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志雄觀點:悼台灣逝去的理性主義與批判精神

2020-04-04 07:00

? 人氣

筆者認為現今台灣政治缺乏理性,社會運動成為奪權鬥爭的工具,並舉太陽花學運(見圖)等社運為例。(資料照,余志偉攝)

筆者認為現今台灣政治缺乏理性,社會運動成為奪權鬥爭的工具,並舉太陽花學運(見圖)等社運為例。(資料照,余志偉攝)

哲學,社會,歷史三門學科,是影響人類思想進化非常重要的三個支柱。

哲學主獨立思考,社學重批判分析,史學冀鑒古知今。

蓋獨立思考才能理直,批判分析始能客觀,鑒古知今方能清明。

在過去單調的升學主義之下,台灣菁英式的教育制度,仍然能夠吸引,篩選一批崇尚「自由理想主義」的學子,投入這三門社會科學,傳承時代思想的「進化與解放」。

許多的哲人風範,史學巨擘,社會名家,在那個年代,為我們留下了讓人敬佩的身影與風骨。

教改以後的台灣,平庸主義與功利主義全面抬頭,從此這三門學科被打入冷宮,成了政治動員的搖籃,過水文憑的點水禮。

年輕人不再認真心繫「人文思想」的探索,卻汲汲營營投入「政治輸誠」的社會運動,冀望有朝一日「入宮廷,登龍門」,從此能夠攀權附貴,平步青雲。

君不見,解嚴以後的台灣社會運動以及社運團體,從來都只是特定政黨的側翼。其目的就是為了掩護支援在野政黨,作為奪權鬥爭的工具。

一旦事成之後,主事者個個都能夠雞犬升天,封官授爵。從以前的環團,學運,野百合,太陽花,到農運,工運,都是如此。

這些人的理想是新台幣,他們的目標是吃香喝辣,果真是蛇鼠一窩,臭不可聞。

當理想主義者喜歡上了金銀財寶,一切美好的夢想都會變得醜陋無比。當青春無邪的少年迷戀上了權力名利,所有高貴的情操都會變得荒謬可笑。

正所謂,權力使人迷亂,金錢使人節窮

今日台灣,已經不存在任何理性主義與批判精神了!任何的理性批判,都會引來一批「護台神兵」的叫囂,霸凌,嘲諷,謾罵。

現在放眼望去,國會殿堂上,盡都是跳梁小丑,白痴當道。媒體學界裏,盡皆是老鼠蟑螂,奴顏媚骨。社會校園中,盡都是無知憤青,激進兇狠。

這些人除了會用嘴炮,咒駡取笑中共與反對者外,其他的一無是處。殊不知要打敗對手,不是靠仇恨,醜化,自嗨自爽的霸凌他。而是要靠智慧,理性,冷靜客觀的分析他。

而最殘酷的事實是,義和團式的勇氣,現在在台灣,雖然是政治正確,卻無異是集體自殺。

因爲情緒與幻覺,對未來可能的兩岸攤牌,一點用處都没有。「不知己,不知彼,戰必殆。」這點,老祖宗早已經告訴我們了!

*作者為美國伊利諾芝加哥大學教授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