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忠謙專欄:讓人民活在一個「警察不濫殺」的國家,枉死的佛洛伊德與美國警察的過度執法

2020-06-01 06:10

? 人氣

美國明尼亞波利斯(Minneapolis)一名黑人男子佛洛伊德(George Floyd)2020年5月25日遭白人警察暴力執法殺害,引發示威抗議(AP)

美國明尼亞波利斯(Minneapolis)一名黑人男子佛洛伊德(George Floyd)2020年5月25日遭白人警察暴力執法殺害,引發示威抗議(AP)

「我不能呼吸,拜託。」

喬治‧佛洛伊德死前的最後請求

黑人男子佛洛伊德(George Floyd)5月25日在美國明尼蘇達州的第一大城明尼亞波利斯(Minneapolis),遭到白人警察當街暴力執法殺害。幸好熱心民眾用手機拍下事發經過,4名違法惡警很快遭到開除,以膝蓋抵住雙手已被反銬、趴在地上的佛洛伊德喉嚨近9分鐘的警察蕭文(Derek Chauvin)則要面對謀殺罪的官司。這起暴力執法案件在全美引發暴力抗爭,佛洛伊德的遺言「我不能呼吸」,也成為上街抗議者的口號。

美國警察的強硬作風,向來是國內民眾在討論執法尺度時喜好引用的典範,似乎靠著鐵腕執法,便能收到維持治安的速效。但美國因爲執法過當,尤其是針對有色人種的致命性執法,卻也常常引發大規模的暴力抗爭。往遠處說,1992年4位白人警察因為交通違規痛毆一位黑人民眾引發的洛杉磯暴動(釀成63死、數千人受傷);最近的一起大型全國性抗爭,則是2014年黑人高中生麥可‧布朗(Michael Brown)被誤認為搶匪,在沒有攜帶武器的情況下當街遭警方射殺的命案,而且最後涉案警察被法院判定正當防衛,竟在大陪審團決定不起訴之下全身而退。

佛洛伊德案:全美反種族主義示威,華府民眾高舉的美國國旗上寫的「黑人的命也是命」標語(AP)
佛洛伊德案:全美反種族主義示威,華府民眾高舉的美國國旗上寫的「黑人的命也是命」標語(AP)

在6年前的麥可‧布朗命案發生後,美國曾引起一場警務改革的討論,但6年後喬治‧佛洛依德當街遭到膝蓋跪頸殺害,根據《紐約時報》與《華盛頓郵報》的統計,美國警方的改變整體來說似乎極其有限。根據《紐約時報》的數字,2014年要走去祖母家、最後卻死在警察槍下的麥可‧布朗,當年美國警察一共開槍打死1059人,這個數字幾年來都在相同水準,去(2019)年則是1099人。

致力終結警察暴力執法的組織「歸零運動」(Campaign Zero)表示,布朗被殺害後,當時提出的多項解決方案,如今看來並沒有奏效。包括執法警員必須配戴攝影機、盡可能最大限度減少使用致命武力、加強警員處理涉及精神疾病案件的能力。但《泰晤士報》指出,美國警察每天大約會射殺三人,這幾乎是其他富裕國家一年的數字,《華盛頓郵報》雖然同意個別警局的表現可能有所改善,但整體來說美國警方的執法暴力致死依舊沒有改變,而且黑人被警察殺害的可能性仍是白人的三倍之多。上個月的佛洛伊德案,警察事實上並沒有動用致命的槍枝,但佛洛依德依舊在沒有反抗、也沒有威脅的情況下被長時間施以膝蓋抵頸身亡。

佛洛伊德案:佛洛伊德老家北卡羅來納州舉行悼念會(AP)
佛洛伊德案:佛洛伊德老家北卡羅來納州舉行悼念會(AP)

美國警察的頻繁開槍,一方面與美國民間的大量擁槍有關。美國民間擁有3億把槍枝,美國警方顯然不可能像英國與冰島那樣不攜帶槍枝執法。2014年美國有46位警察在執勤時中槍死亡,2013年則有5萬2千名員警受到槍傷。這讓美國警察面對犯罪嫌疑時不得不繃緊神經,警方甚至配置了手榴彈、裝甲車等武器。此外,若溯源美國警察的系譜,美國南方的警察是從執行奴隸制法律的黑人巡邏警察演變而來,這並非單純的維持治安,而是一種控制包括非裔美國人、原住民、移民和窮人在內的「危險的下層階級」的方式。紐澤西州基恩大學的刑事法教授哈希特—沃克(Connie Hassett-Walker)指出,美國警察文化的種族主義可能早在幾百年前就已經植根,至今未能徹底清除。

不過「不靠殺害平民來維持公共安全」,依舊是「歸零運動」推動警務改革的最終目標。他們希望透過改善警察的勞動條件、加強問責制、推動真相與和解的進程,讓美國人民可以活在一個「警察不濫殺」的國家。《華盛頓郵報》則指出,提供明確的執法準則,確實有助於減少使用致命武力。紐約市警方在1972年對嫌犯開了數百槍,其中許多人坐在行駛中的車輛裡,沒有朝警方開槍,也不是開車衝撞警察。其中1名10歲的男孩就是在偷來的汽車裡被警察開槍打死。此後紐約市警局禁止員警對移動中的車輛開槍、也進行相關的警務改革,此後紐約警方的開槍次數逐年下降。這個擁有3.6萬名員警的組之,到了2017年只發生了23起警員對嫌疑人開槍的事件。

佛洛伊德案:全球反種族主義示威,英國倫敦示威者單膝下跪哀悼(AP)
佛洛伊德案:全球反種族主義示威,英國倫敦示威者單膝下跪哀悼(AP)

在同樣動用國民兵鎮壓暴動的麥可‧布朗案發生6年後,雖然單從警方開槍射殺嫌犯或其他平民的數字來看,美國警方的過度執法整體來說確實改變不大。不過在佛洛伊德案發生後的一個星期裡,美國政府與警方的反應還是有所不同。包括直接動手殺害佛洛伊德的警官蕭文與其他在場卻未加以勸阻的警員立即遭到解雇,除了市政府立刻要求檢方起訴涉案警察,全國各地的政治人物與執法人員,包括過去總是堅定站在開槍員警這邊的美國警察同業工會,也都對過度執法的警員嚴加譴責,佛羅里達州的警察們甚至在「黑人的命也是命」(Black Lives Matter)的抗爭中單膝跪地,悼念不幸身亡的黑人佛洛伊德。

不過政治家的口頭譴責究竟是順應時勢的權宜之計,還是開啟後續警政改革的佳音,還需要政府領導人拿出實際行動來證明。像是殺害佛洛伊德的嫌犯蕭文僅僅被控二級與三級謀殺,這也說明了檢方就算看了手機現場拍攝的影片,依舊認定員警完全沒有殺害佛洛伊德的故意,所以才僅以過失論處。此外,美國層級最高的政治人物川普,已經將目前的大規模暴力抗爭詮釋為極左勢力的恐怖陰謀。在這種狀況下,他還有多少興趣解決美國社會根深蒂固的種族歧視,以及警方濫權執法的沉痾,恐怕都不容樂觀。

喜歡這篇文章嗎?

李忠謙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