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納粹、陽台對話、咳嗽羞愧感...... 與疫情相關單字激增 荷蘭已有700個新詞彙

2020-05-06 18:30

? 人氣

武漢肺炎疫情對各方面造成影響,荷蘭語更出現約700個與疫情相關的新詞彙(AP)

武漢肺炎疫情對各方面造成影響,荷蘭語更出現約700個與疫情相關的新詞彙(AP)

聽過「六呎經濟」、「咳嗽羞愧感」、「新冠厭倦感」這些新用語嗎?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疫情已持續近半年,各國經濟與民眾生活都因抗疫措施而受到影響,就連詞彙也隨著疫情發展而逐漸新增,其中荷蘭語已增加約700個和疫情相關的新單字,荷蘭語權威辭典發行人兼資深編輯范登彭認為,部分新字會收錄到新版辭典中,而這些字的使用度取決於疫情會延續多久。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創造新字 荷蘭特有的共鳴方式

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指出,荷蘭人常見的罵人用語「霍亂男」(klerevent)意思接近畜生,但似乎少有人知道此單字的字首源自荷蘭語中的「霍亂」(klere),而在已持續5個月的武漢肺炎疫情中,荷蘭出生的人類學家普林斯(Harald Prins)發現,荷蘭語已經新增約700個與疫情相關的詞彙,並稱這是「荷蘭特有的社會文化共鳴方式」。

這些新字被范登彭(Van den Boon)收錄在他設立的《新冠辭典》(corona-lexicon),身為荷蘭語權威辭典《Ton den Boon》發行人兼資深編輯的他告訴荷蘭《人民報》(de Volkskrant),荷蘭人相當喜歡玩弄文字,其中有不少新詞彙是讀者提供,像是「新冠髮型」(coronakapsel)引申為有段時間沒剪頭髮,或給不專業人士理髮;「陽台對話」(balkonversatie)則是指住戶隔著陽台聊天。

語言構造、媒體影響催生新字

不過范登彭坦言,這次新詞彙的創造速度相當特別,「金融危機時也出現很多新創單字,但速度緩慢,而危機影響晚期才較明朗,直到2008年雷曼兄弟(Lehman Brothers)破產才出現意指資不抵債、負資產的『溺水屋』(onderwaterhypotheek)一詞」。他也提到,會有那麼多新用語冒出,語言構造是因素之一。

范登彭說,荷蘭語和德語可以把2個單字拼成1個全新詞彙,因此逾90%的新用語都是組合字,而另個促使新字激增的因素,則是眾多荷蘭媒體影響,「編輯限縮版面的關係,導致記者要生出許多新的組合字」。而這數百個新詞彙會被辭典正式收錄嗎?范登彭認為,只有少部分新字會被編進辭典,「且取決於疫情會延續多久」。

Quarny、Zumping 英語也有新詞彙

「若我們一直處在『六呎社會』(1.5 metre society)狀態,或許有些單字在未來2、3年會持續使用」,范登彭表示,「但像是『新冠髮型』這類字就會再被提到,因為美髮師最終還是會開店做生意」。此外,有些新創字看似意思負面,實際上卻是正面用語,范登彭指出:「『新冠納粹』(coronazi)是正面意思,用來形容不斷提醒他人遵守防疫規定,並斥責不遵守規定者的人。」

除了荷蘭語,英語也出現因疫情而新創的單字,包括因隔離而無法解決生理需求的「隔離性慾高漲」(quarny)、隔離期間享用的調酒「隔離丁尼」(quarantini)、透過視訊會議軟體Zoom甩人的「Zumping」,以及謠傳因長期隔離在家而使行房次數大增,疫情過後會有波嬰兒潮,而這些孩子會被稱為「新冠世代」(coronials)

另外,「六呎經濟」(Anderhalvemetereconomie / six-feet-economy)意指避免病毒散布的經濟模式;「咳嗽羞愧感」(Hoestschaamte / cough-shame)則是指擔心因咳嗽而遭人側目的意思,同樣形容類似焦慮的還有「上街羞愧感」(Straatschaamte / street-sham),形容因緊急情況而在禁足令期間必須出門的感受;「新冠厭倦感」(Coronamoe)則是受夠與疫情有關事物的意思。

喜歡這篇文章嗎?

簡恒宇喝杯咖啡,

告訴我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