生會唸完4年再說,現在不見得妥協

得勝者文教創辦人劉駿豪則認為,重考比例逐年上升,其實反映出年輕人變得比較獨立,加上社會風氣也有轉變。

劉駿豪以自身觀察表示,現在的重考生,除了應屆重考、大學讀了1、2年後重考之外,甚至讀完大學後,又來重考的人也變多,過去覺得重考好像都是要考醫科、牙醫,但如果只有要考醫、牙學系的人,重考生總量不會增加這麼多,現在是連一類組考生也變多,以前沒什麼一類組在重考,但現在明顯增加。

劉駿豪指出,促成考生重考的動機,除了唸大學後,發現方向與預期不一樣,不打算勉強自己唸完以外,還有一個原因是資訊流通,現在學生的資訊,遠比以前快速,網路上的互動也比以前多,學生在就業考量上,可以馬上意識到,現在讀的東西將來有沒有用。

劉駿豪也同意,目前社會風氣確實改變了,「以前就是壓抑自己,覺得先唸完4年看看再說,現在他們不見得願意妥協」, 學生可能試個1、2年,不喜歡的話,還是回到原本想要的跑道。

不過,對於重考生增加,背後所象徵的意義,清大副校長、大學招生委員會聯合會執行秘書戴念華則持保留態度。他指出,目前並沒有辦法瞭解,重考生是有進大學去唸過一陣子才考,還是一放榜就選擇重考?這兩種情況的意義,其實完全不一樣。

建中等頂尖高中畢業生要出國念大學,選擇不會僅限於中國。(新新聞資料照)
得勝者文教創辦人劉駿豪則認為,重考比例逐年上升,其實反映出年輕人變得比較獨立,加上社會風氣也有轉變。示意圖。(新新聞資料照)

戴念華說明,如果是一放榜就去重考,等於考生的目標,就是希望換個校系,如果是真的唸了2、3個月,發現這不是真正想要的而休學、重考,那確實有點達到讓學生自我探索的目的。

避險而高分低就卻發現不喜歡 「不甘心」讓考生再戰一次

此外,重考生比例的提升,或許也顯示現行考招制度下,學生為了避險,而出現高分低就的現象。

建中校長徐建國便指出,有些學生可能在學測時,已經申請上學校,不是心中第一志願,但不想再考指考,因此就不要再考了,但實際入學後又感到後悔,像是進入清大、交大後,卻發現以前程度沒自己好的同學,居然最後上了台大,不甘心之下就會選擇重考。

徐建國談到,這部分也牽涉到,當年度有沒有某一科考得太簡單?如今年學測數學科,建中有大概有6成學生滿級分,「如果在班上程度偏後段的人,跟第一名的人,最後都考15級分,誰會不服氣?」假設過去成績比較好的學生,在申請入學時錄取了清、交,後來想一想又會覺得可惜,所以就會選擇重考。

劉駿豪也指出,像是三類組的重考生,學測時也會考數乙,有些人可能理科不夠強,因為三類考生學測填志願時,往往也會填1、2個文組可以上的,或名字比較好看的科系,算是當作保底,像是透過國文、英文、數乙成績考上商管類科系,但真的唸到大一、大二,才發現自己其實喜歡三類,就會再考一次。

疫情讓畢業生出國意願大減 建中校長:恐反映在明、後年重考上

在社會風氣改變、學生更趨向探索自我的情況下,重考生比率增加,或許是時代不可避免的趨勢,而在今年新冠肺炎(武漢肺炎)疫情影響全球局勢下,此一數據在明年,還可能更加增長。

根據教育部統計,近年來高中畢業生,有越來越多人選擇就讀海外大學,人數已從103學年度的1442人,在107學年度成長為1972人,比率也從0.64%成長為1.04%。

20200628-SMG0034-E01_03_高中畢業生赴海外唸書人數
 

對此,徐建國表示,建中來說,過去前往海外唸書的學生,最多是去香港,第2是美國,去年香港有60幾人申請,申請去美國則有30人。然而,今年來說,首先很多國家疫情都比台灣嚴重,第二是港、陸這一年來的政治情勢,一直有如港版《國安法》等不安因素,讓學生減少前往意願,目前收到回報的情況,是美國10人、香港6人。

徐建國進一步說明,這些是學生目前有回報的數據,有部分則是申請了,還沒回報結果,也可能是結果還沒出爐,像美國很多學校都還沒定案,而他個人認為,因為今年最後出國人數可能減少,重考比例也可能再增高,這部分會反映在明、後年的入學考試上。

新新聞1738期
新新聞1738期

☞從手指到眼球,掌握新聞脈動,現在就訂閱/購買紙本《新新聞》

喜歡這篇文章嗎?

吳尚軒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