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疫情後的中國少數民族地區經濟發展

2020-06-01 05:40

? 人氣

無論是針對中國大陸內需市場,或考慮企業自身發展,對中國大陸少數民族地區的經濟需求都可能是未來中小企業臺商流奶與蜜的「應許之地」。(資料照,美聯社)

無論是針對中國大陸內需市場,或考慮企業自身發展,對中國大陸少數民族地區的經濟需求都可能是未來中小企業臺商流奶與蜜的「應許之地」。(資料照,美聯社)

2020年,瘟疫打亂了全球經濟,虧損破產與紓困振興的字眼不絕於耳,但疫情總會過去,生活還要繼續,未來的全球投資布局必將重新洗盤,對陷入瓶頸的台商是契機,更是轉機。

而中國大陸仍是全球經濟不可忽視的要角,恰好對中國民族地區,我始終有些偏愛,其中緣分最深的便是雪域高原——西藏。本文便刻意不觸及複雜的西藏政治、宗教議題,從西藏經濟著眼,談談台灣與少數民族地區西藏的可能連結。

西藏經濟近年來的確大有長進,我兩次進藏,幾次出入藏區,都能感受到西藏快速的都市化與商業化,城鎮面貌今非昔比。中國大陸透過交通、通信等建設,已讓西藏進一步對外開放。

中共十九大即將登場,中國禁止外國人進入西藏(AP)
西藏經濟近年來的確大有長進,我兩次進藏,幾次出入藏區,都能感受到西藏快速的都市化與商業化。(資料照,AP)

就經濟建設層面來說,中國大陸治理西藏其實有一套循序漸進的步驟,以下先容我略為介紹:

援藏政策的投資

中國大陸援助西藏行之有年,自1980年召開第一次西藏工作座談會以來,援藏工程正式制度化,進入政策面的領域。歷1980、1984、1994、2001、2010、2015年6次西藏工作座談會,援藏規模日趨擴大。

首兩次的西藏工作座談會鑒於文化大革命對西藏的破壞,採取休養生息,並強化其基礎建設,為其未來經濟發展奠基。第三、四次西藏工作座談會則加大對口支援(中國富庶省分等一對一援助建設西藏地級市及地區),壯大援藏規模,更開始於社會發展及行政設施上著力。

第五次西藏工作座談會除保持前4次的經濟投入外,並提到「加快四川、雲南、甘肅、青海四省藏區經濟社會發展」,除正視藏區的整體性外,還觸及影音出版與生態問題。第六次西藏工作座談會則強調脫貧扶貧,並強化對青藏高原空污、荒漠化的控管。

文化大革命(文革),遊行群眾高舉馬克思像(美聯社)
首兩次的西藏工作座談會鑒於文化大革命對西藏的破壞,採取休養生息,並強化其基礎建設,為其未來經濟發展奠基。圖為文革。(資料照,美聯社)

在拉薩貢嘎機場的聯外公路上,常可見到大幅告示牌豎立,標明此地為中國某某省份對口支援西藏,將建設大型廠房等等,雖說頗有「市恩」之感,不過透過多達18個省市與國營企業大規模的對口支援,除幫助西藏發展,更是對西藏的長遠投資。

基礎建設的藍圖

青藏鐵路的建築工程使出入西藏的交通大幅改善,更有延伸段「拉日鐵路」深入至西藏第二大城日喀則,但中國大陸的企圖心不僅於此,甚至規劃建設川藏鐵路滇藏鐵路中尼鐵路

其中川藏與滇藏鐵路共用段拉林鐵路(拉薩至林芝)已全線貫通,與台灣「只聞樓梯響」的民生汐止線建設效率大相逕庭。當然,這與兩岸政府體制息息相關,卻也不能否認中國大陸對西藏基礎建設的用心。

同時,旅遊業身為西藏經濟發展的重心,但受限於西藏嚴峻氣候,旺季為夏秋兩季,冬春則為淡季。林芝地區因其較低緩的海拔成為西藏推廣冬季旅遊發展的重點區域,憑藉林芝的雅魯藏布江大峽谷、米堆冰川等景點,還能開發「冬遊西藏」的新市場。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