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霸立委》求學繳「神人級」成績單 黃世杰因邱太三一句話轉戰政壇

2020-04-04 09:10

? 人氣

律師高考第一名、司法官考試及格「雙榜」,差點就拿下法律考試「全壘打」紀錄的民進黨立委黃世杰接受《風傳媒》專訪時表示,希望從國家法律系統來根本解決問題。(顏麟宇攝)

律師高考第一名、司法官考試及格「雙榜」,差點就拿下法律考試「全壘打」紀錄的民進黨立委黃世杰接受《風傳媒》專訪時表示,希望從國家法律系統來根本解決問題。(顏麟宇攝)

台北市建國中學第一名畢業、台灣大學法律系書卷獎、台大法研所榜首、律師高考第一名、司法官考試及格「雙榜」以及公費留考,這份「神人級」的成績單,讓民進黨新科立委黃世杰在學校被同學封為「讀書神」、「活動小六法」。頂著「學霸」光環的黃世杰,並未如一般法律高材生投入律師或司法官,也未如預期進入學術象牙塔,反而是輾轉踏入政壇,首次從政就挑戰立委並順利當選。

黃世杰指出,立法與實務存有很大的落差,並直言很多法律並「不實用」,沒有從使用者的角度出發,他希望可以檢討、改造台灣法治,補足這塊落差,讓法律可以為民所用。

(延伸閱讀:學霸立委》大班就上網發文、資工所攻輿情分析 「理科姊姊」高虹安最終「陪嫁變新娘」

黃世杰踏入政壇的時間非常短,雖然黃世杰的父親黃金德在桃園新屋地方上是知名人物,四屆縣議員、一屆副議長,也曾選過立委,如今是桃園農田水利會總幹事,即便如此,黃世杰也僅為父親站過一次台,父親的地方服務處連一次都沒去過,可說是「政治絕緣體」。

20200403-民進黨立委黃世杰(左)與父親前議員、桃園農田水利會總幹事黃金德(右)合影。(取自黃世杰臉書)
民進黨立委黃世杰(左)與父親前議員、桃園農田水利會總幹事黃金德(右)合影。(取自黃世杰臉書)

有別於父親在政壇上的活躍,黃世杰求學階段在校園裡可算是一方之霸。讀書自學有一套的黃世杰,高中就讀台北名校建國中學,多次名列班上第一名,並以建中第一名畢業,考取台大法律系。

從小喜愛閱讀 台大法研、律師高考全榜首 

在台大期間,黃世杰成績名列前茅,拿過書卷獎,雖然雙主修社會系,但也沒延畢,僅花4年時間即應屆考上台大法研所榜首,同時也考上律師高考榜首,加上司法官考試及格以及考上公費留考,只差高考法制因時間關係未報名,否則有機會完成各類法律考試全部上榜的「全壘打」紀錄。

黃世杰在求學期間不像很多高中同學一樣,下課就要到補習班報到,他從小喜愛閱讀,桃園家中的書籍非常多,「館藏」驚人已屬於圖書館等級。黃世杰說,他從小學習父母沒給壓力,他認為教育要引導學生讀出興趣,否則台灣學生都是「上課不會舉手」,數理超強但創新能力就顯不足。

20200403-民進黨立委黃世杰家中有滿滿的書籍,館藏十分驚人。(黃世杰提供)
民進黨立委黃世杰家中有滿滿的書籍,館藏十分驚人。(黃世杰提供)

黃世杰不像一般法律系學生,專研民、刑等公法科目,畢業後穿上律師袍,黃世杰選擇放棄司法官資格,短暫在律師事務所工作後,繼續到紐約哥倫比亞大學進修,回國後再度回到事務所,原本有意投入學術圈,隨即被桃園市長鄭文燦延攬入府。

「過去35年,(政治)與我無關,這是別人的事。」黃世杰說,他是農家子弟,祖父母是不識字的農民,靠著賣菜、賣魚維持生計,父親則因家裡沒錢而念師專,受到中壢事件的影響才參與政治,但父親從未把政治帶回家裡,整個家族也只有父親一人從政,他也僅在大學時期曾和全家人一起幫父親站過一次台。

20200403-民進黨新科立委黃世杰(左一)曾在桃園市長鄭文燦(中)市府服務。(取自黃世杰臉書)
民進黨新科立委黃世杰(左一)曾在桃園市長鄭文燦(中)市府服務。(取自黃世杰臉書)

黃世杰進入桃園市府後,協助升格後的法制工作,涉略的領域非常廣,他發現很多法律都沒有考慮執行面,經過4年的「練功」,加上當時副市長邱太三的一席話「從政還是要選舉過」,讓他決定參選立委,希望從國家法律系統來根本解決問題。

撇空戰勤跑基層 「老派」選法成黑馬吸票機

從學術界跨入政界,年僅40歲的黃世杰,走得不是網紅路線,而是一步一腳印勤跑基層,最基層的里長會議也要參加,最遠一天跑了4、500公里,被批評「太老派」,但他堅持直接面對面接觸選民,獲得大家的認同。

黃世杰以新人之姿,先在黨內擊敗了基層實力不錯的時任立委陳賴素美,已經引起地方一陣討論,接著在大選又順利擊敗對手,首次參選即獲得11萬多張的選票,在桃園6席立委的得票中僅次於無黨籍立委趙正宇,成為新的吸票機。

坦言選戰如奇幻旅程 黃世杰盼立法能在「執行面」探討問題

「蠻神奇的,這像是一個奇幻旅程。」黃世杰說,過去一年時間,歷經初選、大選,從沒有人認識、沒聽過到選上,其實過程很辛苦,但社會給了他機會,他會好好去做,也會為地方爭取建設。

「立了一堆法,卻沒有被用。」黃世杰說,他會把過去的學術訓練、工作經驗以及地方上的思維帶進立法院,希望立法院多從法律執行面來探討問題,改變以往「由上而下」的官僚立法模式,而是「由下而上」去立法、修法,因為法律是要為民服務,幫他們解決生活中遇到的問題。

喜歡這篇文章嗎?

羅暐智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