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美國民主與歷史終結

2020-06-01 06:10

? 人氣

川普與龐畢歐。(美聯社)

川普與龐畢歐。(美聯社)

美國總統川普日前簽署行政命令,意圖監管社群媒體;此次的導火線起因於推特(twitter)公司日前在川普兩則關於郵寄投票助長選舉舞弊的推文下方,附上「事實查核」的相關連結,示意推文內容可能是不實訊息,氣得川普痛罵科技大公司剝奪言論自由、企圖藉貼文審查干預2020年總統大選,接著揚言「嚴加監管」、甚至「關閉」社群平台。這樣的狀況雖然見怪不怪,畢竟不按牌理出牌,破壞國際甚至社會秩序的事,在川普上台可是不斷上演;但這卻令人反思美國知名的政治學者福山在1989年發表的期刊論文「歷史的終結?」(其後並於1992年出版「歷史的終結與最後一人),屢屢被質疑、推翻的情形似乎再度上演。

福山所提出論點,預測西方國家自由民主制度是人類社會演化的終點、是人類政府的最終形式,其後也被稱為「歷史終結論」。從背景來看,當時蘇東坡(蘇聯、東德、波蘭)共產等極端主義國家的跨台,象徵世界上非民主國家的相繼破滅;其實從1790年開始,世界上施行民主制度的國家僅有美國、法國及瑞士,迄今已經增加到了61國,單從增加的數量來看,或許可以說福山的預測是對的;但事實上,共產等專制體制並沒有全部消失不見,現在我們可以看到北韓、中共等國家的共產制度依舊存在,俄國、委內瑞拉等國家假民主、真獨裁的狀況等,除了有太多的國家沒有如預測般走向自由民主制度,施行民主制度的國家也出現內部謊言、權力爭鬥的亂象。

以美國來說,這個世界上應該最民主國家,早在2007年以國家安全為由,推行一項名為「稜鏡計畫」的專案,用來針對全世界人們應該被保護的私人資訊,即時通信、既有資料進行監視(聽),包括電子郵件、視訊和語音交談、視訊、照片、VoIP通話、文件傳輸、和社交網絡上的詳細資訊等,直至2013年因內部人員史諾登向媒體批露整件事才曝光;如果民主自由是建立在政府對人民的隱私監控及謊言身上,那真的是歷史最終的政治形式嗎?再從2016年的美國總統大選,俄國運用網軍打擊希拉蕊,間接幫助川普當選,川普也運用新聞、社群媒體等方式操弄選民情緒來獲得支持,這中間的過程可以說絲毫沒有道德底線,無論是造神或者毀滅對手人格的手段,最終目的只為獲得選票來取得執政權。

非營利組織Avaaz的廣告貨車在白宮前停放,貨車側面是鼻子變長的川普,英文字則寫著「說謊被抓?那就處罰事實查核!」。(美聯社)
非營利組織Avaaz的廣告貨車在白宮前停放,貨車側面是鼻子變長的川普,英文字則寫著「說謊被抓?那就處罰事實查核!」。(美聯社)

可悲的是,這樣的狀況屢見不鮮,甚至為了拚連任,獲取私人利益,能夠以總統的行政權力去凌駕或箝制國會立法、審判司法的相關權力,進而打擊應該與人民站在一起監督政府的第四權「媒體」;以社群網站來說,正因言論自由的保障可以讓人們在上面暢所欲言,直至發現有心人士運用假訊息的滲入,於是有了事實查核的機制,希望能透過第三方監督的方式來確保資訊的正確性,但當假新聞的產出來自最高權力的總統或是政府機關,卻受到變成不能標註提醒大眾的警告,甚至加諸干預大選的罪名;那換句話說,民主國家的選舉是否一定要靠騙術來獲得支持?以誤導、煽動民眾情緒來獲得利益?就川普的言行來說一切似乎正是如此,能夠獲得選票、確保執政是最高的指導原則。

如果民主國家的政治制度,為了獲得人民所賦予的執政權力,必須建立在這樣的無止盡的欺騙、打壓、摒棄道德的資訊攻擊上面,那與共產國家控制媒體、壓迫人民的狀況又有什麼不同呢?這樣的情形在很多民主國家都不斷在發生,美國的三權分立、中央及地方分治等相關設計,雖然可能因程序制度而時效不彰,但至少還能達到相互制衡,反觀有些民主國家,憑藉選舉結果,國會一黨獨大,進行修法來讓所有權力殊歸在同一勢力(黨派)之下,表面上有能夠監督平衡的制度,實際上卻是直接或間接掌控行政、立法、司法、媒體等所有權力,連成一氣來控制人民的教育思想、打壓自由的狀況。歷史終結論,到這裡可以說是完全被推翻,如果這樣的民主自由是人類最終的政治制度,那與專制獨裁的政體是否會達成一致?人們活在不斷的謊言當中,屈服於制度權力之下,美名為民主,實際上卻是另類的獨裁。

聰明的你,如何在民主國家能夠保障自己的權力義務、做個真正的公民?首先要能看清楚有心人士(團體)的操作,對於假新聞、假訊息的過濾十分重要,能夠辨別當中的真偽目的,就能夠避免被操弄利用,進而在選舉時投下不會事後懊悔的一票,讓民主的代議制度選出真正無私,為人民福祉努力打拼的人。

*作者為職業軍人、社工師、博士生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